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曼玉和朝偉的《華樣年花》 反思城中部份人總是不明部份人在講乜

2020/6/1 — 12:29

言語不通是現實中所有問題的核心,不用說一個國家的人不懂另外一個國家的人,就算是在這個細小的城市中,一部份人總是不明白一部人在說甚麼,溝通不到,即使花再大的努力,不明就是不明。

早前到了在中環大館賽馬會藝方舉行的群展「言語不通」(They Do Not Understand Each Other)(展期至9月13日),之前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延期,現在終於可以正式開幕。而這次展覽其實是由日本大阪國立國際美術館及新加坡美術館合作呈獻,帶來了二十多組作品,除了日本及新加坡,也有來自韓國、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等不同國家及地區的藝術家,有繪畫、攝影、雕塑、裝置、錄像、紡織等不同媒介。

言語不通 (圖片由大館提供)

言語不通 (圖片由大館提供)

廣告

究竟是你有你講,佢有佢講,你唔知佢講乜,佢唔知你講乜,還是大家講乜都好,大家都無所謂。

廣告

這次展覽名稱是取自其中一位日本藝術家加藤翼(Tsubasa Kato)的展品《言語不通》,大家走入一樓展場就可以立即找到,在錄像中可以看到這位日本藝術家和一個韓國人合作的過程,嘗試在一個小島上安裝一個標誌,大家言語不通,但又好像可以溝通,到最後完成。

筆者例十分喜歡出生於新加坡的黃漢明的三頻錄像《華樣年花》。出生於新加坡的黃漢明的三頻錄像《華樣年花》(In Love for the Mood),作品據王家衛的經典《花樣年華》改編,當然沒有張曼玉與梁朝偉,藝術家找了一位白人女演員重演當中一節劇情,女主角準備質問丈夫是否出軌前和男主角排練的一幕,那白人女演員同時分飾男女主角,藝術家就在旁邊提示,教她跟著她不懂的粵語來念對白,而我們在三個屏幕中看著多次排練的排練的的片段,看著女演員逐漸掌握粵語台詞。

華樣年花 (圖片由大館提供)

華樣年花 (圖片由大館提供)

不明白也講到明白,不明白也可以講到好似明白,現實也大概如此。

曾在網上看過一篇文章,說語言文字是人進化到更高文明的障礙,因為語言文字是人類不能真正的原因,文字及說話根本不可能表達出事情的全部,而且因為文化、地域、歷史等各種因素,令到有太多不同的文字出現,不同人又使用文字,要透過翻譯等程序才能互相明白。而且,也是因為要用文字及說話,所以人類並不是真心溝通,我們是躲在文字及說話後面,所以人類的歷史是充滿懷疑、猜忌、誤會、欺騙。

這是不是好像在說聖經舊約創世紀中的巴別塔故事:有一群只說一種語言的人決定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能夠通天的高塔,上帝看到這情形,就把他們的語言打亂,令他們再不能明白對方的意思,使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也停止建造那座城。

我們經常說要要溝通,要交流,不是不同國家及地區之間,就算在一個地方不同階層、背景、地位、派別等的人也常說要溝通,要交流——前題是原來使用同一個語言文字的一群人,也可以是如此你不明我,我不明你,問題顯然不是語言文字令人們言語不通,而是階層、背景、地位、派別等令大家言語不通。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言語不通 (圖片由大館提供)

言語不通 (圖片由大館提供)

(原題為:觀「言語不通」中的沒有曼玉和朝偉的《華樣年花》 反思城中部份人總是不明部份人在講乜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