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之聲:恐襲傷痛過後,由大提琴帶來希望

2020/12/14 — 15:09

和平,對不少大提琴名家來說,是畢生努力的方向。備受敬重的俄國大提琴家羅斯卓波維契(Mstislav Rostropovich)一知道柏林圍牆倒下,就帶着大提琴在柏林圍牆面前拉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加泰隆尼亞的傳奇大提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在獲得聯合國和平獎時,也拉奏加泰隆尼亞聖誕歌《El cant dels ocells》(多譯為白鳥之歌,又名百鳥之歌)表達他對抗獨裁統治的佛朗哥政權;而另一位大提琴家馬友友,也致力以音樂促進世界和平,修補裂縫。

他們都有一個很強的信念:大提琴和音樂可以在破碎世界中燃起希望。

廣告

無獨有偶,Deutsche Grammophon 40年來首位簽約的女性大提琴家Camille Thomas 在首隻DG 發行的唱碟中以《希望之聲》為題,以大提琴多變的風格提醒大家希望仍在我們的生活之中。這位法國-比利時年青女大提琴家多年來獲獎無數,同中包括2014年已獲得法國勝利古典音樂桂冠大獎(Victoires de la musique classique)的「最佳樂器獨奏」。

這張專輯緣起於2014年土耳其作曲和鋼琴奇才塞伊( Fazıl SAY)為她作一首以Never Give Up 為題的大提琴協奏曲,後來以《希望之聲》命名。而到2018年首演之前,法國和伊斯坦堡均經歷了至少兩次ISIS的恐怖襲擊,做成了大量人命傷亡。而法國更曾因追捕ISIS而封國。塞伊把這些恐怖襲擊當中的可怕經歷,如無情的槍擊、快速走難和不斷尋找庇護等,以小鼓的衝擊力、弦樂的快速顫音和管樂的小調音階營造。但當中起伏極大的情緒,則是以大提琴來演釋一個由地獄逃回人間的經歷。相比起來,舒伯特的《魔王》是驚慄,而這首《希望之聲》則是劫後餘生。

廣告

整個協奏曲有三個樂章。但這首樂曲最令人着迷的地方是它把大提琴沉渾爆發力和純真甜美在一首奏曲內充分展現。在恐懼中渴求希望的聲斯力歇,在此借用著名反烏托邦小說 《侍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女主角身處一個極權社會,感到絕望和受到壓迫時,不住心裡想:「所有人都渴望將來。那位貪得無厭的天才,我們怎解都知道呢?它就充滿在空氣之中(We yearned for the future. How did we learn it, that talent for insatiability? it was in the air;...)」。」塞伊安排這強大情緒由大提琴的低音和中音部分演釋,Camille便要連綿的樂句之中保持強大而又極具穿透性的琴音,沒有足夠的實力,整個氣勢就會蕩然無全。協奏曲的最後樂章以「希望之歌」作題,以富有東方民族色彩的音樂表達即使文化不同,但仍無阻我在戰爭、痛苦或黑暗中抱有希望。Camille演釋下的大提琴如女高音的甜,讓人如釋重負之感。有趣的是,背景不斷有水和器樂扮演雀鳥聲,和卡薩爾斯的《El cant dels ocells》互相呼應。

當然,大提琴既甜美又可憂怨的高在專輯餘下的十首樂曲也是發揮得淋漓盡緻,如:Bruch 的《晚禱》、John Williams 的《舒特拉的名單》主題曲和唐尼采蒂的《愛情靈藥》等。但這些樂曲雖然文化背景不盡相同,但𣅜圍繞一個主題演:無論世界有多黑暗,我們抱有盼望,那光明就會來臨。一切也在乎我們的選擇是否創造人性的光輝。

這張專輯的部份收益會捐給法國聯合國基金會去支持他們的工作,把《希望之聲》作為一個更美好的延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