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舞的意義

2020/5/4 — 18:15

兩年一度,今年第二屆的「香港比舞」舞蹈節是年初的重頭節目。「香港比舞」是香港、日本、台灣、新加坡、南韓、澳門等地共八個獨立舞蹈節組成的亞洲舞蹈網絡的「香港代表」。這網絡將這些地區的最新當代舞作品推介給其他地區的舞蹈觀眾,有助推動舞蹈家的交流及讓各地觀眾認識不同地區的舞蹈面貌。今屆分三天舉行的四個節目包含了香港、日本、台灣、新加坡、南韓等多個舞蹈節推選的十五個作品,當中八個是過去兩年於香港首演的本地創作。

今屆獲「香港比舞」藝術總監楊春江邀請參與本地節目評審的工作。雖然有民政事務局資助,但在資源仍有限下,難免要取捨,最終選取的八個作品基本上能反映了這兩年香港當代舞的發展概略。「香港比舞」除了推介香港編舞作品到海外演出,還支持編舞深挖作品,這也是對編舞的創作發展十分重要的一步。這次展演的作品中,邱加希的《Action》及李思颺的《地心》更是重新編排的作品,而題材都跟過去大半年的運動有關。

《Action》原名是《圄》,是2018年大館舞蹈季節目之一,本為戶外演出,主要環繞被困年輕人的狀態,雞蛋與高牆的關係。這次新版則在室內場館內進行,主題也變成了一次編舞對今次運動中抗爭者與高牆代表警察的對峙,本來背負了無數年輕人歷史的大館監獄石牆變成了投射在文化中心劇場台後的一排排警察人牆的布幕。五位舞者的裝扮及工具自然叫人想到過去大半年的抗爭身影,邱加希這次更集中在對抗的呈現,動作元素叫人想起與運動期間常見的形體移動。

廣告

《地心》是李思颺自編自導的作品,首演時乃運動初期,對運動的想像和感受仍在展現階段,這次重排,李思颺以自家獨特的,精準而帶點神經質的動作語言,具體而微地演繹了運動過程中的情緒及心理狀態。作品也許由自身感受出發,但同時亦反映這大半年運動期間好些港人的心路歷程,最後利用文化中心劇場的場地特性,在高處拋下,由發泡膠製成的「磚頭」經過音響效果而有力地撞擊出運動期間叫人難免磨滅的聲音記憶。

海外演出中,四個南韓作品不約而同是雙人舞,接觸即興發展的動作展示了高水平的技巧,當中較為有趣的,是南韓舞蹈組合「妖精派對」骨幹成員任禛祜與池庚敏的《降落錯誤》,以外星人模仿地球人肢體動作為主題,幽默惹笑,也叫我想起兩年前在高雄衛武營主辦的「台灣舞蹈平台」中看到「妖精派對」的《韓流往事》,以調侃手法去審視如何延續韓國傳統。新加坡的代表節目其實是由加拿大編舞佐殊.馬丁自編自跳的《剩下》,闡析身體肌肉、骨骼和器官等等所肩負的種種記憶。每一身體部份微小的移動仔細地訴說了它對曾發生的事件的記憶。

廣告

節目四「Stand Up」的兩個海外作品,是與香港過去大半年運動有關。台灣吳建緯的《春之祭》是全新作品,也是直接對香港運動的回應——《春之祭》彷彿是一場向香港運動中受創者的祭禮,吳建緯隨著音樂猶如司禮祭司忘形的舞動,恍如心靈的呼喚與天地的和應;而日本編舞家下島禮紗之《天空》,是關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日本聯合赤軍整肅內部的事件。這次演出,編舞加進了廣東話對白作為連繫香港運動的元素,努力值得讚許,但自己覺得倒不需要特別加進「香港色彩」。作品以眾舞者穿著紙內褲,雙手舉著冰磚,在舞台上彷彿進行一場又一場的訓練。對於聯合赤軍整肅內部這事自己不太熟悉,下島禮紗似乎也並不想糾纏於事件的因由和影響,而是以「浪漫的舞蹈」(見場刊作品簡介)呈現。作品是好看的,也看到下島禮紗獨特的舞蹈觸覺。然而如此抹去處理這類政治事件的所需考量,似乎也值得酙酌。

「香港比舞」除了讓本地觀眾可以重溫或補看錯過了的作品及認識不同地區的舞蹈發展外,也是是讓參與網絡的外地舞蹈節總監挑選作品推介給當地觀眾的重要窗口。今屆最終有七個香港作品獲得海外舞蹈節青睞,有些還不只一個邀請,的確值得高興。希望透過這網絡各個舞蹈節的緊密合作,藉著觀摩交流,建立藝術關係,增加認識彼此的異同,激發創意,讓舞蹈發展更加多元。

【每周盤點3_2020: (13-19/1/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