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的攝影,影像的抗爭 — 觀黃百亨個展《茫》

2020/5/27 — 9:58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文:天依】

疫情稍緩,抗爭復甦,這個時間去看藝術展覽也許被人認為風花雪月,其實不然,創作既是作為歷史的銘記,亦是療癒創傷的出口。現時在Jccac光影作坊展出的《茫》是新晉藝術家黃百亨的首個個展,以一系列攝影及錄像裝置回應香港過去一年發生的種種巨變。

整個展覽分為兩份,《void》是一系列由城市景觀和螢幕雙重曝光而成的影像裝置,巨大的黑白相片掛在牆上似一個個窗口,半透明的膠片後面若隱若現著一些熟悉的影像,是那些我們常在電視上、手機上見到的新聞直播片段。原來藝術家重返多個發生過暴力衝突的地點,捕捉日常的景象,再用同一卷菲林拍攝螢幕上播出的抗爭現場,螢幕的光形成了相片中風景的一塊缺失,而相片後面放置的螢幕又將那缺失朦朧地填上。

廣告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廣告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而另一份《mask》則是位於方柱上一組四件的影像裝置,人像的相片在下,重疊的螢幕上一隻手正將黑墨寫的口號推開,變成城市中常見的那些被洗刷過的塗鴉痕跡,字不見了但下面被遮蓋的口型卻逐漸清晰——是迴盪在大街小巷的「光復香港」。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void》既抽離地再現和總結抗爭的激烈場景如何「暫時恢復」日常,亦暗藏著情緒的累積和創傷的化解途徑。我們如何在這個滿目瘡痍的城市中生活下去?是視而不見還是活在陰霾和恐懼中?弗洛伊德在《哀傷與抑鬱》(Mourning and Melancholia)中提到哀傷發生在重要客體的喪失之後(此處客體包括人、物、國家、自由或是理想等),喪失後如果哀傷的對象無法被意識內化、理解和表達的話,就會產生病態的抑鬱。在這裏,這些影像帶我們故地重游,通過凝視這個城市的傷口,或許得到一些治癒。

另一方面,關於網絡傳媒、視像直播如何構造我們對於一個抗爭場景的集體記憶,在作品中亦有呈現。相信這些影像大家都並不陌生,有時抱著手機直到夜深,數千數萬人的情緒被影像牽動著,緊張或暴烈的場景化為記憶碎片,卻與那個真實的地點分割,而《void》正是將這些碎片重新縫進我們平日熟悉的真實地點中。然而在對抗爭日常和直播影像的思考上,如果作品除了再現和重構外可以深入批判性地討論和探究,相信會更加有厚度。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黃百亨提供)

《茫》可以看作是黃百亨於中大藝術系畢業後兩年的一個小結,延續他從2017年開始創作的'Screenslaver' 系列,從實驗數碼屏幕與類比攝影 (Analog Photography) 之間的可能性,繼而連繫到城市景象及社會狀態。雖然世界愈加混亂,未來也更加不確定,但藝術家的戰場就是在創作上,就像《mask》所寓意的,塗鴉抹得掉,但信念會更強。

——

New Light 青年攝影創作系列11:《茫》黃百亨個展

展覽日期 :16.5-28.6.2020
展覽地址 :光影作坊-九龍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02

*16/5-21/5之間展覽觀眾須預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