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搞藝術」作為延續社運的有效方法

2020/6/30 — 10:18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反修例運動持續逾年,喚醒不少香港人對民主與自由的堅持之餘,民間創意大爆發,「兄弟爬山」理念下史無前例地全民「搞藝術」。而「搞藝術」背後,亦是延續社會運動熾烈雄心及向外宣傳民間訴求的其中一個有效方法。近數月來,以藝術展覽形式整理、回看及推動反修例運動多不勝數,不乏前線記者以生命換來的抗爭場面照片。大難當前,一眾市民共鳴發聲震耳欲聾。過去一年每天可用來創作的社會素材(可悲地)充斥泛濫,我們箇中感受更如刀割,這均令藝術創作目標變得十分清晰,選擇形式時更為果斷,亦不拘泥於藝術表達的彆扭。

於合舍舉行的《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快刀斬亂麻表達出人們的心底話。蠟燭在六四晚會的語境下帶著傷感,又有份燃燒中的仇;以蠟製成曱甴、雨傘及特首,摻雜著矛盾複雜的心情。另一邊多張粗獷版畫,跟黃新波回應社會面對人間的大刀斧鑿的版畫風格相似。粗糙質感,除了體現於造形與構圖外,紙質也起了一定作用。雖然,這些作品該不算太趕急完成,卻叫人想起八九民運期間,限於種種條件四天內趕製而成以激起士氣的民主女神像。火鳳凰煉獄重生,或直接以文字表明心志,在國安法通過前夕,變得有其必要,絕不庸俗。

廣告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廣告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合舍

在同一條街Openground舉行的高仲明《港傷》,更直截了當把受傷者的傷勢呈現眼前。全層漆黑,相片則以燈箱展現,明與暗、黑與白,清清楚楚。傷勢多會終身伴隨,心靈之痛不知何時才能癒合。「因為無法負擔影樓的費用,拍攝地點差不多全是後巷、公園等公眾地方,唯有用攝影技巧隱去煩雜的背境。但我更擔心拍攝期間會遭警察干擾,每次都只能速戰速決。」社會仍不時給我們帶來壓力,與新的痛。同樣透過鏡頭,捕捉抗爭現場。

高仲明《港傷》,Openground

高仲明《港傷》,Openground

黃百亨的個展《茫》畫面上來得相對平靜。他在較正式的光影作坊展場,以極簡單方法把曾經歷激烈衝突的地點(如太子站、中大及理大等)影像,配合當時的影片。網絡與社交平台,人人可以直播,給眾人帶來第一手資訊。我們透過「MON」(screen)了解「真相」,又越看越茫然,及惆悵。

黃百亨《茫》,光影作坊

黃百亨《茫》,光影作坊

黃百亨《茫》,光影作坊

黃百亨《茫》,光影作坊

社會動蕩,看似美好的家一層一層被剝開,外露其底層醜陋真面目,誰也逃不了這震憾。更想不到的是,從事藝術教育多年已退休的馬桂順在《速寫.意象三人展》(JCCAC L0藝廊),以數張拼合式素描寫生筆法介入示威現場。看似「不談政治」的素描展,忽然牽引觀眾至遍地開花的現實。寫生,原來可以寫進生命,寫給眾生。

馬桂順作品,《速寫.意象三人展》,JCCAC

馬桂順作品,《速寫.意象三人展》,JCCAC

馬桂順作品,《速寫.意象三人展》,JCCAC

馬桂順作品,《速寫.意象三人展》,JCCAC

原文刊於 Facebook。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