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濁水漂流》看反抗者精神

2021/6/10 — 16:45

《濁水漂流》

《濁水漂流》

【文:Ty】

《濁水漂流》講述輝哥出獄後回到深水埗,與一眾街友們重聚。出冊當晚,卻遇上食環署人員突擊掃蕩,輝哥與街友們的家當被食環署人員當作垃圾掉棄,於是他們決定聯同社工打官司申請索償,並要求政府道歉。另一方面,因家園被掃清,輝哥他們亦要另尋居所,最後在天橋底下搭建小木屋相依為命。

===劇透===

廣告

因為私人物品全被扔棄,輝哥認為政府道歉是天公地道的事。亦因此,即使政府願意作出賠償,輝哥仍選擇拒絕,要政府肯道歉方罷休。在戲中,他的街友紛紛勸他接受賠償,認為政府肯賠償已是一大讓步,如果輝哥拒絕的話,他們有機會敗訴而一無所得。就算是社工,她也不理解輝哥為何堅決要政府道歉。

「難道一句道歉真的是這麼重要?」

廣告

「你還記得我們為什麼會選擇打官司嗎?是因為我地要討回公義!」

適逢木屋中有群黑社會被抓,政府認為這些地方有一定危險,所以要強制拆除木屋。在家園再度面臨被掃的情況下,輝哥選擇與木屋同生共死,最後自焚於木屋中,亦看不到公義的來臨。

「係咁㗎啦」,這句對白在戲中出現了不少次,亦顯出片中每個街友其實都已經對生活麻木。還記得輝哥向社工解釋為何剛出獄就要「被請食第一餐(打毒針)」,是因為不想街友清醒,要他們再度沉淪。可是輝哥在官司索償上,卻異常地拒絕「係咁㗎啦」,選擇反抗。

反抗源起於察覺到現實社會中的荒謬,但當然社會荒謬有很多,有些時候我們會選擇逃避、妥協、無視等等。但當這種荒謬影響到自己的核心價值,就會令到我們願意站出來,奮而反抗。這種反抗要求的就是「全有」,否則就是「全無」。把這套用到戲中,我們便能明白到為何輝哥一定要政府道歉,因為他覺得自己雖然是一個「老同」(吸食毒品的人),自己的尊嚴仍是不可被侵犯,自己的物品亦是自己所珍貴的,不是垃圾,不能被其他人隨便亂丟。但隨著木屋要被清拆,加上其他原因,他感到自己的反抗已無能為力,最後選擇跟木屋同歸於盡。

反抗者追求的是「全有」,否則「全無」。但若果生命本來就是有限(或虛無),反抗者其實是否應該思考為何要反抗?為何要追求「全有」?當有了這種思考,我們便會發現即使沒有了「全有」,選擇「全無」是並不合理的。故此輝哥的反抗雖然轟烈,卻是可悲的。當然以上種種都只是很理性地探討反抗者,身陷其中者的心理狀態卻並非其他人能夠完全理解得到的。但希望透過此文能夠為所有人有所啟發,在反抗途中不要放棄自己。

作者簡介:90 後廢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