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臺上的五餅二魚

2020/8/6 — 9:50

文:陳澤蕾

就在家家戶戶預備春節,我也在預備元宵節重演《西園記》的時候,微小得連肉眼也看不到的病毒在武漢肆意橫行。一月下旬在網上見到中國部分地區漫天烏鴉在飛,觸目驚心。疫情雖然來勢洶洶,但相關報道和資料都不多,當時還沒有粵劇演出因疫情取消。由於已經進入加緊排練的階段,本來約了年初四作第二次響排,身為班主,我有責任確保演員和樂師不會因此而受感染,可是心中完全沒有把握,而又沒有預知的能力,不知道到了二月,演出的時候情況如何。只能夠祈禱,盡量多看不同的海外報章以及研究論文。其間看到一篇論文的病例是在與香港只是一河之隔的深圳,再看陳秋實冒險在武漢醫院採訪的視頻,年初四有十多人聚在一起排戲的風險太大了,但是不排戲又怎樣演出呢?故此,1月27日(年初三)宣佈取消演出,第二天康文署便宣佈閉館了。

2019年9月重排《西園記》時的總彩排

2019年9月重排《西園記》時的總彩排

廣告

本以為二月風高浪急,到了三月也許疫情可以緩和。惟是過了元宵不但未見起色,情況還越來越壞,所以在開演前一個月(2月14日),決定取消現場演出,改為網上播放。劇作會因應防疫的社交距離設計台位與調度,並把演區擴闊至觀眾席。在那個時候還要演那個戲有幾個原因:一、劇目《中山狼》與當下時局世情有關;二、希望台前幕後可以支取工資;三、讓不在網上進行退票的觀眾可以到戲院辦理退票;四、答謝觀眾在艱難時候的報施。但是,由於場地閉館,故此三月的閉門演出也要取消。

廣告

八十多年前,《程硯秋赴歐考察戲曲音樂報告書(1933年5月10日)》已建議組織劇界失業救濟會,設立職業介紹所和互助合作社。惟粵劇界從業員多年來大部分都是散工,手停口停。我自愧未能實踐前賢的建議,但仍希望略盡棉力為從業員提供取消演出補償金。在2月7日,即《西園記》開演那天,只有一位工作人員需要補償金,有些更明言不會收取,與劇團共渡難關。但是到了3月2日收到閉館的消息,實在無法演出《中山狼》時,很多從業員都需要兩齣戲的補償金了!自恨能力有限,尤其是那區區之數,不過杯水車薪而已。

在Facebook公佈取消《中山狼》演出錄影播放

在Facebook公佈取消《中山狼》演出錄影播放

接聽觀眾查詢電話的過程中,發現我們以為尋常的網絡通訊方法,如︰看社交媒體,傳送照片,原來很多粵劇觀眾並沒有使用,甚至他們的電話是不能上網的。我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擔心觀眾不知演出取消白行一趟,擔心他們不知道退票方法。十分感激香港電台分毫不收幫忙在粵劇節目中廣播消息,而我也由二月開始在網上收取戲票圖像然後轉賬退款,改為觀眾只需撥一個電話,便能辦理。一場全球大爆發的疫情,阻隔了我們的距離,可是這段期間卻是我用電話與最多人傾談的日子,有苦也有甜。

在匱乏中,有天主的保守,觀眾的布施,朋友的幫助,家人的支持,我再把大家分給我的餅和魚與有需要的人分享。由於信德薄弱,有時候會擔心籃子裡再沒有餅和魚了,但原來,還有很多。

2020年佛誕
香港連續第五天零確診

(原載於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上雜誌《Artism Online藝評》2020年6月號專欄「專題」,連結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