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攝記何柏基 — 鄉郊發展中消失的珍貴生態

2020/7/14 — 19:36

© 何柏基

© 何柏基

在最後一屆的橫洲大樹菠蘿節,攝影記者何柏基帶同他的作品「十四鄉的原居民 」即興展出。

何柏基說,他透過報道認識到橫洲收地事件,令他最深刻的是,居民從互不相識,到連結在一起對抗收地,申請司法覆核或到立法會出席會議,「因為失去這片土地而變得互相信任,感情濃厚,關係愈來愈親近。」

「以前香港的情況未去到現在這麼差之前,村民就要面對發展帶來許多嚴峻的問題。政府和發展商如何處理棕地、收地和起樓,除了破壞環境,亦對鄉村地區文化和村民的生活習慣置諸不理。」

廣告

居於新界十四鄉, 何柏基目睹鄉郊發展令環境遭受破壞,橫洲正在發生的事令他有着相似的感情。他說其實除了橫洲 、上水古洞 等新界東北發展區 和十四鄉,香港許多鄉郊地區都發展都很快,奈何大家的關注最近都落在社運和疫情當中,這些重要的議題往往容易被人疏忽。

今次他將展出約70張3R明信片大小的照片,展示十四鄉的物種和近年發展的情況,與觀眾分享交流當中的故事,「希望香港各鄉都有點聯繫」。

廣告

人類安樂窩令生物失去家園

「十四鄉位於馬鞍山及西貢交界,面向企嶺下海沿岸。」作品簡介寫道,「早年居民以漁耕維生,天然資源豐富,山林裡棲息了各式各樣的原居民,花、鳥、蟲、魚,還有耕牛的子孫。」

「新鴻基 地產與政府就馬鞍山西沙公路西貢十四鄉超大型住宅項目達成補地價協議,發展超大型住宅項目 ,佔地76.4公頃 ,供應9,500個單位,估計增加人口高達2.8萬……」

創作這輯照片的起源,是在8年前,何柏基剛搬到十四鄉居住不久,那時候附近的海星灣 還是個優美的沙灘,但不久他便目睹了沙灘變成了地盤,興建了烏溪沙 豪宅物業「迎海 」,這件事令他憤怒極了。他於是在沙灘以地景藝術的方式畫了多個螺旋圖案,來表達不滿和對抗。

何柏基感嘆,「人類不斷用自然環境換來安樂窩,卻犧牲了原居民的福址,亦剝削我們下一代認識和享受大自然的權利。」

在消失之前盡量紀錄

及後,他開始關注身邊的環境,拿起相機紀錄居於這裡的生態,「我家後面有條河,從前有文獻說河中有種特別的魚。大半年前,經過千辛萬苦我終於找到那條河,卻發覺河道乾涸了。」

最近河水復流,他觀察到這裡不只水裡的生物,還有全球只有2000隻、屬於易危品種的雀鳥。他說十四鄉背後的範圍是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 (SSSI ),「我常常想,是不是起樓工程令河流截斷了,我不是專家,但我想一直身體力行去紀錄和了解。」他特地上了生態導賞訓練員 課程,鞏固對各種生態和物種的認識,知道整個生態系統的運作。

從前他透過地景藝術和行為藝術去回應問題,但後來覺得不太適合,現在改以生態攝影盡量把將區內的物種在消失之前紀錄下來,除了十四鄉,接下來何柏基還希望關注香港其他地方的溪澗、河流和咸淡水交界的河口。「當了解得更多,認識到大自然中珍貴的東西,它們就正在消失。」

現在,何柏基正聯同十四鄉的區議員、幾條村的村長和牛牛關注組的義工,正在積極準備與發展商商議在建樓的過程中,如何與保育取得平衡,讓野牛和其他生態有一片棲息之地。

「我是悲觀的,或許改變不到甚麼,只好看着東西消失,但在拍攝和考察的過程,至少自己親眼見過,可以與人分享。」他說作為創作人,創作使他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不致迷失,「在沒有希望之中找到希望。」

「新鴻基 地產與政府就馬鞍山西沙公路西貢十四鄉超大型住宅項目達成補地價協議,發展超大型住宅項目 ,佔地76.4公頃 ,供應9,500個單位,估計增加人口高達2.8萬……」

「人類不斷用自然環境換來安樂窩,卻犧牲了原居民的福址,亦剝削我們下一代認識和享受大自然的權利。」

© 何柏基

「新鴻基 地產與政府就馬鞍山西沙公路西貢十四鄉超大型住宅項目達成補地價協議,發展超大型住宅項目 ,佔地76.4公頃 ,供應9,500個單位,估計增加人口高達2.8萬……」

「人類不斷用自然環境換來安樂窩,卻犧牲了原居民的福址,亦剝削我們下一代認識和享受大自然的權利。」

© 何柏基

黑斑園蛛
© 何柏基

黑斑園蛛
© 何柏基

繡花脊熟若蟹

© 何柏基

繡花脊熟若蟹

© 何柏基

扇角甲
© 何柏基

扇角甲
© 何柏基

© 何柏基

© 何柏基

攝影:© 何柏基
撰文:難分

【第四屆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2020】
日期:2020年7月11日(六)
時間:下午2:00至7:00
地點:元朗朗屏路鳳池村120號

活動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