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In the Shadow of War

《戰爭之害》 — 摧毁生命與心靈

波斯尼亞戰爭於1995年結束,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最大最血腥的衝突,據估計有大約5萬名婦女被強暴、超過10萬人被殺、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數以千計兒童被虐、被遺棄或成為孤兒。

戰爭雖然已經結束二十年,即使並非生於戰亂時代,波斯尼亞現在有不少青年人,在戰爭陰影下成長,與家人的關係難以修補,戰爭對無數的家庭造成永遠無法挽救的烙印,這些心靈上的創傷,比戰爭帶來的槍痕更加難以療癒。

《戰爭之害 (In the Shadow of War)  》製作團隊採訪四名波斯尼亞 18 歲的年青人,他們並沒有經歷波斯尼亞戰爭,但他們的心靈同樣受到戰爭所帶來的創傷,這些受創的心是一直繼續下去……

瑪達麗娜,四個故事中唯一的女性,她爸爸柏達曾經參與波黑戰爭,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她年幼的時候,柏達一直追著她虐打,嘗試透過她發洩。

柏達表示在戰爭中,他面對的環境要不是殺人,要不就是被殺,他不認為自己有病。

柏達很希望接女兒回家,但瑪達麗娜一直逃避父親……即使是非法居留,瑪達麗娜也選擇逃到克羅地亞外婆的家中尋求庇護。

Photo Credit: In the Shadow of War

安迪的母親在 1998 年前離世,之後他一直住在孤兒院,他一直希望成為一個專業的士兵,因為他很想體會爸爸參戰的感受。

安迪的爸爸曾參與波黑戰爭,其後被海牙法庭判入獄 20 年。

安迪是四個故事中唯一一個與父親關係良好,攝製隊隨安迪到瑞典探訪在監獄中的爸爸,安迪表示十分期待與父親相聚這 3 天,因為他每年 360 天是沒有父親,就只有這 3 天……

他認為要真正了解戰爭、了解爸爸的感受,他必需參與在戰爭之中,這使安迪的教父十分擔憂。

Photo Credit: In the Shadow of War

伊利扎,一出世時媽媽就不想要他,把他遺棄 。伊利扎在孤兒院長大, 18 歲離開孤兒院後,染上毒癮、煙癮和酒癮。

伊利扎自小就喜歡跳水,他能從中尋回自己,更計劃參加在波斯尼亞莫斯塔爾古橋的著名跳水比賽,為備戰比賽,他經常到 Sava River 進行跳水練習。

莫斯塔爾古橋跳水比賽是一項歷史性的活動,長輩們認為若果沒有從橋上跳下來,就不是莫斯塔爾人,只有具勇氣和膽量的人才能用頭跳入水中。比賽當天, 伊利扎成功從古橋跳下河裏,但卻弄傷肩膀,被送到醫院治理。

伊利扎其實很想知道自己生父是如何的樣子,但媽媽一直逃避不回應他的要求,甚至到現在也不與他相認……


Photo Credit: In the Shadow of War

艾維斯,是四個故事中最令人擔憂的一個,他的爸爸早已離世,媽媽也剛在去年離世,「恩賜谷」庇護所收容了他,盼望能慢慢改變他並將希望帶給他。但艾維斯情緒不穩定,有自殺及自殘傾向,對生命變得毫無希望,他的一對手滿布著割脈及自殺後的傷痕。他感到連神也討厭自己……現在的艾維斯被趕離學校,流落街頭……

影像,能夠帶給人關注有需要的群體,反思不同的社會問題。《戰爭之害》的 Executive Producer Peter Muffett 與他的製作團隊將這四位主角的迷失、惘然、痛苦, 盡在鏡頭面前呈現。

四個截然不同的人,同樣不是生於戰亂的世代,卻同樣受到戰後帶來的創傷, 十八歲理應是尋找夢想、為未來高飛、享受生命的年紀,但他們卻尋不著生命的方向,帶著受創的心靈,成為波斯尼亞迷失的一代。

這四個故事只是冰山一角,現時世界上因戰亂、衝突和遭受迫害而流離失所的人數是歷史性新高,有近 6 千萬人被迫逃離家園。

戰爭摧毁無數的生命、無數的心靈、無數的家庭。Peter 表示記錄片及影像的創作能讓我們反思不少的社會問題,希望透過影像的記錄讓世人警剔,避免重蹈錯誤的覆徹。

In the shadow of War 《戰爭之害》被選為以下電影節參展影片:

香港聯合國難民署難民電影節2015
Belfast Flim Festival 2015
Doc Edge 2015
One World Prague 2015
Movies that matter 2015

並榮獲以下提名:

First Appearance Award IDFA 2014
Best UK Flim Award Open City Documentary Festival 2014
Special Jury Award Sheffield Documentary Festival 2014
Oxfam Global Justice Award IDFA 2014

《戰爭之害》影片網址

原刊於作者博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