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憤怒的詩:字裡行間

2020/9/23 — 9:5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馬琼珠、何倩彤、文美桃三位藝術家舉辦聯展《字裡行間》,實在有如Kinder出奇蛋般一次過滿足了三個願望(非廣告),令我相當有期望。結果也沒有失望,暫時是近期看過最好的一個展覽。
 
展覽沒有明確的主題,說是《字裡行間》,簡介如是說:「展覽在沒有明確策展框架底下讓藝術家自由生成作品,喃喃自語到末了卻是氣息相近。」,題目闊到不得了。但如我早前所說,近年香港藝術家也跟所有香港人一樣,呼吸脈搏都扣連在社會上發生的事,很難脫離政治性。又或者可能因為自己伴隨著這種情緒,自然會閱讀出這種意味,所以說”The Spaces Between the Words Are Almost Infinite”,也無不合理。這也是藝術能產生的化學作用。

三位都是我相當喜歡的本地藝術家,作品有著很類近的特質:輕柔、陰性。但這其實是一個充滿憤怒和力度的展覽,三位藝術家卻以一貫手法,以輕巧的方法呈現出來。這某程度上是一種詩意,即是明明很輕很輕,但潛藏的意思和力量卻很大很重。

看完展覽,友人:「睇完個人呆呆哋。」
我:「係啦,唔知點解。」
事後回想,才梳理出那些作品的力度,我不會說是被震撼那麼嚴重,但那些潛藏的力量,比較像是一種騷擾,好難迴避。

廣告

我特別喜歡馬琼珠的巨幅畫作《七頭》,她把自己在街頭所聽到的警棍敲擊聲響,化成七個巨大陰影,遠看只是一遍灰黑,實際是用鉛筆線填滿,看起來像是把音律化成畫像,但更是藝術家的憤怒。小小的筆尖把這些巨大黑影填滿,到底馬琼珠要有多憤怒才能完成這件作品?

廣告

有人說當代藝術是將現實轉化,即是藝術家在日常生活中收集各種元素,沉澱過後,以另一種形態或媒介呈現出來。至於轉化能否成功,取決於作品和觀者之間能產生怎樣的化學作用。例如你想創作的是雞蛋仔,結果作品呈現出來也是一件雞蛋仔,完,那我們可以定義這是一件冇趣的作品,因為鬼唔知你想說的就是雞蛋仔,沒有多一層意思可以閱讀、無法引發更多的聯想,那藝術品就沒有價值可言。

反之,如果你明明只是創作一件雞蛋仔,卻寄望觀者能聯想到什麼生死、痛楚、存在的困局等等,我們欣賞藝術品時並沒有說明書,沒有辦法從作品之中意會得到的話,溝通就會失效。有時我遇到學生過份地解讀自己的作品,也會很自然地露出〈食神〉霞姨的表情。藝術品太直白又沒有意思,太遙遠又會變成自言自語眼高手低,做藝術你估容易咩?

說回《七頭》,我會說那些鉛筆線條能觸發到多重聯想。鉛筆線本身就很容易流露作者的力度,下筆有多重,線條就有多實,是很直接。能夠把憤怒有效地化成具像,是很不錯的轉化。但成功欣賞這作品是有條件,伴隨著香港人在街頭上的經歷,知道那些警棍敲擊聲響、那些黑影,才能自然地把鉛筆線跟憤怒連上關係,產生共鳴。如果一個完全不知道香港人發生了什麼事、沒有這些經歷的人去看,只會看到一幅沒有技巧、沒有美感、沒有意思,「都唔知畫來做乜」的一幅抽象畫。

字裡行間的意思,就是言外之意。作品能引發的聯想都是來自香港人的共同經驗,那種共鳴可以是超越物理。有時候當代藝術作品是否好看,取決於觀者帶著一個怎樣的背景和脈絡去看,有些人能閱讀到多一點,有些人則不能。

文美桃的《誰是殺手》也有這種效果,她在照片上繪畫,一個在海上游泳的身體看起來像是殘肢。死去的身體卻是活著,明明是照片卻又像繪畫,虛虛實實,生死之間,誰是殺手?這是很有趣的符號並置。這一年香港發生很多看不清楚真相的慘案,殘肢、大海、真相不明.........帶著這些背景去閱讀這件作品,自然就能產生共鳴。印象中沒有看過文美桃帶有社會性題材的作品,於我自言今次是一個驚喜。

至於何倩彤,今次沒有特別很喜歡的作品,期望將來的。我還是建議大家親自去觀展(雖然地點有點遠...),時間所限不能所有作品都介紹,而且每個人的經歷和背景也不同,能引發的聯想也不一樣,整體而言這是不應該錯過的展覽。

字裡行間
5/9 - 10/10/2020
安全口畫廊 - 香港香港仔田灣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3樓

FB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