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攬炒出新天 — 《大夜蕭條》的絕望與希望

2019/9/12 — 16:12

這個晚上,銅鑼灣鬧市再次被催淚彈的煙霧籠罩。朋友身處的餐廳擔心被波及,決定提早關門,他忍不住在社交媒體怒罵:「究竟是誰在破壞香港經濟!?」與此同時,「劇場工作室」正在排練一個關於繁華衰敗的作品:《大夜蕭條》。

身兼編劇、導演的陳志樺把故事設定在三十年後,因大蕭條而變得凋零的連鎖快餐店。其中,有四個從不光顧的長者,每天都在這裡怨天怨地,並欺凌人工智能管理的最後一個人類員工。

三十年後似遠還近,宣傳中提到的「皮光肉滑嘅老人家」、「AI奶媽」、「女性兒子」等元素帶有魔幻色彩,創作靈感卻意外地貼近現實。「人口老化加上土地問題,令長者的休憩空間愈來愈少,只可以在快餐店流連。於是我開始想像,未來大家會更長壽甚至青春常駐,然而寂寞、人際關係的問題要怎樣解決?長者關心和談論的話題會是甚麼?」

廣告

另外,他也留意到全球資本主義下,只有大企業能夠生存,中小企經營得愈來愈困難,引致貧富懸殊急劇惡化。「這個遊戲去到最後,只存在少數贏家,其他人都會被控制、被奴隸化。所以極致一點來說,要改變情況,應該將現行的金融體系徹底摧毁,讓社會重新洗牌。」

身兼編劇、導演的陳志樺

身兼編劇、導演的陳志樺

廣告

同樣地,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兼《大夜蕭條》演員余翰廷表示,令他最深印象的一場戲,是一群YouTuber因為無法維生,結果在房東逼迫下把他殺掉,將屍首吃得乾乾淨淨、灰飛煙滅。這種反霸權的呈現看似瘋狂,但也寓意一些制度到了極端,必然會被推倒,然後重生。「至於重生的東西會是甚麼?我不知道。而我們都要敢於不知道,才有可能發展出嶄新的世界 —— 有點像大家最近說的『攬炒』。」

如此看來,《大夜蕭條》在編劇擅長的黑暗氛圍以外,也預示了長夜之後的曙光?「哈哈!很多人說我的作品過於黑暗,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陳志樺解釋,自己早期的確寫過一些關於死亡、強姦的故事,但也為香港電台寫了不少單元劇、處境喜劇。另一方面,他近年較多探討未來議題,因此更著重資料搜集、舞台效果,而不再沉溺於文字。「每個人都有不同階段,年輕時通常比較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後來則希望世界變得愈來愈大,和更多事物有所聯繫。」

提到外面的世界,似乎無法迴避這兩三個月,香港經歷的社會動盪。當現實發生的事,每天都在扭曲我們對很多東西的看法,大家應該怎樣理解劇場裡的虛擬世界?「所謂未來,其實是由今天的社會一步一步轉化而成。身為演員,最初看到劇本時,我覺得裡面很多角色都非常扭曲,但一邊排練一邊看看香港,便會覺得將來絕對可能發生這些事情。」

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兼《大夜蕭條》演員余翰廷

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兼《大夜蕭條》演員余翰廷

編導則指出,正正由於發生了如此重大的事件,更應該令自己保持客觀,不要投射過多情緒,令作品變成純粹的發洩。「如果要反映社會現況,我會做另一個創作,或者用另一些渠道表達,甚至徹徹底底,到前線做一些應該做的事。但這個作品和當下的政治事件無關,所以我們只能謹守自己的專業,把本來想說的故事好好說出來。」

對創作團隊來說,一旦踏上台板,無論如何the show must go on。但對觀眾而言,外面槍林彈雨,即使進入劇場,也未必能夠全情投入 —— 這種情緒直接反映在票房方面,對不少劇團構成壓力。對此,余翰廷坦言理解,唯有盡劇場人的責任,演一台好戲,希望為觀眾帶來思考空間、滋養他們的靈魂。陳志樺則認為觀賞演出與關心社會沒有抵觸,譬如法國,即使出現黃背心或其他抗爭,藝文界依然百花齊放。「藝術或者無法改變政治,但可以改變人民對未來的看法,以及對人生的追求。就像希臘悲劇,令人大哭一場之後得以釋然,有勇氣繼續面對現實。」

如同《大夜蕭條》的英文名字:The Great Little Depression,當我城充斥著大大小小的壓抑和焦慮,隱身劇場的黑暗,看一個暗黑卻不絕望的故事,說不定可以找到稍為抽離、有趣的角度去預想未來。「讓我們一起鬥長命,才能看得更遠,看見那個美好新世界。」

——

劇場工作室《大夜蕭條》

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2019-09-27 ~ 09-28 ( 8:00 PM )
2019-09-28 ~ 09-29 ( 3:00 PM )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