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敢不敢忘記?

2020/6/4 — 22:03

《燭光》(作者繪)

《燭光》(作者繪)

繪本畫家 Eric Carle 生於 1929 年的美國,而他的童年卻在德國渡過。他在納粹的高壓政權中成長,而這個政權不容許現代藝術,包括抽象畫,整個國家只許創作寫實作品。然而,他的美術老師,卻偷偷地給他看一些被禁的圖畫,而且很欣賞 Eric Carle 那些擁有獨特風格、自由而寫意的作品。

我在想,平時喜愛天馬行空的我,如果生活在這樣的政權下,我是否仍會畫飛在天上的女孩、紫色的樹?我是否也會給學生看「被禁的圖畫」?

我很相信,當我面對利益或威脅的時候,我才會知道,我有多忠於自己。

廣告

1989 年 6 月,我是小學生,我知道北京有學生運動,我知道香港有「民主歌聲獻中華」。台上的人,都很強調那是愛國運動,都說支持遠方的學生。

2020 年 6 月,我們有多忠於自己?還有誰會唱「騰騰昂懷存大志,凛凛正氣滿心間」?我們會不會提及三十一年前的事?我們會如何定性當年的事情?

廣告

2030 年 6 月,也即十年之後,香港還會有多少燭光,我們還敢不敢說話,我們會敢於忘記,還是會敢於記得?

如果沒有族譜,我不知道我本姓富察,爸爸沒有說過,爺爺也不曾提過,我是真的看族譜才知道的。辛亥革命後,滿州人都在屠殺的陰霾下改名、換姓、換祖籍。一代又一代過去,前人不敢觸碰歷史,新一代便可能無從知曉。

有些甚麼,是我們不希望化為飛灰的?是我們希望下一代都曉得的?那麼,我們打算付上多少代價,去好好守護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