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知足的幸福 — 香港兒童劇場與兒童文學一脈相承

第15屆韓國大邱舉行亞洲兒童文學大會 - 香港地區議文

八月二十一、二十二日,第15屆亞洲兒童文學大會因疫情不能依約韓國大邱相聚,只能改在網絡進行,中、日、韓、台、港各地區三十多位兒童文藝界專家、學者,各自以論文及演講短片發表,互相交流、學習。榮幸成為香港代表之一,專題講述「香港兒童劇場發展」,大會剛過,特意把我的文章與大家分享。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本是一家,期望大家更加關注兒童文藝發展,無論童話、繪本、童謠、戲劇、音樂劇,使年輕人有一個更充實及愉快的童年,下一屆大會在日本大阪舉行,疫後重聚,共同為快樂「童年」加油!

第15屆亞洲兒童文學大會,雖然不能在韓國大邱現場進行,但通過網上進行溝通,是亞洲兒童文學兩年一次盛事,已經三十個年頭
中、日、韓、台、港的文學家,努力的一切只是為尊重兒童,並且為他們創造一個真實而幸福的世界,而不是主題公園式的虛幻童話

兒童劇場因尊重童年而存在

「童年」在人類歷史、文明及思想發展中,一直被認定是短暫的狀態,兒童是「正在被製造」的人,沒有哲學論述詳盡展示孩子內心的想法。Infans(兒童),這個拉丁字詞就是「不說話的人」,語義簡單明確,兒童就是沒有發言權的人。所以,尊重孩子是我們的責任與態度,兒童劇劇本能說出小朋友內心,能用他們的眼光看世界,發明開朗,豐富活潑的言語,讓兒童接觸真實世界,是「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得主,加拿大著名魁北克兒童劇作家 Suzanne Lebeau 的信念。(王添強,2021)

真實而存在的世界,使兒童感動而幸福

兒童劇場工作者有責任提供一個真實而存在、感動而幸福、生命力量充實而不是假裝生活美滿、不是一切必然迎刃而解的虛幻世界。兒童需要現實生活的奇妙搬上舞台,特別是城市極富挑戰及危險的地方。現代觀念的兒童劇場,一般不再稱兒童劇場為 Children Theatre,而是改稱為年輕人專屬劇場 Theatre for Young Audience,簡稱 TYA,以服務由零至十八歲的所有年輕人。香港兒童劇場市場則比較主要服務十二歲以下的小朋友。兒童劇場算是立體而會行動的兒童文學,而兒童文學則是兒童劇場的原料庫,仿如小丑魚與珊瑚一樣共生共存,關係密切。

TYA就是給年輕人看的劇場,而改編海外作品及本土原創都有,本地原創更是佔優,期望未來可以有更多改編本地兒童文學作品的劇場

現時香港兒童劇團遍佈各區

香港現時有五十多個的兒童劇場藝術團隊,其中獲得政府「場地伙伴計劃」資助的專業兒童劇場表演藝團有八個,「香港戲劇工程」在北區大會堂,「一路青空」在沙田大會堂,「大細路劇團」與「偶友街作」在牛池灣文娛中心,提供兒童劇、音樂劇及兒童偶劇。「誇啦啦藝術集匯」在西灣河文娛中心,是香港少數提供青少年劇場及藝術教育服務的藝團,「普劇場」在屯門大會堂,提供香港文學改編及創作的戲劇及兒童劇,「明日藝術教育機構」及「香港兒童音樂劇團」在荃灣大會堂提供綜合兒童表演藝術服務,由音樂劇、偶劇、藝術教學、家長工作坊、以至展覽。還有「香港五感幼兒劇場」及「奇想偶戲劇團」在香港藝術發展局管理的大埔藝術中心,提供嬰幼兒劇場及戲偶兒童劇。

香港兒童劇團名單:http://www.mingri.org.hk/uploads/mingri/202105/20210531_121855_bZAFJX0o9Q_f.pdf

 

兒童劇場是娛樂及教育孩子的身心靈,傳承文化的基地

香港兒童劇場在三十年代,以服務大量抗日戰爭逃港難民的兒童開始。1940年11月24日兒童劇場在香港成立。(周蜜蜜,1996)以兒童劇的演出來安慰及娛樂逃避戰火孩子的身心靈,傳承文化與教育培養為使命。劇場接棒文字傳承文化的工作,戲劇與文學密不可分。五十至七十年代,兒童戲劇並沒有資源從事劇場表演,但在校園得到生存,很多中、小學老師在學校裏與學生進行校園話劇活動,使兒童戲劇得到充分的傳承。

兒童文學界積極參與兒童劇場始於三十年代,在香港兒童文學曾有過光輝歲月及多位大師,今年的確比較退色

兒童幸福因為他們在真實世界之中

直至八十年代,中英劇團開始引入英式Pantomime風格的追逐喜鬧劇。香港兒童劇場也隨着專業劇場的發展,而與兒童文學有分道揚鑣的趨勢。但香港兒童劇場依舊有傳承過去的傳統,擁有兒童文學與校園戲劇的基因,重視關懷兒童。「普劇場」及「大細路劇團」很在意以香港文學作為兒童劇改編及發展方向。「明日藝術教育機構」以香港真實生活作為寫照,從中探索在困苦的經歷中尋找心靈的幸福感,當中「雪條公主」講述今天香港,一家三口蝸居於深水埗床位住宿的貧窮兒童,如何值著與一條雪條的友誼,找到與父母的諒解,描述香港本土基層的生活寫照。

「雪條公主」是一個深水埗上下格床位成長兒童的夢想與微小幸福世界

兒童劇場是孩子的「公共社交空間」

兒童劇場隨着專業的發展接受更多的新觀念,劇場成為孩子接觸社會的一個社交公共空間。孩子在場地內與其他小朋友共同面對相同課題,一起感染彼此的心理反應。由於兒童的同理心敏感度高,所以他們可以體會其他在場兒童的心思與想法,而無需與其他兒童作出面對面的討論。就好像在遊樂場當中,兒童無需與其他小朋友先認識,就能夠彼此共同玩耍一樣,這就是他們的本能。所以兒童劇場是孩子的社會公共空間概念,遠比成人劇場成功。(王添強 2021)以「西貢花姨姨」一劇為例,當劇場討論關於香港過去環境被破壞的時候,小朋友從家長的表現去揣摩當中的感覺,同時互相影響,以行動一起獻上力量,重建美好的環境,於是劇場再不是私密的溝通環境,而是一個公共的討論空間。

「西貢花姨姨」是一個本地女孩以種花去隱喻及象徵改變世界的微小力量

兒童劇場是一個「成長過渡空間」

由於孩子不是另一種人,只是人類的一個階段,由被照顧者過渡成為獨立的人,所以這個過渡空間與歷程,對孩子很重要,對於世界發展也十分重要,因為這裏是所有年輕人,作為「人」之先的一個重要活動時空。劇場、學校與遊樂場都是孩子「過渡人生」的重要地方,而學校注重傳遞知識及傳承文化、遊樂場重視孩子的舒緩與情緒發洩、劇場則是一個輕鬆環境中討論嚴肅課題的空間。學校管理智識,遊樂場管理身體,劇場則成為兒童的心靈殿堂。(王添強 2021)「冰姊姊的跳舞鞋」、「風箏男孩」、「兔媽媽男孩」都是以孩子成長為題材的兒童劇,讓小朋友看到別人在成長生活的應對,尋找自己的成長路線。

「冰姊姊的跳舞鞋」講述女孩因意外坐在輪椅上,與過去芭蕾舞台上的自己溝通,重拾自己追尋夢想的原因,尋找微小的人生意義
「風箏男孩」講述爸爸與孩子製作風箏,及風中放風箏的平淡生活。以共同放風箏的艱辛,及遇上風暴風箏變得危險的遭遇,去描寫微小而影響人生的童年世界
「兔媽媽男孩」講述孩子因頑皮變成兔子的媽媽,最終明白媽媽的艱辛,把這個不是我想要的媽媽變成幸福

兒童劇場是「兩代心靈溝通橋樑」及「社會階層上下流動的建制」

兒童劇大部份由家長帶領兒童欣賞,或由老師帶領學生共同觀看。大部份製作,成人與兒童都會各自對戲劇內容有所感悟,強調兒童劇場是和解代溝的重要社會建設。(王添強,2021)以「狐狸孵蛋」及「我想要愛」的舞台表演為例,家長的感動,絕不比孩子少,於是小朋友借劇場作為橋樑,成就兩代心靈的聯結。而兒童劇場更通過學生購票專場的安排,成就一個社會福利政策,讓基層兒童可以集體廉價購票來欣賞舞台劇,並與不同階層的孩子近距離進行思想與心靈接觸,打破隔膜,為未來建立更和諧社會做準備。(王添強 2021)還記得荃灣大會堂上演「比比的煩惱」,一間幼稚園與一間特殊學校同場欣賞,讓我親眼目睹幼兒對特殊年輕人當場衍生的體諒與接納,這是兒童劇場舞台內容外的重要社會功能。

「我想要愛」改編自海外繪本,但刻意已穿上睡衣的本地爸媽以講故事的形式呈現

努力使兒童戲劇不要跌入「兒童戲劇的迷思」

正如謝鴻文對兒童劇場的批評,兒童劇場經常有一些固步自封的概念迷思,以為兒童劇必須:1.要熱鬧、2.要五彩繽紛、3.一定要有互動、4.嚴肅題材兒童劇不宜、5.表演就要裝可愛、6.要用兒語,其實全部可以突破。(謝鴻文,2021)八十年代香港也經常犯此毛病,現在知道要把真實生活還給兒童,讓他們在困苦中找到滿足、找到親情、找到人性光輝。兒童劇的世界充滿各種生命經歷的困惑,「強強的月光」單親漁夫的孩子,還要去深海拯救被困的爸爸。「小小鼠世界」單親家庭,父親忍辱負重委屈求全。「冰姊姊的跳舞鞋」愛好跳舞的女孩遇上交通意外,半身不遂,如何努力面對。更嚴重是「我想要愛」的吉米媽媽離世,爸爸出走,困苦生活從未擺脫,但其實一樣可以找到幸福。兒童劇可以沒有公主王子、沒有英雄美人、沒有神仙鬼怪,只要能在困苦艱難的現實中,尋獲微小而知足的幸福,這就是人生追求的美好世界。就如五、六十年代黃慶雲女士、及六、七十年代何紫先生一直追求的幸福小宇宙嗎?香港兒童劇場與兒童文學其實一直一脈相承,讓我們有一個簡單純樸、微小而知足的幸福世界。

「小小鼠世界」以鼠孩子不願意接受鼠爸爸從垃圾箱拾回的食物作開始,講述鼠爸爸如何委曲求全,在艱難中養育孩子的幸福

劇場演出與繪本出版結成產業鏈

近年藝團開始努力把兒童文學創作與表演製作組合成產業鏈,例如先把劇場表演的節目先以繪本形式出版,再把繪本重新改編為劇場版本,於是兒童文學與兒童劇場變成一個產業鏈共同體。明日藝術教育機構的第一批繪本「百變媽媽」及「企鵝托兒所」將於今年夏天出版,還有多本繪本與其舞台製作將會於未來一兩年陸續推出。由此可見,兒童劇場與香港兒童文學一脈相承,而香港兒童文學是兒童劇場背靠的重要力量。

香港兒童劇場假裝模仿童話的模樣,在劇場滲透香港的身影,在香港的故事當中,透視兒童的幸福世界。在舞台當中,讓香港兒童擁有世界,讓世界看到香港兒童的真實與幸福

文獻資料:

周蜜蜜 1996 香江兒夢話百年(上) P.12-13 明報出版社
王添強 2021 代言的權柄與責任(一)、(二)兒童戲編劇大師Suzanne Lebeau 工作坊反思 
謝鴻文 2021 兒童戲劇的秘密花園 P.287-300 揚智文化事業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