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期間開店 大南街新藝文空間「物。器。堂 」

2020/3/5 — 9:59

「物。器。堂 」由三位本地藝術工作者創立。物是陶瓷 ; 器 是才能 ; 堂則指藝廊,意指藝廊為一個提供藝術教育﹑培養技能和展出作品的地方。 Coco, Janet 及Karen是香港藝術學院的陶藝科同學,畢業後一直想合辦陶藝工作室,最後她們選了大南街——這裡近年開始轉型,冒出各種手工藝店,她們喜歡店鋪有兩層,相信可自成獨立展覽空間。

魯迅話,「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決定開店,我覺得基本上是痴線的,但三人本着「人一世物一世,盡地一鋪」的信念,硬着頭皮開了物器堂。她們相信「做人不是見步行步,而是行步見步。」物器堂於一月開張,很快就獲得跟多間學校和機構合辦陶瓷課程的機會,可是轉頭又遇上武漢肺炎,課程通通取消。物器堂創辦人之一的Janet除了物器堂,還有一間畫室,小朋友跟她說:媽媽說不夠口罩,不准來。我跟她說:「唔該你快啲炒左你員工。」她說:「唔得,我個員工老豆老母都無工開,我炒埋佢佢成家都無收入。我仲頂得住。」

物器堂創辦人Coco, Karen 和 Janet

物器堂創辦人Coco, Karen 和 Janet

廣告

雖然每天都備受親友問候,但三人的心情尚算不錯。在這段日子,Karen專心開釉,研究新釉色;CoCo 及Janet 負責預備暑期班sample ,增加網絡宣傳,為疫後作準備。清閒,反而造就了地道的交流——燒好茶壺,她們就拿去鄰家皮具店做皮作提壺之用;轉頭皮具店店主又來做陶皿用作存放雪茄。一群店主經常戴着口罩吹水,分享開店的心得及理念,他們相信:大南街是個好地方。

廣告

物器堂第一個展覽的名字正好反映三人的初心——《保鮮》。展覽展示了十一名香港藝術學院陶瓷學生的作品。他們把學藝路上的反思捏成陶土,燒成瓷器,重新咀嚼並提醒自己選擇陶瓷作創作媒介的原因。

《保鮮》,寄寓捏陶人的創作熱情,像保鮮袋裡的陶泥一樣,歷久常「鮮」。面對這三位瘋狂的店主,我衷心一句:祝你們好運!

梁程萬, 《羽》, 2019

梁程萬, 《羽》, 2019

從站在陽光下的雀鳥身上得到靈感,藝術家以混合色粉及白瓷製作出一片片的羽毛,從而展示光與瓷之間的關係。

翁振傑 ,《Casting1432#6》, 《Casting1432#7》,《Test1432#1》, 《Casting1432#9》, 《Casting1432#8》  (左至右) ,2019

翁振傑 ,《Casting1432#6》, 《Casting1432#7》,《Test1432#1》, 《Casting1432#9》, 《Casting1432#8》 (左至右) ,2019

從玻璃製作歷史出發,探索玻璃與陶瓷之間的關係。

重現在未知中試驗的狀態。

《保鮮》 

日期: 2020 年 1 月 31 日至 3 月 27 日 

時間: 早上 11 時至晚上 7 時 

地點: 深水埗大南街 175 號 物器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