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藝術家回望抗爭一年 快閃展覽「612當日,我___」

2020/6/10 — 14:00

藝術家黎靖欣(Jennifer)說,2019 年 6 月 12 日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催淚彈煙;平面設計師「Cat and Melon」也說:「612 當日,我看著您吸入催淚氣體。我,仍窒息至今。」

612改變了你和我,還有這些年輕藝術家。

畢業於中大藝術系的吳碩軒(Jerry)策劃題為「612 當日,我___」的展覽,將於 2020 年 6 月 11 至 15 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舉行,展期只有短短 5 日。Jerry 與另外 11 個年輕藝術家,以去年 612 為分水嶺,反思一年抗爭帶來甚麼改變;本周六(6 月 13 日)更設有參展藝術家分享會,討論「國安法之下,如何免於恐懼地創作」。

廣告

「612當日,我___」參展藝術家選擇鯉魚門燈塔海邊拍攝海報,意指不要忘記手足的意思。「浮屍」無名無姓的犧牲最快被遺忘,他們希望海邊集體悼念,用於在大海報上。
(攝:Cat and Melon)

「612當日,我___」參展藝術家選擇鯉魚門燈塔海邊拍攝海報,意指不要忘記手足的意思。「浮屍」無名無姓的犧牲最快被遺忘,他們希望海邊集體悼念,用於在大海報上。
(攝:Cat and Melon)

廣告

「612 當日,我好似搵返五年前的自己。」

從雨傘運動開始做文宣的藝術家 Vesta 是參展人之一。當時,他曾覺得能夠透過文宣鼓勵他人,令他「非常之鼓舞」,但雨傘運動之後「無力感十分之重,變得很疑惑」,甚至創作動力也愈來愈低,不時自我否定。他形容,最理想的自己是「積極對抗政權,消極面對世界」;但現實中卻是「拖延症患者、衝動型創作者」。

從雨傘運動開始做文宣的藝術家 Vesta
(攝:Cat and Melon)

從雨傘運動開始做文宣的藝術家 Vesta
(攝:Cat and Melon)

612 之後,Vesta 重拾畫筆,希望透過藝術的力量「為這場革命帶來丁點兒的幫助」,讓他好像「回到五年前雨傘運動的自己」。他又借用畫家畢加索的一番話自勉——「繪畫並不是為了裝飾住宅而創作的。它是抵抗和打擊敵人的一個武器 。」展覽中陳示他一系列 612 之後創作的文宣,並以拼圖形式去表達,「拼圖正正是缺一不可的物件,寓意香港人齊上齊落,不論訴求、還是手足,也是缺一不可」。

Vesta《日常:決一不可》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Vesta《日常:決一不可》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612 當日,我看著您吸入催淚氣體。我,仍窒息至今。」

對催淚煙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的平面設計師「Cat and Melon」帶來一幅豬頭撐傘的作品。他形容,催淚彈(tear gas, TG)與「傘豬」有著「相恨相殺」的關係,兩者關係中沒有愛。豬代表曾被圈養的人,只穿內衣褲代表奴隸,「傘豬赤裸裸,每寸皮膚都要受 TG 刺激,感覺會令人痛苦發癲。」

Cat and Melon 作品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Cat and Melon 作品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Cat and Melon 又指,倒掛的傘呈碗狀,代表同一條船。不再甘願當奴隸的豬們,每人坐在同一條船裡,但仍然避不過極權帶來的惡,「就如催淚彈的窒息感那樣,然而必須堅持撐著,才能看到未來」。

對催淚煙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的平面設計師「Cat and Melon」。
(攝:Cat and Melon)

對催淚煙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的平面設計師「Cat and Melon」。
(攝:Cat and Melon)

「612 當日,我才第一次學會港式手語。」

對身兼策展人的 Jerry 來說,最難以忘懷的是遊行集會中參加者使用的手勢信號,「團結抗爭的場面令人感動和刻骨銘心。」他製作名為「Home Kong Sign」的木雕作品,重現數個常用手勢,「希望提醒大家繼續團體走下去,兄弟爬山,齊上齊落。」

Jerry 製作名為「Home Kong Sign」的木雕作品,重現數個常用的抗爭通訊手勢。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Jerry 製作名為「Home Kong Sign」的木雕作品,重現數個常用的抗爭通訊手勢。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另一方面,Jerry 又創作一系列名為「State of Iron Bar」的平面作品,圖像有如萬花筒,但細察之下又會發現香港建築物正在其中。他解釋,重看抗爭場地拍攝的相片,不禁感嘆那些地方「就算運作如常,意義都不能回到日常」。因此,他將空間摺疊倒置,把這些日常的空間扭轉造成「異空間」的效果,有如走不出的夢魘迴廊。配合自行編寫的 LED 程式,圖案在木板上透出泛紅的閃光,象徵危機潛伏在後。

Jerry 作品「State of Iron Bar」。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Jerry 作品「State of Iron Bar」。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身兼策展人的藝術家 Jerry 
(攝:Cat and Melon)

身兼策展人的藝術家 Jerry
(攝:Cat and Melon)

「612 當日,我決定好要離開。」

自去年 6 月「反送中」引發的社會抗爭,加上警方的行動和處理手法,很多人覺得香港不再安全。前景不明朗,移民再次成為熱門搜尋關鍵字,不少人更加已經付諸實行。藝術家也不例外。當大家想盡辦法逃出去時,她卻決定主動走進去,「去年 7 月,我將香港的工作室搬到深圳偏遠的小社區」。

「我想行開一下,將自己流放到遠處。」中國出生、七歲來港的藝術家 Ann 指,中國是童年回憶所在地,而香港就是成長、跌撞、疼痛的所在地。她希望在沒有親友的深圳,一個人獨力生活,「冷靜地好好疏理一下個人的歷史和確立自己的身份」。

612當日,決定將工作室搬到深圳的藝術家 Ann
(攝:Cat and Melon)

612當日,決定將工作室搬到深圳的藝術家 Ann
(攝:Cat and Melon)

Ann 將工作室搬到深圳之初,在港仍有工作,每月平均有 10 天去深圳,有時會即日來回,有時就會在那邊過夜。社會運動頭半年,她穿越「兩個危險地方」之間,身邊的人叮囑她在那邊要萬事小心,別國的人又叮囑她在香港外出要注意安全。在沙田住了二十年的她,去年 11 月「抗爭最激烈期間」,眼見城門河每條橋的十字路都變成戰場,今次展覽陳示描繪乙明、沙燕、翠榕的畫作,正是她回家常常經過的地方,經歷最為深刻。

Ann Ng “Jat Min: The Vanished Words”《乙明——消失的文字》
2020
Acrylic on canvas 塑膠彩布本
140 x 150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n Ng “Jat Min: The Vanished Words”《乙明——消失的文字》
2020
Acrylic on canvas 塑膠彩布本
140 x 150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畫香港的畫,在香港展出,其實藝術家本人都已經回到香港。

Ann 解釋,起初到深圳另一個原因是想親身感受「香港可能變成的未來」。她體驗過「藍絲口中發達繁榮的國度」之後,發現實情「在我眼中並非如此」。因此,她想做一系列關於深圳的作品,透過作品和自身經驗去回應,甚至否定他們,作品完成後就會搬回香港。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她從二月起就再沒回去深圳。「回應藍絲」的系列未完成,幾幅半成品全部都在深圳。

「深圳的工作室現在退了租,所以短期內不會去深圳再畫畫。不過,深圳那幾張未完成的,我會在香港重新畫返一模一樣的。」

 

612 當日, 我____ | 攝影, 繪畫, 雕塑藝術聯展

日期:2020 年 6 月 11 至15 日
時間:11:00am - 8:00pm(6 月15 日提早 6:00pm結束)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1藝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