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字型看大師】Milton Glaser 與藍絲 「I ❤ NY」與「I ❤ 香港」

2020/6/28 — 11:14

昨日,Milton Glaser 離開了。他是平面設計大師,曾經設計過的作品包括 I ❤ NY Logo。這個 Logo 大概在世界各地無人不識......做設計師的,如果能有這樣一件無人不識的作品,我覺得這一生算不枉了。

看《立場報道》,他 1977 年設計這個 Logo 的時候,並沒有很多考慮,只是搭的士時將它畫在一個信封上。事實上這個 Logo 也是簡簡單單的,然而卻是最簡單的設計,才往往有可能成為經典。經典既在它的單純,也在它的細節。而這個 Logo 的可愛細節,小妹想,就是在它的字型。

I ❤ NY 的字型有點像 1974 年由 Joel Kaden 和 Tony Stan 設計的 American Typewriter 字型,但其實它是 Glaser 原創的,特色在於圓圓彎彎的,而且有一點點「手震」的感覺。這讓 Logo 看起來有點笨拙的可愛,與那個肥大的心心匹配,簡約得來傳達一種溫暖的印象。

廣告

字型的影響有多大?

廣告

只要看看藍絲版的就知道了。去年 8 月 5 日,有手持鐵通的男子在荃灣力生路德圍一帶出沒,懷疑追打市民,當時他們身穿的衣服,是寫有「I ❤ 香港」的 T-恤。當然這個「I ❤ 香港」是抄 Glaser 的。可是只抄了構圖卻沒有抄字型。首先那個 I 字,用的竟是 Times New Roman,硬綁綁的,像甚麼呢...對了,簡直就像是這些狂人手上的鐵通。此外香港兩個字,用的則是「漢儀新蒂唐朝體」,也是完全沒有溫暖的感覺,反而傳達一種老套的印象。順帶一提,他們那個心心,是向裡收窄的尖底,與 Glaser 向外彎的也不一樣。Glaser 的心心敲在人身上,不痛不癢像 Cushion,「I ❤ 香港」的心心,攻擊性強得多。

所以說,同一樣的設計,出自大師之手和出自惡棍,確實是不一樣。而惡棍們想要抄也抄不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