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東龍《日課》:重新看見香港

2021/1/22 — 8:06

作者:波利

黃竹坑如非必要波利甚少前往,事實上亦因此錯過了很多精彩的展覽,而這次畢竟是東龍前輩的展覽,抵着長途跋涉亦要前來參觀。楊東龍是70年代寫實派的代表人物,自學成才的故事津津樂道不必波利多談。但若要真的下一個分類我會說是《百年孤寂》式的魔幻寫實。

工廈中的刺點畫廊是中環畫廊望塵莫及的大,展出多幅大畫仍是綽綽有餘。轉過清雅的主題牆便是兩幅《玻璃窗》的炫技之作,東龍前輩其中一樣令人深刻的地方是每一粒瓷磚都會去細畫,親眼目睹更是震撼,恐怕一幅畫畫一年之說是所言非虛。事實上展覽中很多畫作都存在瓷磚的元素,分別去看會發現處處各有不同。

廣告

楊東龍 – 窗玻璃四號

楊東龍 – 窗玻璃四號

廣告

所炫之技豈只細雕玉琢,窗玻璃玄妙之處是看着你會發現畫面很深,深是指長闊以外的第三維度;平時的畫面編排一般是前中後景,但楊的作品中令人眼花撩亂的景物似是一層又一層無窮無盡的遠望。更甚的是透過半透明的玻璃鏡,空間的複雜性再以幾何級數上升,似乎觀眾背後有形成了另外一個空間。一般的景物畫之中都透過光作為觀眾視覺的引導,然而作品中的主人公雙目卻看着翱翔的老鷹,其用的明暗調性卻與背景相若,令觀眾產生全畫面的視覺跳躍。

楊東龍 – 平台

楊東龍 – 平台

再轉過彎,另一幅作品《平台》扎實的功夫同樣令人驚訝,沒有強烈的明暗對比或奪目的景物,強烈的幾何鋪排考驗的更像是抽象畫中的形式主義composition功夫。傳統的散點透視多事拼合多種平移,但東龍前輩更是把心一橫俯仰兼備,似是令人突然失重。

楊東龍 – 寫生筆記

楊東龍 – 寫生筆記

展題是《日課》,比起新聞稿上強調的《摩星嶺》一作,或許橫跨多年的《寫生筆記》才是點題之作;策展人相信暗中認同這點,策劃了一道長長的走廊,像是每日生活更不經意經過的風景與叢蔭,相對着一幅空白的牆身比照的像是日復一日了無生氣的生活,動線的盡頭卻是《抽口煙》這種風景開闊的作品,誘人繼續邁步前行。

楊東龍 – 摩星嶺

楊東龍 – 摩星嶺

一路迂迴,擺着長椅的便是焦點之作《摩星嶺》,箇中的故事或是如何觀看,新聞稿上是寫得是出奇詳盡,即使是門外漢內容上相信亦可以馬上了解。三聯畫古典的意義便是歷史性的敘事,此處沒有紀錄片式的照片寫實,卻道清了那個時空,這就是我想說的「魔幻寫實」。說用什麼筆法構圖透視,更直接地說是用魔法把你浮在半空,穿牆過壁,空間跳躍。

現代的我們往往依靠鏡頭與科學去看這個世界,文獻記載的才是歷史,倒不如說是失去了說什麼才是正確的膽量。前輩的作品讓人重新審視自己的視點,在一個重新創造的空間之中再次誠實地觀察。

大師的日課,於我而言,實是時代性的大作。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MeWe: mewe.com/i/boliartMeWe小城藝術館社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