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是藥神》有良心的犯罪

2019/1/4 — 9:42

《我不是藥神》劇照

《我不是藥神》劇照

在 2018 年中國電影票房榜中,《我不是藥神》是全年最賣座季軍,總收三十億九千六百萬元人民幣,僅次於冠軍《紅海行動》(36.49 億)和亞軍《唐人街探案 2》(33.96 億)。第四位《西虹市首富》(25.46 億)亦是大陸片,第五才是美國超級英雄片《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22.90 億)。

但《我不是藥神》不像其他賣座片那樣大搞動作,宣傳中國軍隊揚威海外,或者誇張搞笑,而是寫實佳作,觸及社會現實問題,拍得生動曲折,有笑有淚,越映越旺,成為大受談論的話題。自從大陸電影市場化、娛樂化、綽頭化以來,偶有諷刺現實或回顧往事的寫實片賣座,但直接針對當前問題,腳踏實地而能狂收之片,這一部特別成功,值得欣賞。

劇情取材近年真人真事,加以改編。焦點在於進口特效藥非常昂貴,片中專治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格列寧」,瑞士研製,在大陸每瓶售價高達四萬人元。這種血癌絕症的病人要持續服用,富家也可能傾家蕩產,窮人買不起只能等死。

廣告

憑《人在囧途》系列走紅的徐崢,飾演主角,是吊兒郎當的離婚漢,在上海開小店售賣「印度神油」,由於種種因素,做了走私客,從印度偷運「格列寧」仿製藥回來,比正牌貨便宜得多,但也每瓶五千元。

最初無人敢買這種「假藥」,怎樣推銷呢?此片有細緻妙趣的描述。主角組成雜牌軍班底,包括小市民、舞女、基督教會牧師、來自貴州凱里的窮小子,他們自己或親人患上血癌絕症,用此藥自救和救人,逐漸生意滔滔,成為賺錢生意。

廣告

當然也惹起很多煩惱,被正牌藥代理商和警方追查,還被真正賣假藥的奸商舉報、敲詐,危機重重。故事發展下去有驚險追逃,生離死別,金盆洗手而又重出江湖,充滿戲劇性,而基本上保持真實感,顯出社會百態。最後入獄和出獄,都令人感動。

徐崢演得很出色,本來像麻甩流氓,不學無術,鋌而走險,但聰明機靈,有點像現實版韋小寶,不懂英語也有辦法與印度藥商做生意。他當上「江湖大佬」,亦曾急流勇退,改邪歸正,終於寧願貼錢兼犯法,也要為很多人提供救命藥。他是不是藥神呢?

導演文牧野拍出一部很有良心的「犯罪片」,在印度實景拍攝的段落也不錯,全片情節人物相當豐富。

取材的真人真事,據稱是 2015 年「陸勇案」,片中主角改為名叫程勇,背景改為上海。真實的陸勇是商人,本身患上那種絕症,他偷運印度仿製藥完全不是賺錢,被捕受審時很多病人為他請願。該案結果怎樣?片尾字幕有簡略說明。

「標靶式」特效藥太昂貴,是全世界的問題。專利藥廠研製成本極高,當然藥價奇高,同樣功效的仿製藥可以很便宜,但觸及知識產權問題。某些藥物特准後進國家仿製,造福貧民,然而不能轉售給外國。又不斷有新特效藥完全專利,專利權的期限也是複雜問題,不易解決。

科技進步,越來越多不治絕症變得可治了,可是費用很高。何況人壽越長,老人越多,醫療開支越大,福利良好的發達國家也難以負擔,真是世界性大問題。《我不是藥神》把這現實問題拍得可嘉亦好看,而且不是抄襲外國片,更難得。這是現在香港片拍不出的,儘管香港不少家庭也為貴藥大感苦惱。

當然,《我不是藥神》針對進口貴藥的問題,這問題並非中國形成,更與政府政策無關,因而避免了敏感性。甚實眾所周知,中國本身的食物、藥物和醫療制度問題甚多,由奶粉到兒童疫苗都鬧出醜聞,比進口藥更與廣泛民眾息息相關。由於中國產品的品質監控經常令人缺乏信心,導致進口貨十分搶手。中國自己的醜聞能否獲准搬上銀幕呢?這是敏感問題,希望可以陸續開放解禁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