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接納每個造就自己的時刻 ──《Boyhood》

2020/8/9 — 15:14

《Boyhood》劇照

《Boyhood》劇照

星期天,一於來趟時間旅行。

保持社交距離的日子,能令自己慢下來,趁機在家中做很多以往沒心情沒時間做的事,比如把過往的電影佳作慢慢重溫。(香港譯名:《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台灣譯名:《年少時代》),2014年上映作品,製作橫跨12年:每年夏天,整個製作團隊聚首一堂,花些時間彼此培養情緒與對話講解,再花幾天時間拍攝。12年間一共用了39個拍攝日,拍下一眾角色每個小小片刻,剪接成一齣片長差不多3小時的電影。

《Boyhood》劇照

《Boyhood》劇照

廣告

《Boyhood》總在我的重看清單裏。主要不是因為那史詩式的拍攝方法。當然,它的確是齣非常突破和充滿時代感的電影作品。可對我來說,一齣合心意的電影,總能帶來些情感上的掀動。重新再看,又可以有更深或不同的理解。有人會認為《Boyhood》沉悶,線性敘事卻沒有戲劇高潮,也沒有明顯的劇情張力,不知道花3小時看一個男孩和家庭成長有什麼吸引。但我的觀看感覺就像口渴時喝一杯清水,雖平白又不加修飾,卻有剛剛好的滿足感覺。整齣戲看起來過癮,又單純得有一種生活的浪漫感。

廣告

若以微觀,電影在呈現主角成長的變化與經歷;宏觀來看,也訴說時刻的流逝如何影響生命,最後回應人心裏對於存在的疑問。以主角Mason作為第一身,敘述他由6歲到18歲上大學為止的生活與經歷:活在單親家庭、不斷搬家、經常轉換的校園生活與來了又去的關係⋯⋯他的成長承載了人物變得獨立自主的演變過程,以主體性的視角去感受一事一物。種種出現在電影裏的時代痕跡:《哈利波特》、蘋果產品的進化、電影選曲、“The Dark Knight”、「9.11」、伊拉克戰爭、奧巴馬選總統……生於那個年代,也有不少共鳴。而電影花如此有份量的時間拍攝一個男孩的成長,也有令觀眾思考成長的印記能如何影響一個人的性格、信念和生命走向的深刻意義。

《Boyhood》劇照

《Boyhood》劇照

有些情景經常在電影裏出現,例如在道路上,行駛中的單車、汽車,在車廂中的情景和對話; 逗留在不同的家,離開又回來,然後再度搬家……生活本是如此,在重覆的片段中,在旅途中停留、離去、歸來。成長中的人大概不止Mason,還有他的爸媽與姊姊……每個角色都在變化、在適應不同的處境,和世界溝通。《Boyhood》就像海水,海浪進了又退,讓人思緒放鬆,跟著那節奏飄浮。電影偶爾也會給我石頭掉進大海的感覺:情感的間歇掀動、主角走到思緒胡同、一個個無奈的笑容……都會泛起漣漪。看到最後,又有遠足到達目的地時,深深呼吸的舒暢。

《Boyhood》劇照

《Boyhood》劇照

有太多喜歡的電影對話情景,但仔細想想,還是最喜歡Mason與爸爸之間的對話。在車廂裏和去露營時,還有特別是多年以後,當Mason高中畢業時,在酒吧裏向爸爸傾訴愛情困惑,爸爸分享自己的看法,也告訴兒子關於自豪與信心,還有感覺的重要性。愛與不愛以外,對自己加以照顧,培養內涵,才能盡量避免錯過,才能在下一段感情更自如。

《Boyhood》劇照

《Boyhood》劇照

片末拋出Mason與大學同學Nicole的一段對話,也言猶在耳:

Nicole: “You know how everyone’s always saying seize the moment? I don’t know, I’m kinda thinking it’s the other way around. You know, like the moment seizes us.”
Mason: “Yeah, I know. It’s constant……the moment. It’s just… It’s like it’s always right now.”

想了想,媽媽在Mason離家上大學的時候痛哭起來。是因為覺得自己捉不緊一切嗎?既然無法抓住過去一切,接納當下擁抱我們,不是也很棒嗎?每個活過的瞬間成為過去,化成回憶、或與自己融為一體,造就了此刻的你;此時此刻,又有一個吸引著我們的時刻,讓我們做了選擇,產生影響。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想多了會覺得這個問題很嘔心,何必要逼自己一秒想通?接受自己仍有很多事情都不懂,然而還能夠無所畏懼與寬容,讓我們在當下去感覺與感受。活在這些擁抱我們的時刻,我們總能給自己與世界一個溫柔的笑容。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