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棚》的特異與不足

2020/7/14 — 9:16

《戲棚》劇照
來源:戲棚 Bamboo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戲棚》劇照
來源:戲棚 Bamboo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搭棚演出神功戲,在香港有深厚傳統,至今仍然常見──但今年例外,由於疫症防不勝防,舞台演藝停頓,近來局部重開,可是疫症又大爆發,神功戲當然難以開鑼。卓翔導演的紀錄片《戲棚》,就是拍攝搭棚演出神功戲,富於香港民俗特色,去年拍成多次參展,獲得好評。拍攝組顯然想不到鼠年賀歲以來,戲棚消失,不知下半年能否恢復?或許要到明年疫症過去,才再搭棚還神?

神功戲是在神誕、節慶、太平清醮等場合演出,祈求/答謝神恩,娱神娱人。神恩往往是消災解難,包括克服疫症,然後還神感恩。例如以飄色、搶包山聞名的長洲太平清醮,據說源於清朝中葉該島發生瘟疫,島民在長洲北帝廟舉行醮會和齋戒後,瘟疫就消失了。亦有說法是太平清醮源於英治香港開埠後,1894年港島太平山街爆發鼠疫,二千五百人喪生,太平山街有海陸豐人把家中北帝神像搬到街上,讓人們上香祈福,鼠疫便很快消失云云。

此片顧問陳守仁博士對香港粵劇和神功戲的研究著作甚多,其中《神功戲在香港:粵劇、潮劇及福佬劇》和《儀式、信仰、演藝:神功粵劇在香港》兩書,指出中國傳統戲曲在香港成立戲班,除了粵劇,還有潮劇和福佬戲,後二者也演神功戲,不過逐漸減少,而且越來越請內地劇團來演,粵劇始終是香港神功戲的主流。

廣告

實際上,神功戲對香港粵劇的生存相當重要,尤其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粵劇低迷時期,廣東大戲被電影、電視、流行曲和其他新潮流壓倒,戲院演出大減,粵劇戲班紛紛靠下鄉演神功戲維持,到八十年代才在戲院劇場的舞台上復興。至今粵劇紅伶仍然常演戲棚神功戲。

《戲棚》拍攝搭棚演粵劇的近年實況,當然有粵劇演出段落,例如《六國大封相》和《鳳閣恩仇未了情》等。不過,這部紀錄片並非集中於粵劇和神功戲,主體名副其實就是戲棚。片長一小時十五分鐘,開頭和中段詳細拍攝搭棚工程,結尾是拆棚。

廣告

此片特異之處,正是以搭棚為主,建成 bamboo theatre 。用竹搭棚是中國歷史悠久而又普及實用的工藝(很久以前聽到建築系畢業的朋友說,竹棚最早由印度所創,不知是否屬實),香港現在仍常見搭完又拆的竹棚,香港動作片早已大拍竹棚上攀騰跳紥打鬥(我看過最早是六十年代法國片《烏龍王大鬧香港》,男星尚保羅貝蒙都親身在香港棚架表演危險動作,不用替身。早期黃飛鴻片可能已拍過竹棚武打)。《戲棚》大概是首部以竹搭戲棚為題材的影片,很難得。

這紀錄片還有其他與眾不同的特色。首先,全片沒有旁白,亦無訪問,偶有搭棚工人和戲班人員的現場對話,也不多,加插字幕亦少,幾乎純映像客觀呈現,不作講解,這是紀錄片少有的。於是,鏡頭簡直「隱形」,被拍者似乎不大覺得攝錄機存在,不像多數紀錄片那樣自覺地對着鏡頭說話和「作狀」,往往失去平常的自然,甚至讓鏡頭干預真實。

另一特色是一視同仁,平等對待有關的各式人物,尤其注重幕後無名氏。搭棚工人和搬運工人就很重要,戲班的舞台監督、雜務、衣箱服裝梳頭而至梅香小配角,「佔戲」不會少過阮兆輝、龍貫天、南鳳等大老倌,甚至更多。亦很難得。可見演出一台戲,除了台前主要演員,還有其他很多專業人員努力,少人知道但不能缺少。

看後我很佩服舞台監督,必須十分熟行熟戲,打點一切。搭棚方面,其實工程大、技術難,精心搭好往往只演幾天便拆掉,很可惜亦浪費,然而這是慣例。片中難度最高的戲棚是蒲台島,在天后廟前懸崖搭成,大半凌空用柱支𣛟,而搭得穩陣。

至於整體觀感,《戲棚》也有不足之處,我不是很滿意,覺得這題材應可做到更豐富深入,現在則比較簡短單簿,未能充份反映神功戲的來龍去脈及其重要性。片中拍攝的似乎都是新界和離島的天后誕戲棚,其實另有不少神誕和醮會,港九市區也有(好幾年前陳守仁曾帶我看跑馬地神功戲)。印象中有記載:白雪仙曾說「仙鳳鳴」演出觀眾現場反應最好的並非大戲院,而是某年在灣仔修頓球場搭戲棚,使她難忘!

對觀眾來說,如果有旁白和訪問當會更好,我想現在很多粵劇迷也不大熟悉行規,何況一般少看戲曲的觀眾?例如片中有一場「天光戲」,深夜凌晨戲棚全空,只見一老藝人獨自登台,拍桌哼唱,似乎就為天后神像表演。這場面獨特,我不大明白,問問陳守仁,才知道「天光戲」本來是粉墨正式做戲,大老倌深夜休息,往往由戲班新秀登台。現在只有少數神功戲保持做到天光,無人看也為神演唱。陳守仁說近年也有新秀爭取這種練習機會。

說起來,神功戲有些儀式,規定專為神表演,包括請神、破台、封台、送神等等,可惜《戲棚》沒有詳述。妙在除了給神看,也會給鬼看,盂蘭節就與鬼有關。1980年許鞍華導演、陳韻文編劇的鬼喜劇《撞到正》,蕭芳芳、鍾鎮濤、劉克宣主演,就是拍攝下鄉戲班在長洲演神功戲撞鬼,某夜台下觀眾全是鬼魂。此後亦有一些香港鬼片與神功戲有關。

近年涉及粵劇的港產紀錄片,這一部題材與拍法都有特色,可觀性則不及卓翔舊作《乾旦路》和魏時煜導演的《古巴花旦》。

也要一提,我認為《戲棚》應對出鏡較多人物用字幕打出姓名和職位,現在不但「小人物」無名,連大老倌也無名,其實我只認得阮兆輝、龍貫天、南鳳,其他名伶不大認得,亦想知道舞台監督、小梅香和一位在後台自煮自吃又自己化裝的老藝人是誰。

據《儀式、信仰、演劇:神功粵劇在香港》書中的統計, 2006 年香港神功粵劇演了四十五台,日數有二百零二天。可見雖然社會現代化轉變甚大,傳統神功戲仍然不少。此外,上網找到八和會館神功戲台期表(只列出向八和會館滙報的),2018年和2019年各有三十多台, 2020 年預約的也有廿多台,不過疫症導致農曆正月後至今的神功戲都取消了。當然,全港而至全球的各式演藝都受疫症重創,但神功戲在香港經歷過風風雨雨,生命力仍強,相信疫症過後還會繼續搭棚演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