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歡迎光臨「沼澤地」 聽鬼魂低語

2020/3/20 — 18:56

沼澤地

沼澤地

走進何倩彤的「沼澤地」,燈光昏暗,正門有隻「床單鬼」迎接來賓,想像一把調皮聲音在耳邊低語:「歡~迎~光~臨~」

九隻「床單鬼」散落在展場不同位置,是何倩彤的作品《死皮》。從小對鬼魂的印象,大多就是嚇人,沒有形體。它們生前經歷無數苦痛、冤屈,或有所牽掛留戀,死去時才會彌留人間,不願離去;而能見到它們的人,不是有靈異體質,就是傳說中的「時運低」。本人心血少,極少看恐怖片,音效與畫面都讓我渾身不自在,每次看完都會失眠,或連續幾晚發惡夢。但何倩彤安置的這些鬼魂,個子矮小,披上顏色鮮豔的旗幟,莫名喜感,像小朋友躲在被單的惡作劇。

仔細觀察它們披著的手繪國旗,會發現都是屬於一些已從現世消失的地方,包括滿洲國、蘇聯、夏威夷王國、英屬香港、東德、羅馬帝國、比亞法拉共和國、奧圖曼帝國以及琉球王國。這些國家,分別經歷過極權統治、殖民地剝削、主權運動等沈重歷史;看似俏皮可愛的小鬼,卻是民族的鬼魅。嚴肅與輕浮,重與輕,形成反差。

廣告

藝術家化身靈媒,召喚亡魂。

其中英屬香港與滿洲國兩隻國旗鬼相視而立,一個是英國殖民地,一個是日本侵華時在東北建立的傀儡政權。對於總是把「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掛在嘴邊的政權而言,這兩隻國旗鬼大概顯得非常礙眼,小粉紅們應該也會衝出來直斥戀殖、媚日吧。可是無論怎麼否認,這兩面旗就是存在的,存在在一代人的經驗與記憶裡,且可隨時被召喚出來,現在如此,未來也一樣。

廣告

《死皮》

《死皮》

已逝符號在不同時間點、場合重新出現,人們應其召喚,不斷產生意義。好比 7.1 佔領立法會中的港英旗與在這「沼澤地」裡化作鬼魂的旗幟。前者更直接、憤怒地指向政權,當中國與英國同為殖民者,港英旗或紫荊旗都無法代表香港,無法得到人民的認可;後者卻與其他能引起藝術家共鳴的國旗擺在一起,共鳴不因地域國界而生,而是回歸到人的經歷,像是東德那黑、紅、金三色旗背後,或許是我們懼怕面對的未來,還有那面夏威夷原住民旗 Kanaka Maoli Flag (google 夏威夷王國會出現一面英國國旗與美國國旗的混合體),黃、綠、紅三色對應著不同階層,中間兩隻船槳交叉象徵其航海文化,儘管它從未被官方承認,卻是被視作真正代表夏威夷精神與人民,承載著他們幾十年來對主權的追求與堅持。看著這些國旗鬼,一陣唏噓,極權政權會被推翻,成為過去,亦有人窮一生追求自由與權利,未果。

惟官方歷史可以編造、避重就輕,民間記憶卻不會就此消失,它們就像鬼魅般忽然出現在某個轉角。離開「沼澤地」後,或某日會在街上遇到另一隻國旗鬼,它一身黑,胸前印著一朵白色洋紫荊。它不屬於過去,從此刻引向未來。

《死亡榮光》

《死亡榮光》

你的血是綠色的,沒關係

你的血是綠色的,沒關係

你的血是綠色的,沒關係

你的血是綠色的,沒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