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攝影師的挑釁 — 窺視與影像

2018/12/5 — 12:34

吉行耕平《公園》

吉行耕平《公園》

【文:Iris Chung Yin Kwun】

拍攝者與被攝者的關係就像「同是天涯淪落人」,波蘭著名導演奇斯洛夫斯基(Kieślowski)早年拍攝紀錄片出身,他曾這樣說,「作為一 名攝影師有甚麼資格去拍攝別人的傷痕和私隱,即便如此,我也是介入他們的生活之中,承受同樣的傷痕。」攝影師拍攝別人的私生活時,是否將創作自由、表達自由的光環套上就能毫無顧忌地干預?在今年香港國際攝影節展出吉行耕平的《公園》,將偷情、性愛暴露於人前,挑戰道德底線。

今年攝影節以「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為主題,表達五十、六十年代日本社會的顛覆、粗暴,以及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公園》作品,正是吉行耕平蟄伏在公園內捕捉都市男女的野戰照片,展覽現場用黑布圍起的空間,讓觀眾用電筒「照田雞」看野戰的照片,似在還原拍攝時的情景。在旁還放置一本《公園1971-73》攝影集,刊出更多情侶親熱、集體性愛、疑似輪姦,亦有男性旁觀者加入趁機「抽水」摸女生的照片。將「偷窺」、「犯罪」推到極至,不敢引起連番思考,攝影者有何資格,或以甚麼職業道德拍攝這些照片?

廣告

吉行耕平《公園》

吉行耕平《公園》

廣告

有說吉行耕平用了半年時間實地考察才開始拍攝,作為攝影師他有責任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態,但面對侵犯私隱,以及縱容犯罪行為,是否也無動於衷?無可否認,吉行耕平也將自己介入其中,成為偷窺者之一,拍攝別人的性愛時,是否也同樣享受著這欲望之流。雖然他公開否認不是偷拍行為並表示,這些影像是日本七十年代的社會寫實檔案,記錄了那個年代的放縱,也紀綠了日本鮮為人知的一面。

但這本影集的出版,引來外界極大爭議,更連帶地提出了關於人性慾望、隱私與偷窺的議題,同時亦反映了影像本身存在的偷窺本質,以及攝影師與被攝者之間的矛盾與衝突,姑勿論爭議結果如何,但在職責和道德上如何取捨,應有更公平的看待。

吉行耕平《公園》

吉行耕平《公園》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2018-2019 獲導師吉暝水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