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異托邦的崩解中創造真實的出口 — 《賽馬會 ifva Everywhere 影像嘉年華》由策劃到展演的轉化

上周到某藝文空間,原已空置一段時間、只留下少量舊節目簡介單張的陳設架再次被一堆堆新的單張所佔滿,預示著藝文活動正隨疫情稍作緩和之際正式回歸。當中有本是今年《賽馬會 ifva Everywhere 影像嘉年華》(嘉年華)的簡介,書頂標題寫著「 THE CITY IS THE CINEMA」,下方印上節目主視覺設計圖像:一位黑衣紳士在荒蕪中撐著黑傘,眼前有一道由地向天延伸的光梯。

香港藝術中心ifva 總監范可琪(Kattie) 憶述:「『異托邦』為今年嘉年華最初構思的主題。相對於烏托邦,異托邦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空間概念,嘉年華也如異托邦一樣存在城市中。但疫情爆發後我們改變了展演的形式,也想大眾更易理解策劃概念,於是延伸『出口等』這念頭,我們都覺得當前大家的身心靈都在找一個出口。」

荒蕪中,此情此景孰真孰假?光梯要通往是屬於我們的出口嗎?若整座城市如戲院,這年來放映的電影有夠超現實與荒謬;亦因為這是一座戲院,我們才能看到由影像藝術而激發出的想像與創意。

疫症當前的「任何地方」

ifva前名為「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在1995 年由香港藝術中心創辦,既希望為香港及亞洲的獨立影像藝術創作人提供一個凝聚、分享和推廣的平台之餘,也讓公眾接觸多樣化的影像作品。現時 ifva 已發展成一個大型跨媒體的影像藝術項目:2015至16年度開始策劃項目「賽馬會 ifva Everywhere」,帶活動移師到戶外進行;到2018年再轉化成嘉年華,讓影像作品以更多不同形式展示,也在不同的開放空間讓觀眾可以接觸。

「到2020年,反而嘉年華不能在街上做了,我們要再定義『任何地方』—— 不只是由室內場地再搬到公共或開放空間,更是可以走到網上和生活每一個角落。」Kattie 坦言疫情蔓延,社交距離和限聚令等似乎沒完沒了,原先ifva策劃的活動難以實行。到這年復活節,團隊和合作的創作單位決意變陣,除保留實體場地展示之外,亦開發網上為展示「場地」之一;又推出在城內流動性的作品,以及讓公眾可以在家隨時欣賞、動手參與製作的創作。

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林淑儀(Connie) 看到ifva策劃團隊迎難而上,在短時間內轉化嘉年華的展演形式,深深看到創意激發的可能性。她說:「這次籌組影像嘉年華,看到ifva團隊付出的汗水與打破限制的勇氣,更加體現到發揮創意能夠解決問題。要知道我們中心一向面對場地、人力等資源限制,但我們同時有發揮創意來可以突破困局 。」

(左起)多媒體創作人崔嘉曦(Haze)、ifva 總監范可琪(Kattie) 及HKAC 總幹事林淑儀(Connie)。 攝:Nasha Chan

今屆嘉年華結集88個本地創作單位、逾百名影像及藝術家參與,帶來12件全新媒體藝術作品於城市各處或網上展示及進行;又設3套流動影像教具小習作,讓公眾自行享受創作的樂趣。一系列影像藝術創作及體驗,由實體空間延展至網上世界,無時地限制,進一步詮譯「任何地方」的意義。

「我們感受到過去一年,大家都很渴望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我們可否順當前時勢做些突破框架的事呢?疫情下我們可以做些規模小又重視個人經驗的創作。例如麥曦茵的作品〈不日常路線〉,參與者會在私家車內漫遊城市,既不受制於限聚令,反而可以探索更多可行的創作形式;又如鄭智禮的〈ONLY3MATTERS〉,先讓公眾在網上以應用程度創作出一道數碼扶乩,然後可以聯絡智禮進行『解簽』,最後我們會打印參與者創作的扶乩並郵寄到戶。這是一種跨網上虛擬和現實世界的創作體驗。 」

配合今年ifva ,策劃團隊設計了「出口等」手機遊戲。它是一個互動故事體驗旅程,玩家跟著沒有肉身的虛擬角色Eva 踏上尋找失物的旅程,過程中玩家會從初嚐十二件新媒體藝術作品。遊戲仿如一個虛擬導賞,讓玩家在虛擬世界中與作品互動。 攝:Nasha Chan

線上線下  創作與親身體驗無從間斷

多媒體創作人崔嘉曦(Haze)受獲邀參與這次嘉年華的創作,但隨上年社會運動而至的低迷氛圍,加上年初來襲的疫情,Haze在構思創作的初期也苦無頭諸。「自己的心情一直很差也不安,我不知該用怎樣的心情去做創作。但到今年復活節轉變展演模式之後,也可能就如Kattie說是達到那種『出口』的狀態,就有些頭緒。回想上年社會運動時,大家對於螢幕出現 Live (直播)這字眼很熟悉。 當看到『Live』的標誌,大家很自然當眼前是一個真實情況,但如果有一件動畫作品是Live的話會怎樣?我最初有既定想法會做裝置,但變陣後就想到『動畫』和『直播』 是我可以探索的關係。」

《LoopOut Radio》trial 版畫面的相片,ipad 中展示著一個遠望獅子山風景) (photo caption : Haze的作品《LoopOut Radio》以YouTube直播頻道播放動畫,長時間探索「直播」鏡頭以外的真實。創作參照YouTube 上的的直播視頻作品 《lofi hip hop radio - beats to relax/study to》是個 24小時不斷播放Lofi hip hop風格音樂的網上電台。Haze說:「當只要手機可以上網,everywhere 都可以展示我這件作品。」 攝:Nasha Chan

《LoopOut Radio》旨意挑戰大家對直播影像的理解。動畫是需要花時間製作的成品,與「直播」的操作摸式有本質上的矛盾,而當「直播動畫」似乎變成一種失效的敘事形式時,大家又如何理解「直播」與「真實」?Kattie:「大家在網上都習慣 multi-tasking,即使在線上看電影也很難全神貫注。我們很多時質疑若把創作放到網上,觀眾能否專注其中,但Haze這次的創作就是要做一件『陪伴你的東西』,而它正正就是適合這個網上空間而造的創作。當網上平台不再是替補作用的展演場所,就要配合網上形式去做。沒有了實體的觀賞經驗,我們在網上要思考何以鼓動觀眾。就如今年ifva 的『人民影院』以心理測驗引度觀眾看不同的影片作品,最後也設導演分享作品的構思等等。即使失去實體空間後,我們仍然希望給觀眾帶來體驗。」

現實如若身處異托邦中  出口始在起點

這年疫情不單撼動了社會運作的秩序、我們的生活形態,也刺激了藝文發展的轉變。Kattie:「是觀眾也好,藝術家也好,他們有多大適應、掌握在另一個空間和形式去做創作、去欣賞作品確是一大挑戰。不單只是Haze的創作,參與ifva 的藝術家也在嘗試另類媒介創作和展示的可能。做媒體藝術會應用不少科技,而疫情似乎推動著大家要快一點學會應用這些技術。對於我來說,未來都要多探索一下在非實體空展示的可行性,要知道香港一直存在土地問題,實體空間的限制很多。」

土地有限,但藝術創作的珍貴所在它的可塑性與包容性。虛實不再是二元分野,而是不斷被打破和淺化的界線。Haze:「由work from home 到work from everywhere,好像突然來到Cyber Punk (電馭叛客)的時候。我們已不能阻止任何事發生或消失,但身為創作人就是不應該停止創作,因為不停止就總會找到出口。 」

———

《賽馬會 ifva Everywhere 影像嘉年華》

日期:2020年11月1至30日

部份節目名額有限,已於11月1日起開放登記。

網頁:https://www.ifva.com/carnival

宣傳短片︰https://www.facebook.com/ifvaSince1995/videos/3731268626923218/

(本文為贊助內容)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