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經昇華提鍊的談不上藝術

2021/1/28 — 10:53

一幅「不太像風景的風景畫」之細部(原作4X12呎  2020年)

一幅「不太像風景的風景畫」之細部(原作4X12呎 2020年)

也許這些日子一直專注描繪「不太像風景的風景畫」,結果久蚤思動,默默地衍生了改變創作味蕾的欲求,某一天忽然冒泛起素描人體的念頭,此所謂「牽一髮則動全身」,無端引爆了一場心靈茶杯的小風波⋯⋯ 記憶所及,最後一輪正經八板面朝人體寫生的耳濡目染,大概要追朔1982年在東京藝術大學求經問道的日子,每天早上九點鐘至午飯時間,大學院各個研究室的同𥦬們都會聚首模特兒跟前,各自通過與謬思女神(Muses)之審視,渴望發掘到與眾不同的感觸,頗見各施各法,熱閙非常,當中亦有部分學員,坦承對解剖不復抱有興趣,或者早就滾瓜爛熟而婉拒赴宴。

原先在中文大學藝術系雖說也曾塗鴉過多少人體模寫,基本上掌握了一定技巧,可惜一旦時空逆轉,對應住一群日本藝壇未來精英,由於地域水平呈現差距,捉襟見肘之人確實有股既不愉快又自慚形穢的不良鬱惡感,每天清晨自然要乖乖準時把畫架扛往教室角落,聚精會神,努力三省吾身,期望能夠盡速剔破和逾越這組心理障礙,方可立地成佛。

廣告

這麼一說,又差不多在重演四十年前瑣事,於驚訝中既往的聲色犬馬彷彿歷歷在目,莫非人老去總愛緬懷昔日情愫;無論如何依循現實角度進發,炮製「風景畫」自由度極寬,只存在整體構圖和造型等考量⋯⋯ 既然當代藝術不在乎拍照式攝影紀事,憑誰也不願苛索跟現場環境百分百配對,言下之意即大夥早不再關注表徵貎似,何妨喚作一幕形而上「美」的角逐吧!然則當主旨移師「身體髮膚」,描畫之際便莫明奇妙地猶豫起來,說穿了不就是身架子擁有一定構造、模樣和規律,無疑一組客觀的條件限制,絕不允許畫家們放浪形骸,容不得天馬行空,任性把漂亮的model抹黑成豬崽吧!

廣告

俗語說得透徹,人總會執筆忘字,於遲疑與模稜兩可糾纏中我誤落茫然悵惘,愣着下不了手,只平白眼瞪着案頭,拚勁沈呤該如何妥善處理「身體昇華藝術」這議題?折騰於郁悶跟躊躇的抽像空間裏,一個盛載着明媚陽光的大清早慘遭滿腦子胡思亂想消磨殆盡。

感謝性格的執拗,隔天未到靈魂竟頃力將肉體拉扯回談判桌上,重新把先前撮寫得不甚暢快的草稿全抖出來,仔細檢視,經歷痛定思痛的三思,決計再度白描一趟,不過這回合必先唾棄構圖色彩等惱人煩憂壓抑,爽性聚焦軀幹鋪陳擺設(譬如該當安排入冊頁什麼地方,套路怎樣開展)、漂亮造型和運筆韻律⋯⋯ 圖畫其實有點兒像學習踩踏自行車,童年時翻車𨄮跤的經驗

窮一生受用;由於撂下了人體描繪必須晉級藝術的(預設)心理負擔,放下身段,從前對四肢的模仿及觀察訓練接踵而至,事隔經年又未曾接軌的陌生於瞬間一掃而空,眼底只賸餘紙章跟墨香的互動,筆走龍蛇,沙沙作響,頗覺意到筆隨,得心應手,好不愜意,最後終於明白前輩們傾力吶喊那「台上一分鐘,階下十年功」的含義,真箇不無道理。

不過話分兩頭,附録的人體素描算不得深思熟慮的藝術創作,充其量只能視為另一組溫故的急就章,僅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