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因無可疑》、《無定向喪心老友記》黑色死亡:慘劇與喜劇

2020/6/28 — 9:00

那晚看了阿根廷《無定向喪心老友記》試片,第二天去看香港新片《死因無可疑》,都是謀財引起的黑色死亡奇案,但大異其趣。香港那部慘絕人寰,不合我口味。阿根廷的也不大出色,幸而有些抵死幽默,是無傷大雅的黑色喜劇。

先談正在上映的《死因無可疑》,導演袁劍偉拍過林嘉欣、張學友主演的《暗色天堂》 ,改編莊梅岩舞台劇《法吻》。今次女主角亦是林嘉欣,與黃秋生、陳家樂、湯怡、廖啟智、歐錦棠等合演,取材日本貴志祐介的小說《黑暗之家》。

陳家樂飾演保險公司職員,勤奮盡職又好心,懷疑一個古怪客戶(黃秋生演)害死小兒子謀取保險金,還擔心他的半盲半跛妻子(林嘉欣)也會受害。於是苦苦追查,步步驚心,發現真相跟自己的意料完全不同,這保險職員和女友(湯怡)都陷於險境。

廣告

《死因無可疑》初頭好像有紋有路,然而劇情發展下去越來越黑色變態,又有恐怖夢幻和童年舊事,弄得複雜零碎,似通不通。後段炮製狂暴惡鬥,也缺乏說服力。

由頭至尾陳家樂佔戲最重,正派有型,可惜這角色一味好人而頭腦簡單。比較特別是影帝影后改變形象,黃秋生扮得痴痴呆呆,林嘉欣更扮醜扮惡。問題是故事本身扭曲得難以置信,又誇張炮製陰暗、慘情、殘暴,郤無法形成迫人劇力。

廣告

近期我看過的影片,最血腥瘋狂是來自俄羅斯的《睇你幾時死》,妙在玩出生動抵死的奇趣,又有人性及社會諷喻,成為過癮的怪雞喜劇。還有原名「悲慘世界」的法國片《孤城淚》,拍攝法國移民「紅番區」警民衝突,是荒謬而又真切的佳作。《死因無可疑》則和較早前另一港片《墮落花》同樣過於炮製陰暗醜惡,兩片拍法大異但都太複雜賣弄,成績令人失望。

至於稍後才公映的《無定向喪心老友記 (The Weasel’s Tale) 》,描述過氣影后,與過氣演員丈夫、過氣編劇、過氣導演一起,在古老大屋隱居四十年,構成勾心鬥角又相依為命的影壇老友記家庭。忽然來了一對新世代型男索女,冒充他們的影迷,尤其假裝崇拜老影后,其實有陰謀「奸計」。

老影后沉迷於自己的黑白舊片,渴望復出重展星光,以為新世代仍多擁迷。老拍檔們則看穿型男索女是「奸人」,於是活用編導演的經驗,安排「毒計」鬥法。

阿根廷導演甘巴尼亞 (Juan Jose Campanella) 拍過《謎情追兇 (The Secret in Their Eyes) 》,十年前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今次改編他師父的七十年代黑色喜劇《老餅不用砒霜 (Yesterday’s Guys Used No Arsenic) 》。劇情諷刺過氣影人活在舊電影世界,與新時代脫節,但此片其實很念舊敬老,讓老友記們鬥贏投機黑心的新人物。

片中老影后與老公、老編、老導,都由資深老戲骨飾演,相當鬼馬,輩份大概等於香港的羅蘭、胡楓、謝賢、譚炳文。年輕的型男索女亦生動,索女尤其活用姿色、工於心計。

《無定向喪心老友記》還拿美國奧斯卡金像獎開玩笑,說老影后曾跟數十年前意大利片《戰地兩女性》的蘇菲亞羅蘭同樣,憑外語片贏得影后奧斯卡。那座神像般供奉在古老大屋大堂的金像,甚至成為連環殺人的凶器(殺的並非型男索女,另有屋中神秘命案),十分黑色荒謬。

新舊兩代鬥法方面,最妙是一場桌球戲。壓軸高潮的真假中毒死亡則詭計多端,構成戲假情真的大龍鳳,出人意表。不過,那對型男索女其實不算大奸大惡,只是看中古老大屋,投機發展地產吧了,過氣影人們反而更奸更毒,原來老馬有火亦有毒!

奇怪的是,劇情把舊故事搬到當今手機時代,但為何大屋內無電視,而且全無僕人煮飯洗衫服侍,不做家務的影后和老友記(包括一個坐輪椅)怎能過着珠光寳氣、美酒美食的優悠生活呢?可見做戲咁做,細節並不周全。我覺得此片雖有妙處,在阿根廷賣座,整體未夠出色,比不上同一導演的《謎情追兇》,亦不及阿根廷多段體黑色喜劇《無定向喪心病狂 (Wild Tales) 》。

其實描寫過氣影人的名片不少,例如 1950 年美國比利懷德導演《日落大道 (Sunset Boulevard) 》, 香港舊中文片名《紅樓金粉》,就是過氣老影后找青年編劇寫回憶錄,發生奇案,是黑色經典作。九十年代添布頓導演《艾活傳》(Ed Wood),取材荷里活真人真事,尊尼特普飾演「歷來最差」的怪雞導演艾活,是黑色荒謬佳作。

想起1992年劉鎮偉編導《92 黑玫瑰對黑玫瑰》,梁家輝、邵美琪、馮寶寶、黃韻詩、毛舜𥭀等合演,大玩粵語舊片舊明星和舊歌,是狂想奇趣的黑色喜劇傑構。亦想到去年英美群星合演的《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 (Knives Out) 》,劇情與過氣影人無關,而以舊潮偵探奇案作風,拍成豪門大宅爭奪遺產的離奇「命案」,做到奇情妙趣,是近年特別可觀的黑色喜劇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