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帶着初衷去流徙 — 《流徙之女》重演

2020/9/18 — 10:00

「咁你哋有無諗過移民呀?」

被問及茶餘飯後必備的移民話題,「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以此反問在場所有人。

為了逃避戰爭,逃避文革,一代又一代人流徙到香港;落地生根以後,又經歷六七暴動丶八九六四及主權回歸,香港人再次散落世界各地。到了2020年,不論階層、職業、家庭狀況,大部分人或多或少也出現過移民的念頭,香港正式踏入新一波流徙潮。

廣告

「流徙」,Diaspora,作為專有名詞原指猶太人在巴比倫受困期後散居外地的意思。回看歷史,流徙的起源總是負面的——戰爭、亡國、飢荒,「流徙」一詞因而被賦予負面的定義。

改編自自傳式小說《Sweet Mandarin》的《流徙之女》也一樣。上世紀二十年代,主角Helen的太公因為生活,由廣州到了香港,開展了其家族的流徙歷程。太公的女兒,也就是Helen的外婆,又因為遇人不淑嫁了嗜賭丈夫,由香港移民到英國經營餐館。幾代流徙,育成了三個流徙之女——Helen三姐妹,又育成了黃皮膚Helen對自我身份的疑惑,以及其後開設餐館的經歷,也就是「一條褲製作」舞台劇《流徙之女》的故事。

廣告

「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上左)與三個流徙之女——演員王曉怡(上中)、高少敏(上右)及羅正心(下)

攝:Oiyan Chan

「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上左)與三個流徙之女——演員王曉怡(上中)、高少敏(上右)及羅正心(下)

攝:Oiyan Chan

香港流徙潮——我是誰?

「1997年以前,填寫表格時要寫國籍一欄,老師要我們寫上英國。但我們身處英國嗎?但香港也不算是中國。」飾演Helen母親的高少敏跟劇中角色一樣問過「我是誰」這個問題。

《流徙之女》於2015年初演,香港人當時仍有着身份認同的迷惘。Helen從小就不喜歡華人的身份,鼻子沒有同學的立體,個子也沒那麼高。香港人因為殖民地歷史,經常被說不中不西。我們永遠追尋身份,但沒有人可以提供正確答案,也沒有一個正確答案。

「當年哪會想到重演之時,香港會出現新一波移民潮?」今天重演,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對於「我是誰」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答案。可是,導演胡海輝多了這番唏噓。

「可以落地生根,有誰不想?說到尾,流徙也只是為了安居樂業。可惜的是,香港發展數十年,到今時今天應該能夠為市民提供安居樂業的環境,但事與願違,大家只好選擇流徙。」胡海輝回看九七年移民潮,很多香港人移民到外地,胡海輝的姐姐也是其中之一;但到了2000年,香港形勢穩定下來,大量港人回流。「你到港人移民熱點旅遊的話,會發現自己好像回到了80年代的香港。這正正因為移民的港人本來並不打算回流,於是在該處複製香港的生活。但到了今天,跨越國界變得容易,流徙不再代表不能回到故鄉。」

胡海輝感嘆,「可以落地生根,有誰不想?說到尾,流徙也只是為了安居樂業。」

攝:Oiyan Chan

胡海輝感嘆,「可以落地生根,有誰不想?說到尾,流徙也只是為了安居樂業。」

攝:Oiyan Chan

在香港流徙——如何落地生根?

「今天我卻在自己的家中流徙。」跟Helen外婆不一樣的是,從前流徙總代表着漂泊異地的淒涼感,但今時今天踏入全球化的年代,跨越國界不再如從前一般艱難。飾演Helen的羅正心在美國讀書多年,也沒有甚麼流徙之感,卻在回到香港後,感受到鄉愁。「無論在外地多久,日子多快活,也知道自己會『返香港』,所以我不認為自己在流徙。用上『返』字,代表香港才是我的家。近年種種事情、國安法的推行,反而令我覺得香港變得不再一樣,就好像我的根正在漸漸消失。這才是流徙。」

「Diaspora」詞源自希臘語diasperien,其中前綴dia-表示跨越,sperien意為分散、散播,有播種的意思。「流徙」一詞背後的意思,就是離開以後,落地而生根。要生根,要有種子。香港人的文化流徙如果已成事實,我們又可以如何應對?

飾演Helen的羅正心(中)在美國讀書多年,「無論在外地多久,日子多快活,也知道自己會『返香港』,所以我不認為自己在流徙。用上『返』字,代表香港才是我的家。」

攝:Oiyan Chan

飾演Helen的羅正心(中)在美國讀書多年,「無論在外地多久,日子多快活,也知道自己會『返香港』,所以我不認為自己在流徙。用上『返』字,代表香港才是我的家。」

攝:Oiyan Chan

「流徙並不在乎你到了哪裏,外在環境隨時會改變,重要的是保存初心。」這是胡海輝的答案。

Helen自出生便在英國成長,直到一次全家陪同外婆一起回鄉省親,才親身認識到中國文化。到了今天,網絡世界的出現,接觸原來的文化已不再是難事。「所以在這個時刻,我們正正要搞清楚有甚麼事可以改變,有甚麼事卻要保留。這不是委曲求全,而是在流徙之時,我們更加能認清自己最珍惜的是什麼,認清了,就沒有人可以迫使你改變。」

保存初心——傳承才能生根

「尋根以後,就是要面對自己文化和身份。而要embrace(擁抱)自己的文化和身份,我們需要發現自己的優點。」海外華人第一代大多為了生計,被迫從事餐飲業;到了第二、三代華人,大多會努力成為專業人士,就如畢業於劍橋大學法律系的Helen。由律師變成廚師,重返餐飲業,正正是因為Helen醒覺自己文化的優越,於是要將其承傳。

《流徙之女》關乎家族流徙歷程的故事,來到 Helen 一代決定在英國經營中餐館。

攝:Oiyan Chan

《流徙之女》關乎家族流徙歷程的故事,來到 Helen 一代決定在英國經營中餐館。

攝:Oiyan Chan

「那刻我恍然理解到,這是一個關於傳承的故事。」羅正心對於劇本的一部分特別深刻,三姊妹決定開餐館的一刻,便是三人在鄉下飲酒聊天,她們談到自己喜歡的中菜,連香港的大酒樓也不煮了,只有家人仍然會煮這道菜。「她們的心態是,如果我們不煮就沒有人煮了,這就是傳承。她們並非純粹喜歡煮菜,而是在開餐館將中菜帶到外國之餘,更開始寫食譜將文化永遠流傳下去。」

「這也正是香港人的精神。」對飾演外婆的王曉怡來說,這就是她在流徙之際希望承傳的根。

吸氣呼氣  咬緊牙關 

「香港人有一個特質,就是很靈活,在哪裏也能生存。」王曉怡小時候曾經很討厭香港人,覺得香港人很mean,很刻薄,很「賤」。但經歷過身份認同的思考後,她反倒認為,這就是香港人可貴的地方。「現在我卻覺得,對呀,我們就是bring up in this way(這樣成長)的,香港人的能力這樣高,卻生活得如此痛苦,地產霸權,政治壓迫,像奴隸一樣。這種『賤』,其實就是在被抑壓的情況下find a way out(尋求宣洩)。正如去年開始,香港人設計了不少具創意的文宣,回應動盪的社會。被壓迫的時候,我們正正要這種幽默,這種『賤』。」

飾演外婆的王曉怡曾經很討厭香港人,覺得香港人很mean,很刻薄,很「賤」。但經歷過身份認同的思考後,她反倒認為,這就是香港人可貴的地方。

攝:Oiyan Chan

飾演外婆的王曉怡曾經很討厭香港人,覺得香港人很mean,很刻薄,很「賤」。但經歷過身份認同的思考後,她反倒認為,這就是香港人可貴的地方。

攝:Oiyan Chan

正如劇中的主角,被打劫後失落得哭了,但哭過以後便繼續開工。「要做就去做,這種咬緊牙關實幹的感覺,我認為就是香港人的精神。」三個女演員也認同,這種兼容並蓄的彈性,就是我們要好好傳承的特質。

「進入劇場,就是吸氣呼氣。」立足舞台,放眼社會,是「一條褲製作」的宗旨。面對流徙,作為演員,三位「流徙之女」也希望這次演出可以給予觀眾呼吸的空間。「像每個人也需要呼吸一樣,我們和觀眾面對着同樣的處境,同樣的問題。而在共同面對流徙之時,我們希望觀眾進入劇場,可以有個喘息的空間。吸氣過後,回到現實,繼續『賤』下去。」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流徙之女》(粵語及英語演出,附有中英文字幕)

日期 / 時間:  09.10.2020(五)19:30

                    10.10.2020(六)19:30

                    11.10.2020(日)14:30

地點:           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節目詳情請瀏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網站:www.newartspower.hk/event/sweet-mandarin/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