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手捲煙》劇照

    《手捲煙》有險惡有情趣

    又有香港新導演首部劇情片上映,這一部好在延續香港電影一大特長,就是拍攝龍蛇混雜的險惡江湖,有奇情有搏殺,有黑色幽默和抵死諷喻,還有一些新變化,成為生動緊湊的可觀之作。

    陳健朗導演的《手捲煙》,受不少香港舊片影響,最顯著是九七回歸前後幾部: 1994 年王家衛的《重慶森林》、 1998 年陳果的《去年煙花特別多》和 1999 年葉錦鴻的《半枝煙》,作為偷龍轉鳳的靈感,主要劇情則完全不同。

    《去年煙花特別多》描述一群華人英軍,因改朝換代由兵變賊。《手捲煙》也涉及一群華人英軍好友在九七前後的變遷,但沒有結伴鋌而走險,只有林家棟飾演的主角逐漸混跡江湖,周旋於黑道偏門,似乎獨來獨往,不隸屬某一幫會。正本戲是香港回歸廿多年後,他做了中港台之間走私水貨的掮客,一宗金錢龜交易使他陷於被幾幫人馬追討的險境。

    他住在人流複雜的尖沙咀「名勝」重慶大廈,南亞人甚多。因緣巧合,他與一個出事逃匿的南亞青年結成歡喜冤家,由對敵變為好友,兩人不斷遇險,危機四伏。林家棟角色愛吸手捲煙,而手捲煙就是劇情起承轉合的重要元素。

    作為新導演,陳健朗手法熟練,黑道講數交易拍得奸狡古惑,追擊搏鬥則兇惡得如狼如虎。林家棟把落魄江湖的前官兵演得淋漓盡致,有慘痛的落難情景,亦有死裡逃生的辦法。當然,此片形容這個主角有情有義,對按摩院女友有感情,對南亞青年更有江湖情義,不分種族與年齡,天涯淪落何必曾相識?

    越來越多港片拍到南亞人,近期還有港女印男的愛情歌舞喜劇《我的印度男友》,很通俗。《手捲煙》的異族友情無疑更佳, Pipin Karma 演南亞青年亦好樣好戲,被林家棟扣留時頗有鬥氣喜劇感,漸漸情如父子,然後雙雙亡命奔逃則驚險刺激。

    參演者不少,包括其他南亞人,以及何華超、朱栢謙、錢小豪等演前英軍隊友,還有白只演幫會惡煞。特別重要是合演《叔‧叔》的袁富華和太保,今次不再是同性戀人,變成香港、台灣兩大黑道猛人,而且是死對頭,都有突出表現。

    《手捲煙》的正本戲發生於 2019 年,那是香港烽煙四起的政治嚴重動亂年,反修例者與防暴警惡鬥。不過劇情「超現實」,完全不提政治衝突,亦少見警察,純屬江湖明爭暗鬥,富於黑色電影的鬥法、狂暴、情義。壓軸高潮大打大殺和大施酷刑,妙在亦有誇張的黑色荒謬感。

    若說有政治諷刺,就是結尾時,台灣黑道高手說出一句「香港人只懂自己打自己」!很抵死。事實上,無論什麼立場的香港人,經歷了前年的動亂惡鬥及帶來的後果,是否應該對這句話有所反思呢?

    此片是 2018 年第四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獲香港政府資助的影片之一,跟《金都》同屬大專組,另一部是專業組的《遺愛》。《金都》最早拍成公映,《手捲煙》 2020 年拍成,時勢跟申請獲批資助時大有不同,不知道劇情有無改動,總之原定去年尾上映,當時我看了試片。但因疫情戲院又關閉,現在才上映。以拍成的觀感來說,我認為女性的《金都》和男性的《手捲煙》,反而都比專業組更有專業水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