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自由的生活

2020/12/9 — 11:27

【文:許穎琦(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三年級學生)】

自由曾經是香港人唾手可得的核心價值。

曾幾何時市民享有過的基本權利,政府推行民主選舉,政治則實施三權分立,經濟高舉市場自律,結果帶來了香港國際化而蓬勃發展的一面;當時人們口中的民主自由並非堂皇的宣言口號,自然與日後行虛偽之實,以假民主掩人耳目,藉此為所欲為的後殖民/ 新解放不可同日而語,小島曾經由法律保障群眾的權利和義務,同時市民能夠在不同領域行使個人自由,抉擇自己的行動,何去何從,掌握着個人自主…… 譬如到街上選擇購買什麼報紙、聊天時可以選擇討論什麼話題,從而創造出過去香港的多元化社會。當自由一夕之間被奪走,香港人引以為榮的民主社會風光不再,彷彿回到封建社會中「臣誠惶誠恐死罪死罪」的日子,人們岌岌自危,宛如困網之中的獵物,面對這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悵,我們又該何去何從?即日起至2021年1月3日在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覽《想像沒有____的生活。》嘗試探討我人們如何應對日代鉅變之所得所失,反思我們此際生活與理想的距離。

廣告

圖一 《剩土》

圖一 《剩土》

廣告

展覽共分為兩部分,三樓為互動式的裝置藝術,六樓為藝術家們的作品展示。8位藝術家透過不同媒介的作品各抒己見,表達對現有生活不同事物得與失的感受。其中鄭小科的攝影作品《剩土》和《無月》意境取自妙法蓮華經:「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兩幅作品皆「猶如火宅」,呼應香港現況,遠觀《剩土》如同燃燒熊熊烈火,《無月》則如暗沉的灰燼四散,酷似火光的暗紅色與陰暗背景互相映襯,色調飽滿而衝擊,主調幽暗,觀者能夠感受到監視、束縛、苦難之感。走近細看,發現作品以泥土和線為素材,畫面中的人被無形的線所束縛,湧現不可掙脫的無力感。畫面中的人面容模糊,不是似乎被一筆濃墨遮蓋,就是畫中人自行用手遮蓋臉部,令人產生一種錯置感,就如我們就是加害者,畫中人欲保護自己,伸手遮掩,不讓我們窺探她的真容。

圖二 《無月》

圖二 《無月》

《無月》的女孩披上可愛的花朵紋路布料,更加恰好地加強了畫面的衝突感。作品本該是令人不安恐懼的主題,卻大篇幅地渲染這種象徵和平美好的花朵紋路,使得女孩顯得年輕單純,反襯出加害者的殘忍無道,增添觀者的不安情緒。作品背景線條纏繞,彷如空間錯亂,提升作品的不真實感。可是看似虛構的作品靈感源於同樣不真實的現實,觀者越發感到荒謬無稽。置身於香港熾燒的火宅之中的確像是被看不見的線層層纏繞,失去自由,無處可逃,兵敗如山倒,等待著我們的不是美好的淨土,而是如作品名稱所預示的剩土,焚燒過後只剩頹垣敗瓦。

圖三 《Fictional Diaries》系列之 “I Forgot Somehow”

圖三 《Fictional Diaries》系列之 “I Forgot Somehow”

同樣帶來濃郁的壓逼感,畢業自中國美術學院版畫系的巫麗詩以擅長的版畫創造出《Fictional Diaries》系列作品參展,濃墨一般沉重的深藍色調,帶出墜落深海似的沉重感,如幻似真,人影虛幻,在現實與虛構之間失重浮沉。作品啟發自我們生活中逐漸失去的真實感,令人失去重量,被困於死海中漂浮。掙扎求存雖是人的本能,但近年香港的生活是我們以往做夢也沒能想到的,政府的歌舞昇平與民間基層的叫苦連天對比強烈,當連香港社會中的核心價值觀俱被一一否定,的確會令人萌生出荒謬的虛幻感,產生逃避的念頭,卻又被現實的沉重打破逃避的泡沫,周而復始,無窮無盡。

及至展覽裝置藝術的部分,甫到三樓的公共空間,一眼可見位於中央的木製梯子系上了一條條麻繩,像一棵垂落著氣根的榕樹般屹立此處。原來這便是展覽中的8位藝術家設立裝置藝術,旨在與公眾對話,讓其充分思考,暢所欲言。旁邊的牆上提供了60種問題卡片,長形卡片上的問題呼應展覽主題「想像沒有____的生活。」,帶著柔和的色調整齊排列,不同的顏色對應不同的藝術家提出的問題。公眾可以行使個人自主權,自由選擇與自身產生共鳴的卡片回應。燈光下,垂挂的卡片和麻繩映到白牆上的影子層層纏繞,信步遊走於其中就彷彿與不認識的陌生人冥冥中有所連結,一同為同一個問題苦惱。

圖四 展覽牆上的問題卡片

圖四 展覽牆上的問題卡片

圖五 裝置藝術一覽

圖五 裝置藝術一覽

由於展覽剛開始不久,懸掛的卡片屈指可數。在中央當眼處,一張「想像沒有自由的生活。」的卡片微微飄蕩,惹人注目。仔細打量,只見上面寫道:「自由不是由天賜與或生而有之,而是由一代一輩去努力爭取。一點一寸只要向自己妥協,向現實低頭,自由便會離我們而去!」圓潤的筆跡寫出鏗鏘有力的字句,訴說自己永不妥協的決心,猶如醍醐灌頂。的而且確,就是次展覽而言,我們能充分體驗到藝術家們及公眾對自由的所觀所感,雖然由藝術家的作品感能夠受到他們深深的無力感,但創作出與自由主題有關的藝術品,已是踏出嘗試反抗的第一步。面對「猶如火宅」打壓自由的香港,人人都如同《剩土》和《無月》般失去自主,淪為被動,有人更會像《Fictional Diaries》似的選擇逃避,渾渾噩噩。然而若不能逃離,何不負隅頑抗,畢竟思想的自由是不可遏抑的,只要我們依舊抱有希望便有可能走出困境,迎來一絲曙光。期待春去秋來,對自由的爭取能在血淚汗水中努力實現,在默默之中,一步一步的前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