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的影評教訓

2020/1/20 — 12:02

Richard Jewell 劇照

Richard Jewell 劇照

奇連伊士活的《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Richard Jewell)好戲,殆無疑問。不過好多西方同本地評論(合格嘅又好、唔合格嘅又好),都對影片裡面個女記者用性同FBI個探員嚟交換後者調查緊朱維爾嘅資料呢段戲,有好大爭議,主要係批評奇連伊士活抹黑女記者,甚至引申到去侮辱女性嘅層面。

唉,又係PC(政治正確)作怪!真係悶到嘔!

事實係咪咁(影片改編自真實事件)可以爭議,但電影係drama,即使素材取自真實,改編依然可以容納到fiction,我覺得唔係大問題。聽講當事人家庭(女記者已經死咗)告緊影片公司。呢啲嘢我地可以等法庭解決。

廣告

段情節放番喺套戲裡面,就一啲問題都冇。

睇戲要睇埋context。我地不妨睇下編導賦予咗啲乜嘢context畀女記者呢個角色同呢段情節。

廣告

首先,個女記者其實唔係乜嘢資深名記(佢工作分報紙都係一份地方報),甚至可以講,佢係一個冇乜能力嘅記者。證據一:佢成晚喺爆炸現場採取嘅「採訪」手法,其實就真係呢度八下嗰度flirt下咁,幾冇水平下;證據二:佢攞到堅料番報館之後,第一時間係叫坐喺對面嘅鬍鬚男記幫佢執筆。好明顯,佢文筆唔會太好,更加唔係主筆;證據三:報館老編睇完篇稿,並冇即刻被說服。結論:為咗爭取表現、為咗上位,用上床嚟交換猛料(注意:呢單係真正嘅猛料,唔講得笑,因為件爆炸案轟動全國!)喺新聞道德上、職業操守上當然唔啱,但就可以理解。編導咁安排其實已經畀咗充分解釋。

除咗咁,我覺得中間仲有個個人道德價值嘅差異。我相信喺外國,個女記者同探員上床唔係咩道唔道德嘅問題。對一對成年男女嚟講,好尋常。更加上個女記者係單身,有佢選擇性伴侶嘅自由,冇必要因為咁寫佢就斷定話創作者唔尊重女性(起碼我唔會話佢水性楊花、人盡可夫囉)。

更重要嘅,如果呢個係個不道德交易,一定要指出嘅,就係佢係mutual的(即係等如行賄一樣,雙方都有犯罪動機,都可以被定罪),而且嚴格嚟講,個聯邦探員嘅罪更嚴重,因為佢知法犯法。

事實上,故事越發展落去,就越清楚顯示出呢個探員先至係成件事真正嘅黑手。即係話,為咗盡快破案、為咗證明佢地FBI嘅英明神武,當呢位Agent Shaw將朱維爾鎖定咗係疑兇後,佢嘅方法就係不惜一切咁,一方面「誘導」朱維爾自投羅網,講一啲不利自己嘅口供,另一方面就係「羅列」一啲滿足、符合佢嘅推斷同理論嘅證據,去為件案定調,就算自相矛盾都死雞撐飯蓋,譬如開頭話朱維爾個家庭、成長、教育同工作背景完全具備咗係一隻「lone wolf」嘅典型特徵,但之後又忽然拉埋佢個老死,話佢地係打孖上嘅同性戀拍檔(無非係同性戀呢個身份又符合咗一般人心目中嘅罪犯形象)。呢度要強調嘅,係後來指出呢份矛盾嘅不是別人,正正係女記者!當FBI終於發信畀朱維爾,黑子白字咁話終止調查佢嘅時候,Agent Shaw仍然咬牙切齒咁,話自己堅決相信朱維爾就係兇徒!由此可見,影片提出嘅最大控訴,就係狂妄傲慢、濫權亂捕嘅警隊(仲係FBI),從來冇轉移過視線,將冤案嘅責任推咗落女記者身上。

(另一個細節,係FBI搬番啲搜證畀朱媽媽嗰場。後者第一樣拎起嘅嘢,係一隻用嚟載食物嘅保鮮膠盒。朱維爾又兩次問Agent Shaw,到底喺朱媽媽啲保鮮紙上發現到乜嘢罪證 — 可想而知,FBI係幾咁想砌朱維爾生豬肉。)

相反,我會以為劇本對女記者嘅描述其實十分公平(fair)。佢立咗功之後,成間報館向佢鼓掌,不過劇本就連一句對白都冇要佢講,冇誇張佢嘅自我感覺良好。雖然劇本冇exactly寫得好白,但觀眾有理由相信女記者嘅報導,應該冇將Agent Shaw放嘅料再加鹽加醋,又或者歪曲作假。換句話講,女記者嘅報導本質上係「忠實」嘅(佢係真心相信 — 亦冇理由唔相信 — Agent Shaw嘅說話),直到Bryant(律師)帶埋朱維爾去報館鏟佢,嗰一刻佢先至有疑竇,結果係當晚就實地去現場計算一下放炸彈同打電話嘅距離同時間,從而質疑Agent Shaw嘅說法。佢一開始冇咁做,可以係因為蠢(佢唔聰明係真的),但更大嘅可能性係佢心急(要鬥快)、未夠班!朱媽媽嘅記者會上,佢偷偷垂淚,則證明佢有悔意,而且心地同出發點都唔係壞。所以,話創作者唔尊重女性、刻意詆毀,係咪有啲過猶不及呢?

始終都係嗰句:做人也好,評論也好,PC上身、上腦,係會死人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