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音影實驗所 · 3】導演葉文希、陳安瑤、盧鎮業:在虛構裡尋回現實的秩序

2018/9/25 — 12:43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編按﹕本文介紹 PROJECT KEEP PUSHING 中導演葉文希、陳安瑤及盧鎮業的作品。

PROJECT KEEP PUSHING 是本地獨立樂隊 tfvsjs 鼓手 Anton Fung 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聯手監制的音樂影像創作項目。項目邀請 7 位導演,包括《十年-冬蟬》導演黃飛鵬、盧鎮業、陳安瑤、方曉丹、葉文希、陳巧真、徐智彥及紀錄片導演姚加睿參與,取材 tfvsjs 的純音樂作品,再做影像創作;而 Anton 則會就選取的音樂再作重新編鼓演出。《立場新聞》將於本小專題分別報道各導演的作品,帶大家一探其背後的創作歷程。

關於 PROJECT KEEP PUSHING 詳情請看此

Anton Fung x 葉文希《之/between/間》

想像失去自由的人對自由的想像 —— 這是 PROJECT KEEP PUSHING 導演葉文希,為其影像作品下的註解,選曲收錄於 tfvsjs 第一張專輯《equal unequals to equal》中的〈之/between/間〉。

廣告

「選這首歌的原因,是因為我想揀的作品都被其他導演選了(笑)。我一向有聽 tfvsjs 的歌曲,偏好節奏明快的作品,相對之下〈之/between/間〉算是一首較慢的歌,我要再嘗試投入和感受。」

廣告

葉文希畢業於浸大傳理數碼圖像系,2014 年鮮浪潮 (公開組) 作品《飲食法西斯》的導演、「暗流體:徐世琪的科幻創作實驗計劃」作者之一。《飲食法西斯》藉人類飲食文化,以隱喻的手法述說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延伸出社會強弱權力之間的衝突;「暗流體」的創作以科幻小說來構想香港未來。

 葉文希:「這次創作,自己的身份是導演,但我感到真正與音樂在對唱互動的,其實是攝影師。」

葉文希:「這次創作,自己的身份是導演,但我感到真正與音樂在對唱互動的,其實是攝影師。」

這次音影創作中,葉文希亦從科幻角度切入,影像內容概念取材自一美國短篇科幻小說《離開歐麥拉的人 (The Ones Who Walk Away from Omelas) 》。小說講述「美好快樂的世界」歐麥拉城,有一個地牢困著一位「不正常」、「被指會破壞美好」的孩子。城市內的人都知道這孩子被困於地牢,同時相信若把這個孩子放出來,他們的「美好世界」就會被拆毀。

葉文希說:「小說中,有童心未泯或同情這位孩子的人,他們想離開這城市,找尋一條新出路,但沒有說要去哪裡。這是故事留下的一個重要思考題:在一個這麼美好的世界,卻仍有人受苦。」他帶這道思考題到這次音影創作中,將鼓手 Anton 和演員歐陽駿化做囚犯,受困於廢屋中。

Anton 說:「我有時練習這首歌,都有閉著眼去打,專注處理聲音和節奏上的層次。這次拍攝,我跟導演說自己有這個習慣,決定是就試蒙眼打的效果。真的連輕輕開眼也不行,很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Anton 說:「我有時練習這首歌,都有閉著眼去打,專注處理聲音和節奏上的層次。這次拍攝,我跟導演說自己有這個習慣,決定是就試蒙眼打的效果。真的連輕輕開眼也不行,很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雖然原著故事中,當主角逃離這間屋,美好世界就會毀滅。但在作品中,我和創作團隊想轉換理解『美好世界毀滅』的角度。毀滅的意思,可能只是針對一些強權者而言。」

以鏡頭的不確定性帶動創作

「作品故事背景設定囚犯被困,我和製作團體要思考,當中的感受是如何呢?我們都知道,這個世界有好多不同被困的個體。」 囚犯成為作品中象徵「受困」、「被約束自由」的代表。「這次作品不可以定義為普遍所理解的 MV。選歌本身是一支很純粹的音樂,而我們參與創作視覺的部份,也變得要很高原創性;即使有故事,也不能太直白說出來,要用很多不同的道具、視覺元素去配合。」囚衣、腳銬、頸上的索繩 、囚犯用的食具、鐵匙,還有影像投映,都是導演以物品和圖像來建構故事的嘗試。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作品有很多移動的鏡頭,甚至是不住搖晃或上下倒置的,這都是拍攝取鏡時的隨性。「我跟攝影師說,我們會否以手提攝影機的方法拍攝,做一種容許『犯錯』的鏡頭。當然,手提拍攝都可以好穩定的,但我們用的那部機好重,攝影師疲憊的話會有些郁動,但我很多時選了那些鏡頭。」

 

在最尾一幕,囚犯以鐵匙敲打牆上的鐵箱,似乎向外界發出他僅餘的聲音。葉文希說:「我們到現場後,試聽過試整間屋不同角落的聲音,最後感到鐵箱的效果最好。」

Anton Fung x 陳安瑤、盧鎮業 《Mask》

另一組影像作品 《Mask》,由獨立電影導演兼演員盧鎮業及雕塑創作出身的陳安瑤聯合導演。陳安瑤說: 「〈Mask〉是 tfvsjs 早期的作品,我習慣跑步時會聽他們的作品,這首歌很帶動到我。」 全曲有一連串密集的㪣擊節奏,盧鎮業補充:「我感受到這首曲其實有一種溫柔, 同時有些節奏和感覺是起伏的,但是一些很有條理的情緒牽動。歌曲的推進好像一層層拆開。在影片中,我們想呈現在重覆中生出一些變化。」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被推倒散落一地的選擇
她恐懼,照常營業;失神,尋幽探秘;迎接,與失序共舞
或許她會知道命運時光屋的秘密
但沒有回來通知大家的機會
—— Anton Fung x 陳安瑤、盧鎮業 《Mask》簡介

​作品場景設定在一間零食店,售貨員如常處理店務,卻發現店內正發生一些不尋常的事。她從蛛絲馬跡,搜尋連串怪事的源頭,連串失序背後,愈走愈入,愈摸愈深......

這次創作,二人特別提到製作團隊在視覺美術設計上的功夫。

盧鎮業說:「美術部的組合好有新鮮感,因為大家都不是做影像美術出身的,有些人可能是教書、從事視覺藝術的。作品想多運用顏色的效果,而 Anton 會身處於兩個不同的空間表演,所以我們在每個空間都嘗試運用較容易產生視覺衝突的顏色配搭。」 如紅對綠、藍對橙,還有排得密密麻麻和過份井然有序的貨品,塑造出一個介乎現實和虛構的空間。

導演盧鎮業(左)及陳安瑤(右)

導演盧鎮業(左)及陳安瑤(右)

創作不限於形式 尋求個人突破

陳安瑤指,她以往做的創作都是很獨立的,是自己埋頭苦幹去做一件事。「但拍片要跟好多人合作,要讓他人明白構思,才令他們可以幫到自己。另外,我一向做的是立體(雕塑),但影像是平面,並要經過鏡頭、剪接等,才傳遞到給觀眾。」

陳安瑤說:「Anton 在片中的角色,就如一個命運的接線生,高潮起伏,會令到主角遇到不同的事。」(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陳安瑤說:「Anton 在片中的角色,就如一個命運的接線生,高潮起伏,會令到主角遇到不同的事。」(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相比下,盧鎮業較陳安瑤有更多拍攝經驗,「這次拍攝製作所涉及的人手,是我過往個人影像創作之中最多,甚至是總和都不及。我過往多是拍紀錄片,拍攝時蠻習慣應用到現場的資源和大家的互動。我要思考的是如何進入那個有事情發生的現場環境,但這一次是由零到無。記得第一次入廠,空間很大而沒有任何東西,當時都不知道如何控制。」

「其實無論拍片或做演員,我不想有個框給自己,要不斷試新事物。」


文 / 蔡寶賢   攝 / Nasha Ch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