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不易 葉曉文

2020/11/13 — 9:06

葉曉文不是自然學家,但她能隨時隨地把動植物的故事娓娓道來。

葉曉文不是自然學家,但她能隨時隨地把動植物的故事娓娓道來。

文:黃嘉瀛

葉曉文的英文名字是Human,我聯想「Humanity」,人文精神在她的畫作和書寫中,躍然紙上。

曉文畢業於嶺南大學中文系,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畫畫和寫作都是她擅長的表達。她與自然環境有特別的連繫,無論宏觀的大樹美景,或是微觀的小宇宙,物種之間的相似和差異,自然生態的多樣性總是讓她有所啟發。她由個別物種出發,再循物圖鑑作資料搜集和研究,配以古文詩經中對物種的描寫,從而開展散文或小說書寫,以及類近博物畫的水彩細描。

廣告

大千世界上億成萬的物種,曉文尤其專注研究二千多種香港動植物品種,如大白茅、以及一切以「香港」作命名的動植物。在動盪和遷徙不斷的時代,大部分動植物或因先天條件,始終植根原生地,共存共生,齊上齊落,直至絕種,消失殆盡。曉文用小說載體處理已經絕種的香港原生動植物,多少因為現代人只能根據有限的史料幻想那些事物的模樣,虛構的情節滲著曾存的事實,物種驟然於字句中重生。

柳宗元的《種樹郭橐駝傳》寫到:「其蒔也若子 ,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茂之也;不抑耗其實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說明上佳的種植就是讓植物循生長天性發展,不妨礙、不強求,學習、理解和尊重生物的本性,方為愛樹之道。當中的「土易」解土壤都換成新的,有違植物生長原理,必不適應而凋零。物種在某地出現並植根,皆有其必要性。

廣告

香港土生土長的原生物種,她總愛以自然文學的角度,如數家珍地書寫與繪畫牠們的美好。

香港土生土長的原生物種,她總愛以自然文學的角度,如數家珍地書寫與繪畫牠們的美好。

曉文的藝術創作深明「在地 In-Situ」的重要性,走遍香港山野,駐留偏遠村莊如客家梅子林,親身看見每種香港原生物種,每次的相遇盡是偶然和心血的結晶。她身體力行用五感觀察和感受尚存於港的物種和文化,一字一筆皆顯其之於香港大自然由衷的愛護和欣賞,且由純粹的紀錄推展到對此時此地的社會反思和領悟。

《種樹》一文最後寫:「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大自然從來都是人類的老師。葉曉文以最崇高的人文精神,傳承這片屬於每位香港人的土地,泥如塵、樹如林,前人植蔭,分吋都來得不易,亦望世代百年不易。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15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曉文的藝術創作深明「在地 In-Situ」的重要性,走遍香港山野,駐留偏遠村莊如客家梅子林,親身看見每種香港原生物種。
 

曉文的藝術創作深明「在地 In-Situ」的重要性,走遍香港山野,駐留偏遠村莊如客家梅子林,親身看見每種香港原生物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