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模特兒》在此被看見

2020/12/17 — 9:29

作者:波利

十三個模特兒有十三個不為人知而私密的故事,這落在社會記者手中相信會變成得奬的作品,可惜波利是寫藝評的,何不簡簡單單的容讓這些故事,透過畫家之手傳遞出去。

本展在策展結構上已是極其有趣,有資深的裸體模特兒小丁作為策展人以推展身體自主作為理念,邀請一群認同其理念的畫家進行創作,再由策展人鋪排展覽並配以每位模特兒的專訪探討其故事和作為模特兒的心路歷程。以模特兒為中心的擺畫模式,就如入侵到寫生的現場一樣以不同的角度觀看着模特兒的身體。

廣告

其實作為觀眾透過繪畫你甚至不知道模特兒真實的樣子是如何,只能透過畫家主觀的眼光以及不同的畫技去猜度真象。這裏面涉及了模特兒、畫者和觀眾的三體代入差異。如策展人小丁所言,她所重視的是模特兒在被繪畫的過程中展露身體的體驗,這並不是在任何其他活動所能體會的,而得到的東西亦是因人所異可能更接受自己的身體,也許想尋求改變,亦有尋得某些答案。

廣告

對於波利如果說裸體在藝術中沒有任何符號性或特殊意義我是不認同的,例如文藝復興的裸體便是對羅馬、希臘藝術的仿效與致敬。單從減法的角度看,衣物與身份等的細節亦從退去中減除,更純粹的觀看身體本身。在藝術以外的角度看必有更多對身體議題相關的詰問:簡單一點可能是母與子的身體連繫,人體態上的差異,甚至涉及到身體與性別的定義;透過寫生竟然便有猶如現象學方法的觀察方式。

回到展覽上的作品,Harvey Chan與早前訪談過的Mark Law僅展一天已出售了幾件作品;於我們便聚焦其他藝術家有趣的作品。

Chan Kung Chun – 小豬

Chan Kung Chun – 小豬

寫實畫家Chan Kung Chun糅合立體主義所繪的模特兒《小豬》,時而平滑時而粗獷的筆觸,令模特兒的身體與背景產生對比,形成了有趣的效果。

Carmen Wong – Ah Lok

Carmen Wong – Ah Lok

Carmen Wong所給繪的《Ah Lok》則用了近年流行的水彩上色,只用了一支兩層的疊色營造氣氛而非取其寫實,為空間與環境營造了一種恬靜的氣氛。

Joshua Foo – 阿怡

Joshua Foo – 阿怡

Joshua Foo的《阿怡》在構圖上去了三個角度透過明暗的層次讓觀眾從不同方向看見模特兒的身體,似乎亦呼應着阿怡在訪問中類似冥想觀看自己的心理狀態。

資深模特兒華仔在一訪問中談到社會環境對裸體模特兒的形式在他從事的數十年生涯中並無進步,這某程度上亦是波利採訪這展覽的源起;另一資深模特兒Kathy談到即使大學的藝術學院訓練亦逐漸省卻了裸體寫生的環節,反映到這方面更是不進反退。不難相信,若是沒有小丁這群人也許不知那天,香港甚至會永遠失去了這一種藝術形式。

在古典繪畫中模特兒往往是付費的委托人,當有天他們離開了藝術生態中心,但他們的想法對於作品的誕生與詮釋仍有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難以言傳,不如親來富德樓一趟欣賞一下箇中的魅力吧。

《我們的模特兒》富德樓10樓 / 2020年12月10 – 2021年1月3(敬請預約)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