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怕怕很好玩》論「嬰幼兒劇場」藝術

2020/6/18 — 10:08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嬰幼兒看得懂戲劇嗎?他們需要劇場嗎?

嬰幼兒劇場常從其年齡段的關鍵“感覺”與“知覺”角度入手,給零至兩歲的孩子直接觀感的刺激,以戲劇化的畫面、聲音的方式呈現,嬰幼兒面對的刺激而引發不同的反應,使得其同理心及反射行為的出現。讓家長現場觀察孩子面對事情的反應行為,從中判斷他們的性格特質與發展程度。經藝術家精心設計與編排,讓孩子獲得在日常生活較少接觸的感觀,例如:視、聽、觸覺的衝擊,加上故事、角色遭遇與即興互動遊戲,使尚未能說話的孩子做出明顯的反應。家長可以透過觀察自己孩子與其他孩子的差異,了解到他們的喜好、害怕、厭惡,及智能行為成熟的程度。

耶魯大學兒童發展研究權威 Arnold Gesell 博士曾經在 The Maturational Theory of child development 中提到“嬰幼兒都是以直接行動表現心中想法”,意思是嬰幼兒的所思所想是透過行動直接表現出來,產生情緒及反應行動。因為戲劇氣氛所產生的感覺與刺激明顯,清楚反映出不同兒童氣質的特性,家長從旁觀察孩子現場的一舉一動,看到自己孩子與別人孩子的反應差異,對比不同小朋友就能瞭解他們的氣質及猜測他們在想什麽。若家長能瞭解自己孩子的成長速度,便不用擔心因為錯誤評估而感到恐慌和焦慮,當家長越放鬆,孩子的成長越自如。這正是嬰幼兒能夠參與劇場,嬰幼兒需要劇場的主要原因。

廣告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廣告

五感刺激是嬰幼兒劇常用刺激手段

五感刺激是嬰幼兒在認知能力發展成熟前的最佳的觀能刺激。視、聽、觸、嗅、味覺是他們最好的成長發育及智能發展媒介。其中,視覺與聽覺最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有利吸納認知能力的刺激與成長發展。觸覺對幼兒腦部前後場之間的傳播與起連結作用,可以使刺激轉化成記憶與認知,而味覺與嗅覺最能使幼兒把認知的東西作深度儲存。理論上,如果家長每天都用五感來刺激及感染零至兩歲的嬰兒,必定能使他們認知與智能有更深層次發展。所以,五感的確是嬰兒幼兒發育的重要媒介,轉換到舞臺的情況又會如何呢?

五感中的味覺與嗅覺,由於衛生情況,劇場環境控制問題,應用在劇場差不多是不太可能。失去味覺與嗅覺,五感配合及五感認知轉化成長期記憶便失去了最佳途經。沒有了味覺與嗅覺的刺激,有沒有其他更優質的辦法替補?如何處理呢?原來,聽覺與面部誇張表情對嬰幼兒刺激明顯,清澈的高音敲撃樂器聲音,與演員誇大而緩慢大動作,及臉部改變,都給孩子產生思考凝固,讓他們停下來去尋索、分析。這刻嬰幼兒就會由右腦的情緒模式,轉向成理性思考的左腦,進入冷靜觀察、分析思考狀態。感性衝擊就轉化成理性認知,左右腦協調行為使長期記憶系統啟動,效果與嗅覺、味覺相近。

“視覺衝擊"及“互動遊戲”與理性互動面向不同氣質的嬰幼兒

零至兩歲小朋友有三種氣質,就是「平靜」、「恐懼」及「興奮」,這是他們面對事物產生不同的反應行為。恐懼氣質的兒童在劇場當中,多數會與父母擁抱在一起,半偷看半眼神逃避下很少直接參與。興奮的孩子會離開父母進入演區與演員互動。平靜的孩子會在旁邊冷眼旁觀,三種氣質的孩子看劇時各有不同的表現。
表面上平靜的孩子是最好的觀眾,但我們沒有保證他們在過程當中有真正投入,產生同理心及情緒反應,還只是以第三者身份在現場出現,而沒有真正的參與。所以,最佳的方法是讓他們擁有感性的衝擊,產生感染及衝動之後,才冷靜下來思考及接受當中的內容,這才是真正平靜獲得感染的意義。

“視覺衝擊"及“互動遊戲”永遠是最容易引起孩子專注力第一扇門,這就是為什麽大部份的嬰幼兒劇場都喜歡用大量燈光與投影,及各種拋球、互動、模仿及傳遞物件等遊戲,想辦法去吸引嬰幼兒的眼球及參與。但,關鍵是表演是否收放自如。因為如果嬰幼兒沒有遊戲興奮後平靜下來欣賞內容的機會,沒有給孩子深刻記憶內容,劇場就只會變成一個“遊樂場”。如果,只讓孩子身體參與互動,但沒有身、心、靈的感染與衝擊,舞臺表演就只是一個“親子班”。

如何使容易興奮的嬰幼兒不至於與演員互動過分高漲,影響表演的流程,如何能使恐懼的孩子放鬆警戒,吸引他們從偷看變成直接參與,又如何使平靜的小朋友在戲劇中抽離大家,這就是嬰幼兒劇場重要的技術及藝術所在。視覺、遊戲與聲音、大動作的交叉運用,應該是嬰幼兒劇場讓所有氣質孩子都能產生戲劇效果的表演節奏。所以無論興奮、平靜與恐懼的孩子,如果都能夠通過舞臺刺激,直接參與、產生同理心及反應,之後由感性右腦回歸理性左腦的平靜,這樣的嬰幼兒劇場就是最成功的表演。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空間與視覺畫面的刺激

清脆敲擊樂器及原始民族的部落的鳴叫,都是很好的聽覺刺激,好像電擊一樣直接吸引孩子注意,通過對聲音的尋覓使他們馬上轉換成理性思維模式,這種奇妙的效果屢次在嬰幼兒劇場中產生。視覺刺激會讓嬰幼兒產生好奇心,使他們進行探索,聽覺衝擊就會使孩子安靜下來。兩者交叉運用,就能夠產生探索、好奇與安靜、思考之間的互動與平衡。近年,世界各地很多嬰幼兒戲劇都會采取視覺模式後出現聽覺模式,交叉運用的方法,來產生有助成長的戲劇效果。

單純的視覺效果只會帶來衝擊,沒有帶來意義,所以近年在視覺衝擊上,都帶來使嬰幼兒心動的內容,通過光影所產生的圖像讓小朋友與真實世界作出對比,也包括用視覺畫面去呈現孩子的回憶,例如:嬰兒時陽光從窗簾曬入所產生的隱約效果,或許是在母體裏面子宮生活的面貌,都在喚醒孩子的胎印的記憶。空間與視覺畫面正想要產生一種恍似神殿的效果,目的就是要讓小朋友通過這些象徵意象,建立一種難忘的敬畏印象。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刺激同理心的戲劇氣氛及互動行為

零至兩歲的嬰幼兒基於生存人階關係的需要,都會刻意關懷別人的感受,其實不一定人性本善,而是知道關懷別人,幫助別人會為自己帶來更多良好關係。於是乎面對角色在演出時所出現的衝突,面對他們的困難與需要,都會十分牽動嬰幼兒觀眾的心,這種感情牽動對於平靜、恐懼及興奮孩子的情緒衝擊一樣巨大,所以找到能夠讓所有嬰幼兒投入的情緒,將會是牽動所有觀眾注意情節發展的重要契機,而這種同理心狀態是家長與幼兒一樣的,所以就會產生更強大的累積滾動情緒,有助舞臺所產生的情感氣場。

嬰幼兒成長的階段心理發展需要

零至一歲最重要是安全感,世界的美好新事物感覺對他們又實在重要,如何在安全舒適下進行探索。一歲左右,最重要是刺激他們好奇心,與陌生事物,害怕之間取得平衡發展。月齡再大一點,嬰幼兒會因為“想做的事”與“做得到的事”有落差,而失落及焦躁不安,產生情緒。如何建立安全環境之下,讓嬰幼兒可以有足夠的新鮮事物可以接觸及探索,並且從中獲得想做與做得到之間的平衡,更重要是從中明白其他同齡人士對此情況發生的反應,劇場如能捕捉這些關鍵感覺,嬰幼兒觀眾就能產生共鳴,就有利刺激他們成長。

為什麽在家可以完成的教育,要興師動眾地搬到舞臺?

這個問題可能是大部份家長及社會人士共同的疑問,過去有很多專家認為,只要好好守住家庭親子教育,把以上所有養分從家庭中給予孩子教育自然就能成功。問題是當今社會人口眾多,需要集中制度全力去培養人才,統一管理及集體進行的學校教育體制已經固定及被接受,成為社會其一分子必須選擇學校教育的策略,這種教育行為的優點是能夠集中及統一培訓年青人,缺點就是年青人三歲以上的培養比較缺乏個性。如何能兩者兼得地實施,就是家長及早知道自己孩子的特質,因材施教按孩子所需的發展進行補充栽培。而嬰幼兒戲劇舞臺的最大特質,正是通過藝術活動刺激,讓家長在人群去發掘自己孩子的特質。所以,嬰幼兒劇場不單是一個純粹感染他們個人成長的藝術地方,而是一個刺激他們個性得到啟蒙的教育空間。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儀式化與觀眾人數限制

很多人都喜歡用原始部落土著與幼兒的心理狀態作比較,他們在面對陌生事物與及周邊發生事情的心理狀態極為近似,意思就是他們會從一些象徵性的動作,去掩蓋他們對於不知名事物的恐懼,這些帶有象徵性質的動作,就是原始部落土著的禮儀,所以很多嬰幼兒劇場都比較傾向以儀式化的動作進行,通過這樣產生象徵效果。由於儀式化在嬰幼兒劇場的需要,所以發展出誇大、放大而緩慢的優美動作。加上因為觀眾群的生理需要必須低聲,放慢腳步與能量,所以每場可以覆蓋的人數十分有限,二十個家庭左右是嬰幼兒劇場的慣常人數,因為這是演員在聲音及空間能力操控範圍,而又能有足夠的不同類型孩子給家長作為參考。

所以,充分利用五感中的視、聽、觸覺互相交叉衝擊,面部表情變化與誇大動作,光影中勾起胎兒及嬰兒發育初段的記憶,大膽而平常難有出現的視覺衝擊引發小朋友的好奇,遊戲化的互動,儀式化的優美動作,角色衝突與矛盾片段引發同理心的建立,模仿詩歌以情緒節奏結連,模仿祭祀儀式層層深入帶領觀眾通往核心內容的聖殿,而非一般戲劇的故事情節連貫與矛盾的手段,可覆蓋而不太少的觀眾人數,可能就成了嬰幼兒劇場可以參考的標準。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是否乎合以上嬰幼兒劇場的標準

為什麽要排練一個以害怕為題目的嬰幼劇呢?怕怕是什麽? 怕怕在哪裏? 害怕對嬰幼兒成長的關係在那裏?先說說故事,兩個原本不認識的小孩在神秘又有趣的空間裏,探索、靠近、接觸,還有一起面對“怕怕”! 讓我們跨越語言,打開敏銳的感覺、以輕快有趣的方式與“怕怕”玩遊戲,面對成長的未知領域。 怕水、怕高、怕黑、怕陌生人就是嬰幼兒的生活,恐懼就是嬰幼兒最顯而易見的情緒, 只是不同氣質的孩子有不同的自我保護機制,克服恐懼也是孩子成長和探索世界的必經階段。
《怕怕很好玩》是一個參照兒童成長過程所作的戲劇。小朋友從一個恍似聖殿磐石的方塊中出現,面向陌生環境人與陌生環境,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發現有另一個陌生人的存在,加上大人不覺得奇怪但對於嬰幼兒來講是一個古怪連續的聲音,成為他們最大的恐懼來源。我們採用誇大動作及表情來表現來製造刺激,而不用太多視覺畫面衝擊,是考慮到兩點:第一、是荃灣大會堂展覽廳要加添放映功能,所花費的投資必然巨大;第二,不想給社會人士一個錯覺,嬰幼兒戲劇必然是要投資巨大,花樣很多才能成事,原來簡約也一樣可以達成藝術效果。

嬰幼兒克服恐懼的辦法就是會用一些遊戲去忘記,自我療愈自己的心靈,遊戲是嬰幼兒成長的重要療愈工具及發展途徑。一般劇場都會採取與觀眾互動的遊戲,去吸引孩子。我們採取另外一個角度,因為用互動遊戲好易造成小朋友會把劇場變成遊樂場。我們嘗試大膽的由演員進行恍似捉迷藏遊戲的表演。就是演員之間的互動遊戲,過程讓觀眾小朋友察覺,產生在遊樂場旁觀別人遊玩的感覺,通過反射作用而吸引他們眼球,由於好奇心及好想知道遊戲的結果,所以他們安靜下來,去觀賞他們所發生的事情。所以表演中,遊戲的效果依然存在,而好奇心鎖住所有不同氣質的觀眾小朋友,能產生靜心欣賞的情況。沒有互動遊戲而產生遊戲的感覺。

見到陌生人,憂慮的兒童,恐懼就會油然而生,情緒激動的孩子會希望情況有所變化,平靜的孩子會靜觀其變。角色互相試探,找出這個陌生對象是否安全,這些生活面貌都是嬰幼兒每日在社區生活中所遇到的情景。由於城市化發展的原因,幼兒幾乎每天都會遇上不同的人群、不同的面孔、不同的遭遇,這些境況並不陌生。劇場中重現這些情況,讓小朋友從中學習面對這些接觸時,所應該採取的態度。所以演員面對陌生人交往的過程,就是他們未來交友的示範。通過不明所以的情況,讓觀眾小朋友好奇與恐懼鎖定他們的專注,在通過捉迷藏遊戲所發生的樂趣,讓他們放鬆心情。之後,在放鬆心情中學習與人接觸的關係,產生一種詩化效果,讓戲劇得以連貫。

角色碰面一刻的衝擊過後,彼此開始學習與模仿,找出相同的地方與動作,走在一起分享相同的放鬆與喜悅。模仿是小朋友學習其中一個重要舉措,無論與家長之間的模仿,小朋友之間的模仿,都十分重要。看到演員之間鏡子動作的模仿,期望家長獲得啟示,身教比一切更重要,孩子的一切行為,就是家長的影子。

怕怕仿佛已經離去,就在這刻新挑戰接踵而來,古怪而連續不停的電話鈴聲,重新帶來共同的憂慮。角色尋找聲音過程中意外發生,受傷角色與旁觀的小朋友一樣壓力巨大。讓嬰幼兒害怕的事情接踵而來,每日出現,家長要做的工作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助。從來沒有人知道下一刻生活的挑戰是什麽。所以家長要面對的不是預告未來,乃是擁有迎接挑戰的心。就像兩個角色,互相扶持下,有膽量去接聽陌生的聲音。原來陌生不可怕,環境可以克服,朋友可以安慰,怕怕不單不恐怖,而且十分好玩,嬰幼兒敢於面對充滿未知世界的未來十分重要。面對未來的不可知,不但不是一種害怕,反而是一種人生的樂趣。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嬰幼兒劇場可以服務嬰兒

《怕怕很好玩》只希望用平實及有限的資源,能夠排出一套吸引五至二十四個月小朋友,與家長一起專注 40分鐘 的戲劇,並且同一套戲劇能夠設有學校專場,讓 N1 及 N2 ,就是兩歲到四歲的小朋友,一、兩班同學集體共同欣賞的作品。讓他們專注欣賞的表現,向社會傳遞一個訊息,證明零至四歲小朋友,在悉心安排之下能夠參與嬰幼兒劇場的活動,嬰幼兒劇場可以簡約地服務大家。

通過面部表情變化與誇大動作與陌生接觸,勾起胎兒及嬰兒發育初段記憶鎖住他們的眼球,演員遊戲互動產生反射行為,儀式化的優美動作,角色衝突與矛盾片段引發同理心的建立,模仿詩歌以情緒節奏結連,模仿祭祀儀式層層深入故事核心內容的聖殿,就是那一塊兒磐石一般的聖殿。從磐石開始回歸磐石。小朋友是從磐石出來的陌生人,還是本身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個陌生人,終於完成了我們機構的第一個嬰幼兒劇場。“怕怕很多玩”的目標很簡單,期望盡一分力,使嬰幼兒劇場由陌生劇種變成香港的恒常藝術活動。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如果覺得嬰幼兒劇場重要請下定決心

從 2008 我在西班牙及法國藝術節之行,首次接觸到嬰幼兒劇場,經過十多年接觸、考察、學習,從捷克、韓國、意大利、日本、俄羅斯、保加利亞看到很多嬰幼兒劇,明白嬰幼兒劇場對小朋友發展的重要性,同時發現就算最先進的歐洲國家,嬰幼兒劇及對於家長而言,零至兩歲之間最多只能夠帶領孩子參與一、兩次這種舞臺活動,所以變得非常珍貴。加上嬰幼兒健康及身體狀況很難預料,所以基本上很難進行劇季預售計劃,是否購票都要視乎臨場情況。

所以,好像巴塞隆拿方面的情況,每年定期舉行一個嬰幼兒劇場藝術節,再由固定的地點向外放射到其他地區,可能是唯一可以讓家長清楚知曉,吸引他們,又無需依賴宣傳的市場策略。這個值得香港政府教育當局特別注意,像現在這種在不同「文娛中心」遊擊式的偶然發生一下,蜻蜓點水,過眼雲煙的劇目演出計劃,對嬰幼兒劇場而言,服務永遠走不上軌道。

如果大家深信這項發展對我們嬰幼兒發展十分重要,我們必須清楚這絕對不是一個商業的藝術市場,而是一個很依賴政府投入的新興社會藝術服務,政府部門及藝術發展局必須研究及接納另外的制度,去資助及幫助正在樂意為這些嬰幼兒服務的本地不同年輕藝團。舞臺藝術帶領家長了解兒童,同時刺激嬰幼兒發展,為他們的成長帶來感染,為親子情感帶來重要的幫助與啟發。嬰幼兒劇場十分重要,但制度輔助及行業孵化體制的建立,更為重要。

《怕怕很好玩》劇照

《怕怕很好玩》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