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定義的自由:Mudwork

2020/10/23 — 10:00

文:查映嵐

「Mudwork 擔泥」,是藝術家鍾惠恩、吳家俊在2013年成立的夫妻檔組合,已經來到第七個年頭。單看名字未必猜到他們做什麼,吳家俊也說,過去曾被問到他們是否做陶瓷、泥工,甚至是水泥,其實他們的創作以木工為主。說到木工,人們大概會想到傢俬製作、甚至是傳統的入榫技藝,而Mudwork,雖然也會造枱枱櫈櫈,卻是超出一般的框框。

「夫妻檔」藝術家鍾惠恩、吳家俊7年前成立「Mudwork」,按字典的意思為「無可定義」,然而兩位藝術家解釋:「錯置,或者矛盾,好多時是我們探索的主題。」

「夫妻檔」藝術家鍾惠恩、吳家俊7年前成立「Mudwork」,按字典的意思為「無可定義」,然而兩位藝術家解釋:「錯置,或者矛盾,好多時是我們探索的主題。」

廣告

以藝術家自己的話來解釋,「錯置,或者矛盾,好多時是我們探索的主題。」Mudwork 其實也收錄在字典中,原來是「無可定義」的意思。連兩人兒子「吳也」的名字,也跟他們的創作態度有關:避過許多名字中那些宏大的想望,一個「也」字代表一片不帶定義的灰色地帶,不早早判別與下定論,也就自由。

廣告

萬物的表象,豈止得一種面向。只要多一點想像,人人都是達聞西。

萬物的表象,豈止得一種面向。只要多一點想像,人人都是達聞西。

矛盾、錯置、不能定義,聽起來抽象,令人聯想到晦澀的當代藝術語言。事實上 Mudwork 的創作沒有絲毫晦澀難懂之處,他們利用一塊木、一顆螺絲,造出模仿鳥聲的「鳥鳴器」;在街頭常見的竹掃把頭開孔,將之變成「掃把笛」;和兒子也也一同改裝已經用不著的嬰兒圍欄,變身成「梯山」。創作的成品,要說實用也很實用,但總是利用巧思與手藝添上一點趣味,令物品佔據的日常變得詩意、童趣。

Mudwork過去曾被問到他們是否做陶瓷、泥工,甚至是水泥,其實他們的創作以木工為主。

Mudwork過去曾被問到他們是否做陶瓷、泥工,甚至是水泥,其實他們的創作以木工為主。

去年,Mudwork 在深水埗「合舍」舉辦展覽〈夾雜物〉,利用廢棄物重新組合成新的物件,算是現在流行的upcycling,又令人想起概念藝術祖師爺杜象的「現成物」,那份妙趣與一世紀前組裝在木櫈上的單車輪彷彿一脈相承。更好玩的是他們在展覽期間舉行工作坊,參加者可以帶來任何雜物,配搭Mudwork提供的廢棄品,像砌積木一樣亂撞一通,即興、隨意地組合成新的「夾雜物」,參加者在其中迸發的創意也令人莞爾。在Mudwork的介入下,藝術和工藝都變得平易近人;只要用另一種眼光看待物品,人人都可以動手做出有趣的東西,改動自己生活的環境。即使居於香港這片彈丸之地,生活或許還是可以比我們所想的開闊得多。

他們的兒子也也一同改裝已經用不著的嬰兒圍欄,變身成「梯山」。

他們的兒子也也一同改裝已經用不著的嬰兒圍欄,變身成「梯山」。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0月25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