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末世未境》:一次有關展能藝術路的思索與開拓

2021/2/25 — 18:28

(資料由客戶提供)

藝術路,本來都不易走;倘若要與身心障礙者同行,困難也許更多。澳門藝術家、石頭公社團長莫倩婷(Jenny)在一次機緣巧合下,開始接觸有關身心障礙者的戲劇教育工作,由一開始雙方完全無法溝通,到現時彼此一同創作、一同演出,一步一腳印慢慢開拓展能藝術的世界;除了透過藝術協助身心障礙者認識世界、參與社會,享有他們的基本權利,Jenny在過程中亦獲得反思藝術及人生的可貴機會,也許就是這種教學相長、施受共贏的難得體驗,在過去十多年一直推動著她努力不懈,邁步向前。

廣告

展能藝術並非什麼全新事物,不同機構團體會有不同實踐,Jenny發現當中有些不妥,「去看身心障礙者的演出,通常(他們)都是被安排的,例如在飯宴上跳一隻《小蘋果》,演出本身是可看可不看的,觀看者往往都是帶著同情,需要留意的是,同情心其實不等於同理心。」對於Jenny來說,當身心障礙者參與藝術時,外界不應該純粹視之為一種公益活動,背後牽涉考慮遠遠超出這個層次,「當邊緣化的身體成為重點,等同給予了他們一種話語權,當中可能會有爭議,包括『演出的可觀性在哪裡?』、『要以什麼審美標準看待?』等等。」Jenny形容,上述種種思考都是涉及「一種審美光譜被拉闊的過程」,「因為大家都不習慣,都未看過這種身體。」

回想起一開始接觸有關身心障礙者戲劇教育工作的經歷,她坦言自己都同樣懵懂,「第一次上堂時也是一場災難,帶領遊戲時完全無法get到attention,小朋友又跑又喊,大家完全溝通不到。」當時是2008年,主力身心障礙者體育服務發展的澳門特殊奧運會計劃開拓展能藝術工作,找到了一直從事戲劇教育的Jenny,她當時全無經驗,花了一段頗長時間慢慢摸索,發現關鍵不在於外在工具,反而內在心態才更重要,「訓練舞者、演員所用的練習、方法、遊戲都差不多,缺乏的不是工具,而是耐性,包括重新調整自己對achievement 的expectation」,Jenny解釋,以往為健全人士設計課堂內容時,通常都有短中長期要達成的目標,當對象換成身心障礙者時,工作步伐也要好好調整,「例如需要多少課堂就要做到什麼成果,身心障礙者並不是不可能做到,只是我們不可以使用慣常的時間觀去量度,我在過程中都一直學習。」

廣告

《末世未境》劇照

《末世未境》劇照

每次上課之前,Jenny都提醒自己要有充足耐心,久而久之,她慢慢找到一種和身心障礙者同行的節奏,亦開始見到藝術教育在當中發揮的作用,例如其中一位以往對空間感覺不太敏銳的學員,「(以前)可能揚一揚手都會撞到幾個同學,然後(現在)慢慢開始sense到其他人的位置,聽起來好像好簡單,其實都要work半年時間,透過exercise利用眼神建立默契,以及加強與空間的溝通等等」;另外一位中年學員,本身行動及表達能力均稍遜色,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練習,情況都有大幅度的改善,「我不會說戲劇改變了他,反而是藝術為他提供了具有話語權的空間,相信他平日只是處於非常缺乏自信的狀態,我反而更加好奇他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怎樣的打壓,拿走了本來屬於他的流利、他的俐落。」

《末世未境》劇照

《末世未境》劇照

除了協助身心障礙者改善個人能力,Jenny相信藝術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大家都知道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除了促進就業、平等參與文化藝術等等,它的涵蓋範圍其實很闊」,其中她份外關心在社會及政治方面的實踐,「到底可以怎樣做到?是否成功投了票就算數?社會上一般所謂的參與,往往都是重量不重質的,我相信至少要讓身心障礙者有機會去talk about it,找到自己的position,找到一個切入角度」,帶著這種期望,Jenny開始在創作路上作出不同嘗試,《末世未境》(The Never-ending Task of the Moment)正是其中一個實踐,她引領著一班澳門的身心障礙者走入劇場,聆聽他們的真實聲音,「涉及社會變化、世界變化,包括疫情、澳門即將來臨的立法會選舉,以至香港過去一段時間的社會事件等等」,透過不同練習,Jenny了解到他們的興趣所在,從中抽取創作素材,逐步建構出演出的框架。

莫倩婷 Jenny (右三)慢慢找到一種和身心障礙者同行的節奏。

莫倩婷 Jenny (右三)慢慢找到一種和身心障礙者同行的節奏。

《末世未境》是由石頭公社和澳門弱智人士家長協進會合作創作,最核心的提問是「若生活大部份時間皆由別人安排和決定,那麼誰擁有說故事的話語權?誰的聲音一直被忽略?」作品剛於今年1月中下旬在澳門城市藝穗節的節中節Todos Fest!中順利上演,Jenny透露,同一班底將會繼續發展這個創作意念,並初步計劃於今年5月在澳門藝術節上演相關新作。

《末世未境》劇照

《末世未境》劇照

回首過去十多年與身心障礙者同行的藝術路,Jenny亦自言獲益良多,讓她對藝術有了不一樣的理解及想像,「身為藝術家,不論是創作或者排練,總是好期待『有結果』,要有東西呈現出來讓人見到」,但是這種期望並不一定成立,「好多時面對身心障礙者的創作,你就要去接受他們的pace」,Jenny坦言自己都是心急的人,學習空間正是由此打開,「怎樣去平衡artist ego呢?不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對方身上,自己都要不斷調整,每日學習」,她進而總結:「藝術是或長或短的transformative process,有時快些有時慢些⋯⋯如果連藝術都包容不了這種差異,社會又如何能夠行前一步,這是我和他們同行中,一直喃喃自語去問的問題。」

《末世未境》劇照

《末世未境》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