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逍遙》表演(相片來源:一任逍遙 facebook)

意象與爵士 不可兼得

無極樂團過往多舉辦意象為先的音樂劇場表演,例如《落花無言》、《無極境界》,非常有特色,2019年更嘗試新事物,跟現代爵士樂隊Mo-Men-T跨界合作《無極爵躍》,在新一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中再與西方爵士樂元素結合,推出意象音樂會《一任逍遙》。

《一任逍遙》未開場已經開始了:當觀眾入場時,樂手們已坐在台上,或是慢動作移動,偶然輕輕彈奏自己的樂器,營造寧靜的氣氛,讓觀眾心神能定下來,準備欣賞節目。

《一任逍遙》主要由三首世界首演的作品《川》、《砂海》和《百轉千迴》組成,分別由呂奡元、黃旨穎和羅永暉創作。在《川》中,確實感到作曲家嘗試把屬「靜態」的意象中樂跟「動態」的爵士樂結合,然而兩者屬性實在太過南轅北轍,可說是「水溝油」,正當被中樂帶入意境,一記爵士鼓便將意境打得「魂消魄散」。更甚是筆者坐在觀眾席較前面左方,接近擴音器,各樂器的擴音平衡不佳,爵士鼓異常地大,部分樂器幾乎聽不到,頓時使音樂失去層次感。

《砂海》的樂曲介紹是三首作品中最具體的,清楚寫明以日本庭園藝術「枯山水」為靈感,共分六段,雖然沒明顯的分隔,但根據文字列明各段的主奏樂器和不同氛圍的音樂,觀眾應大概感受到樂段的轉變。不過第三段〈石頭立地〉的配器跟作曲家想呈現的意象不太搭配:黃旨穎以「單簧管和古箏表達石頭沉穩孤寂的感覺」,然而古箏只需一掃,產生的是富動感的感覺,與沉穩相去頗遠。

三套作品中以《百轉千迴》最能在中樂與西樂之間取得平衡,主要是爵士鼓以hi-hat伴奏琵琶那一段,因為爵士鼓的聲音沒那麼「搶」,突出中樂部分,去到後段充滿爵士即興味道,由各樂器輪流當「主角」,其它樂器配合,似乎他們是以重複的和弦做music cue,作為「換角」的提示。此段同時能看到表演者之間的火花,每當某樂器做主角時,其它人都會聚精會神看著他,讓觀眾感受到所有人的ensembleship,亦提升音樂的感染力,確實是充滿爵士樂精神,至於意象方面,也不再重要了。

 

觀賞場次:2021年10月16日 8pm 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