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得來不易的浸大藝術系畢業展 這一代學生的沈重記憶

2020/9/30 — 13:13

「我哋最後呢一年上堂時間,應該唔夠兩個月。」浸大視覺藝術學院應屆本科畢業展籌委會主席 Janet 無奈道。

2019 年 9 月,原是一批二十多歲年輕人最後一年的大學生涯,也是他們所剩無幾、可全心全意投入創作的時光,畢竟不是每位藝術學生,都可成為「藝術家」。但生活於烽煙四起的我城,要靜下心創作,絕非易事。

好不容易走過風風火火的 2019,又迎來疫情肆虐的 2020,全城停班停課大半年。往年各大專院校藝術設計系學生大多在五月尾、六月初便陸續展出自己的畢業作品,但今年不少院校的本科畢業展均宣布取消,或改成線上展覽,部分院校則至今仍未公布有關消息。最終成功舉辦實體展的只有藝術學院以及浸大視覺藝術學院。

廣告

VR 線上展覽

VR 線上展覽

廣告

其中浸大視覺藝術學院本科生畢業展更可謂一波三折,好不容易定好 7 月 24 日開幕,卻在開幕前一、兩周遇上武漢肺炎第三波疫情爆發,每日確診數字高達過百宗,儘管已完成場地佈置,最終仍須臨時叫停實體展,只進行線上虛擬實境展。直至 9 月 17 日,校方才宣布畢業展將於 9 月 21 日至 10 月 9 日重新開放,但觀眾須提前兩日預約參觀。

距離展覽閉幕還有一個多星期,《立場新聞》訪問了是次本科畢業展籌委會主席 Janet,談談這場得來不易的畢業展。她說,這一年的作品,特別沈重。

展場圖片

展場圖片

變數

「好老實,點都有諗過唔搞(畢業展)嘅。」Janet 嘆道,一方面是因同學心理狀態受社會事件影響,難以投入創作,另一方面是取消面授課堂,同學只能透過網絡與教授討論作品,大大增加創作難度。 

按校方規定,要順利畢業,必須交出作品。惟本屆學生經歷抗爭與抗疫,學習情況或與往年大相逕庭,校方有考慮過其他評核方式嗎?Janet 表示,「我哋老師都好相信同學嘅應變能力,佢哋相信同學係咁嘅情況下,都可以諗到其他方法,做到一啲唔一樣嘅作品」。她透露,往年是於五月份提交畢業作品,今年已延期一個多月至 6 月 30 日。 

「咁既然係咪都要做畢業作品,大家都真係要用心做嘅,我哋就覺得不如畀一個機會展出曬同學嘅作品啦!」畢業展既是讓外界認識這些藝術學生的重要平台,也為他們大學生涯畫上圓滿句號。

展場圖片

展場圖片

於是,去年 11 月起,本科畢業展籌委會成員就開始籌備工作。校方在 12 月初步告知籌委會,展期或安排在 7 月。但鑑於疫情反覆,校方一直未能百分百確定今年能否舉辦畢業展,直至 4 月才正式確認展覽日期。此外,為減低傳染風險,學校於 5 月中才重新開放工作室供同學登記使用,每位同學每天只能使用 4 小時至 8 小時。換言之,部分同學只有約兩個月動手製作畢業作品。

Janet 指出,「空間係一個好大嘅問題,好多同學做嘅作品都比較大份,例如好大嘅畫、裝置作品,但根本冇空間去試位、冇空間去做,因為學校一路都冇開」。媒介不同,所需創作時間自然有別,未必全部同學都能夠在短時間內交出成熟的作品,「變咗好多同學,理論性重過最後視覺上見到嘅嘢」。她坦言,「今年嘅質素都可能比較參差」。

除疫情反覆增加創作困難外,Jane 指去年抗爭運動多多少少對同學造成影響,有的從中獲得創作養分,使作品更上一層樓,有的則難以收拾心情。她遂道,「收拾唔到心情,但點都要逼自己做得到作品出嚟嗰一下,係好辛苦」。

麥永揚
起來!
黃銅、木
186 × 243 × 216 cm

麥永揚
起來!
黃銅、木
186 × 243 × 216 cm

沈重

本屆畢業生原有 128 位,其中 8 位學生選擇延畢,或因社會運動影響無法調整狀態進行創作,或因時間倉促來不及完成作品。最終,只有 120 份畢業作品,分布於校舍各處,包括油畫、水墨、陶瓷、裝置藝術、影像作品等。到了九月展覽重開時,還留在校舍裡的作品就更少了,有的被畫廊看中已搬到其他地方展出,有的因同學要離港,須提早撤展。

Janet 表示,與往年一樣,創作媒介涵蓋範圍很廣,不同的是,今年同學的題材不約而同地都偏沈重,「深入問到佢哋(同學),作品背後都唔係特別開心嘅故事」。像是關於已逝母親的《若時光可以倒流......》、涉及離異家庭成長經歷的《一個完整的家》、想像我城荒謬未來的《瘋城》、《清遠紀事》裡的故鄉殘影、渴望逃離現實躲進世外桃源的《南山》......

何衍婷
若時光可倒流......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何衍婷
若時光可倒流......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羅子晴
《一個完整的家》
黃銅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該作品目前已撤走)

羅子晴
《一個完整的家》
黃銅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該作品目前已撤走)

劉開炘
清遠紀事
錄像裝置、現成老相片、燈暖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劉開炘
清遠紀事
錄像裝置、現成老相片、燈暖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張巧桐
瘋城 
紙本數碼打印

張巧桐
瘋城
紙本數碼打印

麥穎欣
南山
菊花色素染布

麥穎欣
南山
菊花色素染布

還有,那棵被困在漆黑房間裡的木瓜樹——《散步到了這裏》。掀開黑幕,那悶熱又狹隘空間裡,只見一木瓜樹佇立,白色輕紗遮不住它的頹萎;牆上投影循環播放著,呢喃般的女聲迴盪,「自由的時候要笑著跳舞 屍體一個個從身後躺下......把憂傷和快樂一起 成為你我的形態......」房裡的壓抑氛圍,讓人無法久留。

汪倩
散步到了這裏
投影、錄音、木瓜樹

汪倩
散步到了這裏
投影、錄音、木瓜樹

無論是關於個人情感,還是涉及對社會環境的反思,這些作品多少隱含著某種傷感。Janet 認同道,「我覺得好神奇係,嚟睇我哋展覽嘅人都有唔同意見,有一啲人覺得今年嘅作品睇落去好壓抑,冇一份開心嘅作品」。也有人感嘆這群藝術學生在去年的社會環境下,經歷無數劇變還能繼續創作,「好似活喺一個 bubble 入面」。

於動盪時代繼續創作,談何容易,但這 120 位藝術系學生終究還是克服了各種外在限制、調整情緒,交出了大學生涯中的最後一份作品。

Janet 強調,本屆畢業展主題是「Tabula Rasa」,寓意展覽本身就像一塊白板,投射出每位同學的想法,寄語彼此保有那「潔白純淨的心靈」,呼應中文主題「赤子」,「想大家可以保持初心,想點就點」。

願這一代畢業生,赤子之心,莫失莫忘。

郭慧明
《我們》
PVC板數碼印刷、亞克力

郭慧明
《我們》
PVC板數碼印刷、亞克力

楊子敬
海
陶瓷裝置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楊子敬

陶瓷裝置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尹穎琪
《獨與不獨》
陶瓷、宣紙、電子裝置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尹穎琪
《獨與不獨》
陶瓷、宣紙、電子裝置
(圖片來源:AVA Grad S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