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文署再封館演出急煞停 香港話劇團稱損失過百萬

2020/7/15 — 11:37

武漢肺炎本地確診個案上周起持續增加,康文署13日晚宣布旗下場地15日起暫停開放,取消七月所有文化活動,不少藝文團體演出因此煞停。「九大藝團」之一的香港話劇團,原定於本周起進行《父親》及《進化》兩個演出,如今亦須煞停。劇團行政總監梁子麒向《立場》透露,兩個節目加起來的財政損失高達百幾萬。

梁子麒表示,理解政府是次封館安排,但他希望待疫情稍緩、考慮重開場地時可以以與戲院相同的標準處理,「你戲院開得嘅時候,劇場都應該開得啦」。他認為,劇場演出本已禁止場內飲食、嚴禁使用電話,舞台與觀眾席又有一定距離,若做好人流限制,採取「隔行隔位」售票安排的話,應是較低傳染風險的活動。他表示,戲院與劇場環境相近,對於之前劇場卻比戲院遲開了一個多月,感到不解。

兩節目全煞停  損失達百萬

廣告

康文署旗下表演場地於 6 月 19 日重開,雖座位減半,導致票房大跌,但不少藝團亦為終可再面對觀眾而感到高興。場地重開不到一個月,又因疫情轉趨惡化而要再度封館。獲政府每年提供固定資助、作為九大藝團之一的香港話劇團亦受影響團體之一。

香港話劇團原定於 7 月 17 日起於大會堂進行 11 場《父親》演出,7 月 16 日起則於上環文娛中心進行 18 場《進化》演出。如今,劇團因封館安排須取消這兩部劇作的所有演出。梁子麒形容昨晚康文署正式宣布封館並取消七月所有康文活動,如同「立即宣判死刑」、「晴天霹靂」。

廣告

《父親》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父親》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進化》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進化》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梁子麒表示,《父親》及《進化》的製作已全部完成,入台工作都經已完成。他笑言:「尋日搭台,第二日要拆台真係未試過,真係破紀錄」。他感嘆:「對於我哋嚟講,所有投資已經係付出曬,包括宣傳、製作、服裝、燈光、佈景、運輸,係所有都做曬,財政上完全損失。」他估計,兩個演出加起來的財政損失高達百幾萬。

問及康文署會否有任何補償方案,梁子麒由於香港話劇團這次屬租用康文署場地,署方僅會退還場租。他直言,「係冇彌補到任何損失」,票務方面的損失完全沒有幫助。

梁子麒表示,自去年六月社會運動開始至今年的武漢肺炎,演出活動經常被迫臨時取消,今年劇團更幾乎零收入,入不敷支。他表示香港話劇團雖有一定規模,但若情況持續,「仲捱唔捱得住,我哋都唔知」。 

盼日後重開場館可劃一標準

至於是次封館決定會否太倉促,梁子麒認為政府提早公布,「劇團係有多啲挽回空間,可以做一啲應變措施,亦有多啲時間同觀眾做個好啲嘅交代」。他舉例,若政府早一個星期公布,至少可以省下運輸、搭台的費用。然而,梁子麒強調,早一點公布封館安排或可減少劇團少部分財政損失,「但幫助真係唔大」。他指出,早在正式公演前一、兩個月已開始一系列籌備工作,而一個節目的改動或連帶影響下一檔節目安排。因此,提早一兩星期公布封館與否,在解決這些問題上是無補於事的。

梁子麒強調演出業界這段時間過得非常艱難,尤其希望政府可關注自由身藝術工作者的生存狀態,給予更多相應支援。

對於是次封館決定,梁子麒表示理解,但希望日後疫情稍緩,政府考慮放寬防疫措施時,可以與戲院相同標準來決定是否重開劇場。他強調,「你戲院開得嘅時候,劇場都應該開得啦」。他解釋指,戲院與劇場環境相近,觀眾亦是進場看戲,因此對於之前劇場比戲院遲了一個多月才重開,感到不解。他認為,劇場演出本已禁止場內飲食、嚴禁使用電話,舞台與觀眾席又有一定距離,若做好人流限制,採取「隔行隔位」售票安排的話,應屬較低傳染風險的活動。

此外,梁子麒希望政府能劃一全港所有表演場地的重開標準。他舉例,藝術中心、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等因持公眾娛樂場所牌照,五月已重新開放。他又指,六月底公演的《聽搖滾的北京猿人2021》,由香港話劇團與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合辦,原定於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舉行,但由於黑盒劇場隸屬上環文娛中心,但康文署遲遲未公布旗下設施重開安排,終需先另覓場地。他表示,「嗰陣真係好嬲,唔一致嘅做法令人好不解,呢啲場地之間有咩分別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