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 7-13/5, 25/6-1/7/2018 ): 跳接古今吉賽爾中見霓虹

2018/7/5 — 10:38

終於排到寫舞蹈電影《吉賽爾》,碰巧也是看現場演出的一周。

五月第二個星期,只看了一齣 Bolshoi Ballet製作的《吉賽爾》舞蹈電影。這次重看,重點除了看薩卡洛娃(Svetlana Zakharova)之外,還真想看芭蕾壞男孩普隆尼(Sergei Polunin)的阿爾伯特。兩人都是一流舞者。

這版本的《吉賽爾》由1960年代中起擔任Bolshoi Ballet總監三十年的Yuri Grigorovich編舞。講述農家女戀上隱瞞自己貴族身份及已有未婚妻的俊男,最後真相揭露,吉賽爾傷心而死,成了無主孤魂,寄住山林。林中住滿了遇上負心人的少女亡魂,大家矢志要負心漢賠上性命。獨吉賽爾以德報怨,讓來拜祭她的阿爾伯特安全離開。看的時候主要集中在舞者的技巧——上半場吉賽爾失心瘋致死一段,實在是ballerina展示功力與身價的,因此吉賽爾差不多都是女芭蕾舞者「我最喜愛的角色」的必然之選,但普隆尼的確不是等閒頂尖舞者(!),看的時候眼睛不少時候都放了在他身上,真希望有機會看他的現場演出。至於故事,就當……故事好了。《吉賽爾》是古典浪漫芭蕾經典,箇中對階級尊卑、男女關係等等處理,都是十分傳統(或者該說過時)。

廣告

再現場看聞名已久的艾甘‧漢版本、英國國家芭蕾舞團演出《吉賽爾》,對比強烈。艾甘‧漢將這套芭蕾舞化成今天被剝削女工人的故事,還指涉了早幾年歐洲的難民潮。灰暗的舞台跟隆隆的音樂聲都告訴觀眾:這是一個將古典浪漫經典糖衣撕去,由階級懸殊的愛情反映當下社會不平等的嘗試。幾天的演出期間,FB充滿了討論,在一片讚好聲中,也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看的角度和期望不同,得出的感覺也就各異,這也是健康的討論氛圍,希望可以看到這些討論化成文字。

自己當然也會寫了,評論稍後補上。看了三個英國國家芭蕾舞團舞者跳的吉賽爾,各有特色,但禁不住想,如果蕭菲‧紀蓮沒退休,由她來跳就好了。

廣告

在古今吉賽爾之間,我還看了香港舞蹈團的「八樓平台」之《霓虹》。「八樓平台」是香港舞蹈團設立了十多年的黑盒演出。儘管說是實驗平台,但個性並不鮮明,有時的作品也較傳統,而也不盡是舞蹈團團員試劍的平台,有時有團外創作人或舞者參與,甚至海外舞蹈家的創作。當然,蕪雜也可以是方向的選擇。

這次演出的概念與音樂由香港舞蹈團駐團琴師陳頌婷負責,鍾燕詩任戲劇指導及梁嘉能任創作指導。看罷演出,看不到演出名字《霓虹》的由來,但看到梁嘉能為舞者進行的(我想是)接觸即興工作坊的效果,也看到不同舞者能夠即興多少,有些較順暢,有些則明顯看到事前的經營,也因此有些時候的歡快顯得刻意。音樂部份倒有驚喜,也看到音樂與舞蹈之間的呼應。無論如何,舞蹈團能夠讓舞者進行不同的探索,絕對是好事。

【盤點19/盤點2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