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紫荊:一個人工循序,還是一次再生

有關洋紫荊的故事,往往被用上悲劇口吻來唸。它不能結果,得靠人工扶植繁衍,更在某年忽然被當權者劈掉「洋」一字,強行冠上另一個品種「紫荊花」。

藝術家施美婷主以陶藝創作,最新個展混合不同媒介創造一個迷離的「異花園」。展覽有以植物的不同創作呈現,今次想特別點評場內中間一系列有關洋紫荊的作品。作品之間互動,因為媒介上的處理產生另一重意義。 她在工作室附近執拾一些洋紫荊,打碎並與瓷混合,再用手捏成108朵洋紫荊,燒製後真花物理上消失,成就轉化。當中有2花未經燒製,為未煉之態。

展場中三組洋紫荊作品置在一起。藝術家以香港舊紀念錢幣,製作成有如化石的現成物式創作。下一組是洋紫荊陶瓷在燒前的照片,攝影留著物體的形態,把再脆弱的化為永恆。然後,才是那108朵花。置在牆上,花身脆弱得觀者不敢貼得太近。

由化石,至影像,至造物,當中包括物質形態上的更變,並體現對時間各樣理解。化石錢幣建議一種現有的物質,只要保留及承襲即可,但卻已經了無生氣。攝影留下物件的影像而非物件本身,是永遠但非真實。只有陶瓷花,浴火後成形,即使消去原本花身,即使仍是何等脆弱,卻有了新的生命,真實並且鮮活地存在。儘管碎裂是如此輕易的事,她們寧願存在,此在此生,那些脆弱展示了無比堅強。這一個生命的物質的循環,無疑是人造的,也正正如此揭露人的意志。由它到她,由無到有。

 

施美婷《造植種物》

日期:即日起至5月31日
地點:JCCAC L0畫廊
時間:10:00am-6:00p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