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6-12/5/2019):各有特色

2019/6/3 — 10:17

四個戲劇一個舞蹈,構成了我本周的觀演經驗。唯一的舞蹈演出多空間舞團的《渾舞》 已寫了評論,不過未出街。而舶來品《戰馬》,則已獨立寫了,這次盤點就集中談三個本地劇場演出。

藝君子劇團的《夏娃》是該劇團「覺醒系列」三部曲的最後一部。三個作品都由外國劇本或文學改編——之前兩部的《罪該萬死》及《竹林深處強姦》都各有特色,前者探討罪與罰,後者探索真與假,《夏娃》則闡析愛與恨。

《夏娃》靈感來自法國小說《狼蛛》,黃呈欣改編兼任女主角。故事三綫發展:整容醫生跟年輕女子夏娃的奇怪關係;被囚禁於地窂的阿當由恐懼到愛上主人;被通緝的劫匪一邊懷緬與好兄弟一起的時光,一邊想辦法脫身。三條綫最終串連在一起。跟同一系列之前的兩個作品一樣,劇本探討的是人生的陰暗面和複雜性。整容醫生把以為性侵了自已女兒的男子阿當閹割及變性,迫使他成為夏娃,以女性的身份去體驗那被踐踏女性身體的經歷,最後卻發現自己也被她所吸引,而且劫匪才是真正強姦女兒的人。而阿當/夏娃發現真相後,雖然可以離開,但卻選擇回到整容醫生身邊。當自由在手時,被摧殘了的生命又是否有勇氣去抓緊?

廣告

觀眾席設在葵青劇院黑盒劇場的兩面,一個如貨櫃般的透明玻璃箱充作囚禁阿當的地牢和天台、陽台及郊野。演出過程中,大部份的道具均有一個透明膠盒盛載,與這個玻璃箱互相呼應,象徵了囚禁了的身體和靈魂?

藝君子劇團這系列製作的課題都十分沉重,而且大有直面劇場的風格,不論在語言及場面設計上,均相當大膽直接,因應劇情需要,女角有全裸及敝開雙腿的處理,但雖然阿當被囚禁時,提到自已全身赤裸,但演員現場是有穿內褲。是否需要全裸是藝術的考量,但男女角色的處理不同就有點奇怪及顯得不一致。

廣告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我自在江湖》是該學院院長潘惠森的舊作。但我之前沒有看過,這次是首次觀賞。潘借被出家的師父安排出任白蓮教教主的年輕男子與三位女子的感情恩怨,隱喻他在大江湖的身不由己。舞台設計那只如搖搖板的船十分成功地營造了在江湖上立足之困難意象。導演黃龍斌加進了戲曲元素,除了朱元璋以戲曲方式演繹外,音樂也是,與劇本相當配合。他繼續其形體劇場風格,演員除了演戲外,還需要很高的體能。黃龍斌也似乎很喜歡打破第四道牆,除了舞台演出外,還喜歡安排演員在觀眾面前近距離演出。上次香港話劇團的《傾城無方》某些觀眾席的安排可說已深入演區,這次在演藝學院的實驗劇場,演員許多時在第一排觀眾席前面追逐對打,坐在那裡,猶如人在江湖,不能置身事外。

這個周末,最後以甜甜的文青風劇場作品《柏林的金魚》作結。甄拔濤前作《灼眼的白晨》後一章,寫多年後,人到中年的施賢在香港與柏林間遊走的故事,當然還有一心出場,兩人似有還無的情意,以及施賢在柏林新相識的內地富家女林林。一段好像是三角但其實又不是的三角關係,兩人曾經經歷過生死的舊友面對潛藏的情意,加上long D愛情的考驗。儘管男子故事不是我杯茶,但甄拔濤頗能寫出那種中年男子的美好幻想。而觀眾能夠坐在台上看演出,那也是不少劇場觀眾的夢想吧!

甄拔濤的舞台構思很特別也很有效果,觀眾坐在舞台的旋轉台上,看著施賢在兩個女子間的周旋。他利用旋轉舞台來營造了不少的詩意效果,最後一場施賢與林林在雪中相擁,也處理得很美!

【盤點19_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