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日諾獎文學獎公布 最接近獎項的不是村上春樹,而是她?

2020/10/7 — 13:53

左:多和田葉子、右:村上春樹,圖片來源:Thos Robinson/Getty Images

左:多和田葉子、右:村上春樹,圖片來源:Thos Robinson/Getty Images

明天便公布新一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萬年陪跑的村上春樹在英國博彩公司預測榜上排第三,與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並列。而第一位則是加勒比海法國屬地 Guadeloupe 出身的 83 歲作家 Maryse Conde;次名是俄羅斯作家 Lyudmila Ulitskaya。

每年輿論都要討論一次村上「大熱」,儘管作家本人謂爭獎似跑馬,不願多談。雖然國際間村上春樹獲獎呼聲甚高,不過日本風景卻多少不一樣。幾年前,有日本傳媒曾做網上投票,問讀者是否覺得村上 2017 年會獲獎,超過九成人說「不覺得會」。結果多少反映這位作家在日本人氣雖旺,讀者數多,但與他在西方的評價相比,仍有頗大距離。

事實上,今年有不少日本傳媒都轉而討論另一位上榜日本作家,多和田葉子。《產經新聞》曾有一篇報道,標題更將多田和葉子形容為「最接近諾貝爾獎」的日本人。村上粉睇見,想必很尷尬。

廣告

為甚麼多和田葉子會比村上春樹「更接近諾獎」?這和兩位作家的日本語言色彩有很大關係。築波大學名譽教授黒古一夫曾說,「諾貝爾獎重要的不是『人氣』,而是文學中蘊含的訊息」,「無法不認為村上春樹文學的『無國籍性』,正是其缺點/弱點所在」。

「無國籍性」,向來是村上春樹文學的一大話題。村上春樹作品很少談論日本文化,卻往往大量引用西方的視覺藝術、音樂、電影,就連酒,角色們都是飲 Whisky 而非清酒、焼酎。翻譯家 Stephen Snyder 曾撰文《村上春樹效應 (The Murakami Effect)》指,村上春樹被西方(特別指美國)捧紅,原因之一正是作品大幅脫離其日文原文盛載的文化,而更接近美國對日本文化的想像。他指出,日本在 1980 年代經濟泡沫爆破後,開始從工業及科技產業大國,轉型為輸出文化資本。「本田與 Sony 被 Pokémon 與動畫和壽司取代」。這時代冒起的村上春樹,就是 Pokémon 與動畫與壽司的一員。

廣告

與村上相比,多田和葉子這個名字,在中文世界幾可說是名不經傳(剛在網路搜了一下,博客來只搜到多田多美惠的著作《葉子博物館》)。在英語世界雖然不至無人聽聞,但名氣肯定遠比村上薄弱。然而多田和葉子的作品卻往往將日本作為一個主體,搬到世界舞台討論。現居於德國的她說,「因為在海外,所以經常會意識到國『境』的議題。過境查護照時強烈的緊張感。很多時候小說題材就在那一瞬間構想出來。」其作品之一的《献灯使》描述大災難後處於鎖國狀態的日本,主題是全球化的日本語言與西方不接軌。其近作《地球にちりばめられて(鑲嵌在地球)》,則講述主角在外國留學的時候,故鄉的列島突然消失。這些作品的用意,彰彰明甚。

名古屋外国語大學教授沼野充義說,「二十世紀亡命作家大多數都是因為政治問題不得不出國。多和田 SAN 的情況則是,為超越國家與言語的框架,自己選擇以文學的方式『逃亡』。如何能不受一種語言和文化綑綁而創作呢?她在嘗試回答這個問題的同時,也引出了日本語言的嶄新可能性。」

明天諾獎文學獎便揭曉。若結果果然是多和田葉子獲獎,那某程度上也清晰反映了評審的價值觀,村上大概是無機會了(雖然他自稱也不在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