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波利漫談波提切利展

2020/10/24 — 10:00

作者:波利

香港藝術館與烏菲茲美術館合作的消息在2019年末簽下協議之時後觀眾早以引頸以待,等到2020年末將至,可謂呼萬喚始出來。如果你今年只打算看一個藝術展,我會告訴你就是這個《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展。

廣告

時值波提切利難得市場僅存的年輕的男子預計明年將會拍出,這位文藝復興的代表人物瞬間重回市場的焦點。而本次的展覧中,烏菲茲美術館自不可能借出如《春》及《維納斯的誕生》等作,但極其難得地竟然在展品清單中居然有同樣知名的《三博士來朝》等名作,絕對以讓觀眾感受烏菲茲的文藝復興魅力。

Botticelli – Adoration of the Magi © The Uffizi Galleries

Botticelli – Adoration of the Magi © The Uffizi Galleries

廣告

《三博士來朝》其中一個知名之處,便是畫面的左方隱藏著作者本人的自畫像突破第四道牆望向觀眾,亦是後世大量畫家相繼使用的做法。同時大量宗教題材的他,《三博士來朝》是不斷出現的題材,有趣的對讀當然是晚期充滿迷團的《神秘的降生》,氣氛的變換可以說是作者本身心境由盛轉衰的寫照。不過此作非烏菲茲所有,而策展人也另有想法將另一作者的《三博士來朝》同置對比,突顯處手法之異。

由於疫情影響相信導賞短期內未能成行,波利在此多談兩咀,望能為各位看觀展前後有更多得著。在策展的角度而言,我會說由於展藏極為珍貴,令館方的目標也頗為宏大,要知道波提切利本身已可成一展,題中波提切利與他的時空泛指文藝復興前期,亦是極大的一個課題。而部份作品中館方亦想帶出美奇第家族與他之間的愛恨情愁,相信此處也只能開個幕簾。不過親自走一轉就發現策展人確實在各個目標中周旋與使用有限資源盡力發揮的努力。值得一讚的是館方與合作單位也努力令市民身處的時空與當時產生互動呼應,為盡一番力。

回到展場,波提切利的作品因應展區主題散落各個展區,肖像、各常見的基督主題、再回歸肖像,某程度展示著文藝復興的藝術世俗化。觀眾最期待的維納斯沒有來可能亦不太準確,為回應觀眾的期待,展廳也陳設了另一藝術家參考維納斯的誕生的作品,姿態相若相信足以止渴。

在最後的肖像展區策展人也強調了波提切利繆思女神的肖像,這位傾國傾城的女子在波提切利的手帳中每每出現,雖然23之齡便香消玉殞,但傳聞卻成就了《維納斯的誕生》及《春》等神作,很難想像她對人類文明的意義。難怪繆思的概念從古希臘一直至今仍然流傳,畫壇更加比比皆是,哥雅的女伯爵,林布蘭妻子的花神,沒有爭女事件也成就不了畢加索的藍色時期。

除了女伴作為重要的生命事件,師徒亦作為生命事件的重要關係。波提切利早年名氣已達極盛首要是美奇第家族的賞識,二就應數到師傅的教導。兩代的師傅的痕跡都可以在其作品找到,而今次的展覧則展示了第一任師父利皮及其兒子同時是波提切利徒弟的作品,傳承之處不難在作品中找到,不熟悉波提切利的朋友也許分不出其分別。

作為公眾的藝術館,烏菲茲珍藏展適合不同跨度的市民參觀,循著動線大眾可以了畫家與文藝復興的幾項重點,而資深粉絲對著三博士也夠看一個下午。雖然沒有導賞團,錄音導賞仍然有助讓觀眾了解更多。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