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強「SEE字進入」,字在何方?

【文:阿三】

這件多媒體作品佔地不少,但外觀是幾面白牆,前方有一張貼滿QR code的公園長櫈。沒有即時看到的「藝術」,對於圖書館的觀眾來說,可能摸不著頭腦。白牆間出一個十字路口,觀眾狐疑內進,才在狹縫、小孔或窗口看到影像及動畫。

那是我城的風景。密集的橫街透出不遠處迥異的情景,不同人物活動或空間功能並排於斗方街角。而觀眾身處是白濛濛的十字路口,影像永遠閃爍不定,快速飛逝。那是接收城市影像的經驗,亦組成我們的本土認知及記憶。作品沒有直接述說甚麼,卻透過千萬片碎片,邀請觀眾串連訊息,好好感受,各自演繹我城經驗。

「SEE字進入」,字卻在何方?路牌、名字,是城市最常見的文字,也是默默伴隨我們生活的東西。手寫(還是電腦模擬手寫?)字體大量重疊,堆積成石屎森林。字體組成的兩件作品並無特定指向,隨觀眾加諸解讀情境,衍生意義。那可以是八、九十年代香港紫醉金迷的幻影,可以是設計研究者重塑「繁榮」的視覺呈現,也可以是香港人在街上一步一步走出來的美麗風景。而舒巷城、劉以鬯、西西、董啟章等書寫我城的文學作品,則貼成櫈上的Code,大家可以到樓上借閱。

另一邊一排小孔播放不同動畫。有疫情下人們愁容的速寫,有電車有小輪及路邊檔等典型香港景物,有逐字放映而成句,也有竄過的野豬。絲襪奶茶不知何時成為地道飲品,(崩口)茶記瓦杯是為標誌。皇后碼頭的招牌也給放進茶去,溶化成香濃的味道,給旅遊局宣傳。香港真的變得太快,拍馬跟得上國家二、三十年就躍升大國之鴻圖速度。過去香港影響亞洲的流行文化,如今我們只從狹縫中窺見一二,不知還有沒有機會組成比較完整的畫面。「SEE字進入」,私/擅自進入,照著十字路口的射燈,到底是誰發的,或為誰而發?

新視野藝術節「SEE字進入」洪強作品,香港中央圖書館第四及五號展覽廳,2021年10月23日至11月2日。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