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子》還是要過的

2020/12/20 — 13:24

《日子》

《日子》

【文:關於單】

台灣電影《日子》(Days),是享譽盛名和獲獎無數的台灣導演蔡明亮的作品,此片入圍第 70 屆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最終拿下「泰迪熊獎」之評審團獎。只要蔡大導有新作,影迷就趨之若鶩,熟悉他電影的觀眾,都知道是來看什麼樣的戲,看影片的時候,大家的情緒都同時啟動了「孤獨」、「疏離」、「困惑」之模式。

《日子》從 2014 年開始拍攝,是在這幾年間累積了很多片段之中,最終剪接出來 2 小時多的長片。蔡導近年喜用的拍攝手法,意圖突破傳統電影框架,以影像記錄交代劇情,風格貫徹著他前幾部長短片如《行者》(2012)、《效遊》(2013)、《西遊》(2014)等。該片兩位主角,其一當然是蔡導預用演員李康生,另一位是來自寮國的新面孔亞儂弘尚希。劇情描述一位病者和一位外勞相遇的故事,全片幾乎沒有對白,大部分時間只見二人都默不作聲過著自己的日子,一個為生存而治病,另一個為生活來打工,二人相遇在一場按摩服務,同時互相為對方解決寂寞。蔡明亮透過影像美學、電影語言、角色代入,為觀眾帶出一個訊息,就是無論生活是怎麼樣,儘管是寂寞,是艱苦,是煎熬,日子還是要過的。

《日子》電影海報

《日子》電影海報

廣告

自從武肺 (又名新冠病毒) 殺到,在這擴疫之年,很多人都感到孤獨、疏離、困惑,時刻緊記要保持社交距離,而社會限制了人數,限制了活動,限制了出境,很多行業亦受經營限制,疫情一直未能受控,政府施行的政策又飄忽和失行,漸漸人們開始進入了麻木的狀態,生活上越覺變得枯燥乏味,學生們停課,有些人 work from home,有些人失業......變成大家都多了留在家。電影的畫面帶出的孤獨與疏離,這刻正好給予觀眾代入感,迷惘的人生只得眼前所見而沒有將來打算,現在只能自我安慰的說一句,無論擴疫到何年何月,日子還是要過的,但要到什麼時候疫情才結束,可以好好過日子呢?暫時找不到答案,蔡明亮的《日子》也沒有提供答案的啟示。樂觀一點來看,留在家多個月,從來都不進廚房的你,是否嘗試 (或被迫) 學懂了煮飯炒菜而感到自滿?一直不懂網上理財或購物的你,現在是否操作自如?閒時收拾雜物,有否發現一些久違了的東西跑出來而感到驚喜?整理書櫃時,原來有很多書買了一直沒看,是否終於有時間看而豐富了知識?還有,多了見家人或同居者,是否增進了彼此的感情?或者疫症是上天給予大家的「懲罰」,在接受這無可奈何的「休養生息」,除了面對一次重大挑戰,也是思考一下人生的時候。

廣告

《日子》的兩個角色:病者和外勞,他們每天過著納悶的日子,心裡總是若有所思,不知道有什麼打算,也不知道將來會如何。病者送了一個小小音樂盒給外勞,看到這份小禮物,聽到輕輕的音樂聲,感到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可以憑這樣拉近了一點,也許為觀眾傳達了一些自癒感。在疫情期間,大家可嘗試送一些小禮物,或送上一句祝福問候語給很久沒見的親友們,相信可為對方給予一份溫暖感。無論如何,日子還是要過的。

作者簡介:文學碩士,藝術及文字工作者。看了什麼寫什麼,說天說地說空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