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丟草作品展取消 黃國才:中國慢慢步向新納粹時代

2018/11/3 — 18:26

原訂今日於香港開幕的異見漫畫家巴丟草「共歌」展覽,昨日(2日)主辦單位忽然宣布因「安全考慮」取消,指「是次決定乃於中國政府當局對藝術家做出威脅後而做出」。本地藝術家兼本屆香港人權藝術獎評審黃國才今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可以理解主辦單位因擔心巴丟草人身安全而取消展覽,但強調事件反映「中國慢慢步向新納粹時代」。

黃:只要有Chinese DNA 中共就當有權拘捕

若將2011年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遭中共非法關押、新疆的「再教育營」、銅鑼灣書店事件,以至早前港府拒續 FCC 副主席馬凱簽證以及一些官方藝術機構中的自我審查等事件逐項串連起來,在加上這次巴丟草事件,宏觀地去分析中共如何打壓文化及知識份子,黃國才大膽地說:「中國慢慢步向新納粹時代」。黃強調巴丟草的作品內容本身並非特別激進、誇張,只是一般報紙上會看到與時事有關的政治漫畫,但中共卻連這些藝術作品都要打壓,可見其國家機器的運作方式對從事藝術文化工作的人是「有殺錯冇放過」。

廣告

綜合這次巴丟草事件以及銅鑼灣書店事件,黃指出中共已經到了一個罔顧打壓對象是否受外國法律保護的地步。無論是長年定居澳洲的巴丟草,還是之前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擁有瑞典國籍的桂民海,「只要你的祖先或身體裡有『Chinese DNA』,中共照當自己有權拘捕你。」黃形容這些以血緣凌駕一切的想法「很恐怖」,更是「民族主義的病毒」。

而當事情涉及到香港的時候,往往會像黃所說「皇帝唔急,太監急」,引起白色恐怖及大量的自我審查。黃亦表示這情況近年在官方藝術機構中並不罕見。以黃國才的親身經驗為例,他今年原本有一件「八九六十四」雕塑,於康文署轄下藝術推廣辦事處主辦的「邂逅!山川人」中展出,但後來策展人以「擔心老闆看到不喜歡」為由進行交涉,作品最終撤出展覽,並轉到「六四紀念館」陳示。

廣告

巴丟草曾參與傘運 Logo 設計比賽

2014年雨傘運動初期,黃國才曾於 Facebook 上舉辦「Umbrella Movement Logo Competition(雨傘運動標誌比賽)」,最後有幾百人投稿參賽 。只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次因「安全考慮」而臨時取消香港作品展「共歌」的異見漫畫家巴丟草,四年前也曾參與標誌比賽。

「當中有一個作品很突出,那是巴丟草的。一眼就認得出,令人過目不忘。」黃國才接受《立場新聞》時說道。作品取材自法國大革命經典畫作〈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1930),並將自由女神手上的法國國旗以及身後抗爭者拿著的手槍均換成黃色雨傘。黃形容作品就像在跟大家說:「就跟住黃色雨傘衝上去,去革命啦」,這令他覺得很感動。當時巴丟草用的署名是 Pedro Shi,但黃表示巴丟草那帶有魯迅木刻版畫韻味、紅黃黑的配色、加入手畫元素的獨特畫風,具有很高辨識度。而黃經過調查後,相信 Pedro Shi 就是巴丟草本人。

籲文化界另創平台 避開審查

「官營藝術場所很難可以做回香港過去那種自由、自主、獨立的策展。」他相信在自我審查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很難再於官方場所看到一些比較針對時事、像巴丟草那樣的藝術創作」。

他又提醒在官方機構中的藝術文化工作者,不要以為避談政治,就可以獨善其身。「因為啲紅線係咁搬㗎,仲要亂咁搬,冇邏輯㗎,佢實會搵上門。最恐怖係,啲紅線唔係習大大自己定,係下面啲太監猜度㗎!」

面對這創作困境,黃認為香港文化界(包括在官方機構中工作的有心人)的當務之急,「是要團結起來,去捍衛我們被急速收緊的言論自由及藝術的表達自由。」他建議在非官方機構中工作的藝術文化界朋友,可以好好利用互聯網,或者另創能避開審查的平台進行創作,以保持創作活力與自由度,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Whatever you think, think the opposite」黃國才認為這就是現在唯一可以抗衡極權的方法——當權者越想要阻止的事,就去做吧。

「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是不會介意這些事,正因她的懦弱,才會連一幅漫畫都忍受不了。」

《撐傘女神》Pedro Shi (圖片由黃國才提供)

《撐傘女神》Pedro Shi (圖片由黃國才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