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浴火的少女畫像》: 哪怕要把對方收藏在記憶中方可以完全擁有

2019/12/16 — 13:17

圖片素材來源:《浴火的少女畫像》電影劇照

圖片素材來源:《浴火的少女畫像》電影劇照

《浴火的少女畫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 內Marianne與Héloïse之間的愛應該是今年最刻骨銘心的愛情之一,在我心目中,甚至接近難以取代Emma跟Adéle在《接近無限溫暖的藍》(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無疾而終的愛情。

《浴》的故事發生在中世紀的法國布列塔尼。電影場口不多,大部劇情都發生在弧島及島上的一座大宅內,電影僅有最後十五分鐘才發生在島以外的地方。主角Marianne (Noémie Merlant飾) 奉命到大宅為Héloïse (Adéle Haenel飾) 作畫,用作相親之用。倔強的Héloïse拒絕這婚姻制度,故此也不願由他人作畫。

Marianne只好趁著每天散步時憑記憶記下 Héloïse的神態動態,甚至連耳朵的大小,手指靜態時的畫面也一併記下,晚間再把記憶中的點滴畫在畫布上。就由這點記憶開始,二人的火花開始微微擦出。而這記憶正正是電影的母題貫穿整故事。

廣告

Héloïse之後同意定下來被作畫。她們雖然每天肉體上保持一段距離,但二人的關係卻透過每天的對彼此的凝視而拉近。導演Céline Sciamma用這有形與無形的距離感表達二人越來越強的愛意,在完全採用電影語言下增加故事的層次,不落俗套,所創造出的意境也給予觀眾騰出一點幻想空間。

可是,越是放在眼前的,越是不能擁有,在完成畫之日,也是Marianne必須離開之日。在作畫過程中的實際朝夕相對,與電影初段的「憑記憶」有著一種對比的角力,哪怕要把對方收藏在記憶中方可以完全擁有,也沒有比這更浪漫。

廣告

《浴》裡提及到奧菲斯(Orpheus)到鬼域尋找愛人尤麗狄絲(Eurydice)的希臘神話。奧菲斯帶領愛人離開之際,不禁回頭一看,犯下魔鬼所下的條件,以至愛人永遠消失。電影其中一幕,二人與僕人在餐桌上討論奧菲斯回首的用意,對話中娓娓道出回憶才是真正擁有的真諦。

這段神話故事與最後Marianne離開時在樓梯間與Héloïse回首一眸的一瞬互相揮映。就在那一刻,觀眾清楚知道她們的關係雖然在那時那刻完結了,但心意卻是永恆的。而之後再出現那幅Héloïse手執書本顯露著屬於她們的第二十八頁的油畫,也印正了她們那忘不了的回憶。

《浴》的結構雕琢得含蓄細緻,Marianne與Héloïse由相識、相愛、分離到永恆的擁有都以一種極具詩意的手法呈現,但又不失時代性。即使是發生在遠世紀的故事,依然與今天現代的愛情呼應,有誰沒有經歷過這揪心的關係?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