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振宇:年輪起舞

2020/11/6 — 9:17

先有身體,才有舞蹈。身體是本,是每個人的根本。如年輪。李振宇如是說。

先有身體,才有舞蹈。身體是本,是每個人的根本。如年輪。李振宇如是說。

文:查映嵐

在劇烈加速的商品社會,有一種萬人膜拜的宗教叫「新」。一切都是新的好。舉頭望廣告燈箱,低頭望手機屏幕,處處提示著重要教條:電話要每年換新機型;過季的衣服就果斷處理掉吧,反正最近流行「斷捨離」;頭臉身體可惜無法換新,但還好有無數抗衰老抗皺淡斑塑形逆齡產品救助,於是人得以將衰老的時刻盡量推遲。

但老去的一天終究會來臨。人年歲愈長,存在感愈發稀薄,面目愈發模糊,終於活成一片片薄面紙。正如編舞家李振宇所說,在他印象中,「長者」彷彿千人一面,「晨運、飲早茶、買餸、湊孫、行街、打牌」,僅此而已。盡責的面紙沒有欲望,沒有過激的情緒,沒有不合時宜的意見;陽光可以穿透的,接近半透明,落在路旁,無人會多看一眼。

廣告

「衰」與「老」,並駕齊驅,但是否必須如此?身體上的「退化」,可不可以僅是「變化」?人都是如花般匆匆凋零,抑或也可以如酒般愈老愈醇,如樹般穩固、清涼,且樂於蔭庇他人?李振宇帶領《身體年輪》舞蹈工作坊,將老人的身體想像成樹木,與世界接觸的痕跡層積成年輪,其中蘊藏的是獨一無二的生命軌跡。

工作坊以「danceless」為綱領,撇開技巧,也不採用預先設計好的舞步,而是從動作遊戲出發,讓參與者在享受集體遊戲的同時,重新探索身體的可能。過程中,眾多老年人專注地舉手、邁步、跳躍,臉上都掛著小童般的笑臉。其實動作都是他們天生就懂的東西,但正如其中一位女士說,她將這些埋藏很久了;而李振宇的工作,就是將這些靜靜藏在年輪間的事物挖掘出來。

廣告

一個集體創造的作品將從遊戲間誕生。也許它將會刷新一些觀眾對舞蹈的想像:舞蹈不一定牽涉專業的技巧、優美的形體,舞蹈其實是很原始的本能,畢竟無論是快樂、憤怒還是憂傷,人總會有種想要通過肢體表達的衝動。有身體就好——不管有什麼條件和限制,只要有身體,誰都能跳舞。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8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