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寶瀛《每個每個都想統治了世界》 Acrylic, graphite, pastel, charcoal and paper on wood board 270 X 150cm 2021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深夜裡赤著腳行走的百鬼

【文:Teresa Ho】

展覽大堂掛著梁寶瀛的塑膠彩拼貼作品《每個每個都想統治了世界》,旁邊是與題目相關的炭筆畫及帆布面譜。畫家名字恰巧有點日本風,初看這組作品就聯想起百鬼夜行。如作者介紹說,她記錄了百鬼們在深夜裡赤著雙腳,咔咔嗒嗒的走出來,有每隻鬼走出來的姿態、表情及想對她說的話。畫中主要部份用了拼貼(Collage)的方法突顯作者多方面的隱喻。

畫中央橫卧的物體貌似有魚眼的頭部、有胸脯的人身及動物的臀部,而前兩腳是像觸鬚的條狀物體,後腿是長條形的野獸腳及禽鳥的爪。腿間,還有清晰的陽具。作者不斷重複半人半獸的形象,不男不女,似人似獸的器官和形象指向性的主題,像佛洛伊德詮釋人由細到大就有的性焦慮與暴力。塑膠彩畫在宣紙、帆布、木板各有不同的紋理及反光效果,而她的拼貼是刻意讓一些邊沿捲起來,不貼附畫面。這樣,作品更有立體感和力量,配合整體的塗鴉感(graffiti)和次文化(sub-culture)主旋律,也隱隱透出一種離經叛道的味道。

梁寶瀛《每個每個都想統治了世界》 Acrylic, graphite, pastel, charcoal and paper on wood board 270 X 150cm 2021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世界各地喜愛塗鴉的人大致都懷疑烏托邦世界(Utopia)的想像,他們的畫作利用文字、圖案、圖像道出世界的複雜,冇屋住(homeless)的問題,冇希望(hopeless)和許多無厘頭的想像,性(Sex)都是他們表達時的內容。符號看起來都是有別於繪畫傳統秩序,自成邏輯,所以要跟著他們的文化與思緒去分析。他們的興趣有時如時下的年青人「sell廢」,笑人「廢」及「垃圾」,但也不代表這代人沒有希望。由Graffiti到Error到Mirror,塗鴉圖像的人面是「樣衰衰」的,畫法十分配合整個氣氛。

畫者用紅色底色配合了百鬼夜行的氣氛,又令人想起天空,想起經血;畫的下方有兩塊石青色面,令人想起土地、地球,有實在的感覺;紅色背景就相對變得虛無。作者沒有畫在傳統的帆布(Canvas),令人感覺更貼近塗鴉(Graffiti)的效果,就是去到那裏就畫到那裏。在街道上、牆上、鐵閘上、電話亭、雪櫃、渠管等,隨手發揮。另一方面,主要畫作左方有兩組小品分別掛在牆上,靠在櫈上和地上。作品有人的正、側面,主題頗「騎呢」、既空洞又「樣衰」;正側面呈現在起縐的畫布上,沒有Gesso底,畫法直接,離開傳統做法。

梁寶瀛《每個每個都想統治了世界》 Acrylic, graphite, pastel, charcoal and paper on wood board 270 X 150cm 2021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畫家用長條狀有動物爪的腳令人聯想起北齋漫畫內的八爪魚。細看她的字跡爽朗、秀麗和明確,反映出她精神壯大,不軟弱,但有許多心事(秘密)。畫下角兩片石青色像香港島,又像青蛙背脊,有黑色陽具侵入,有許多腳,好像有點動盪不安。

看到這裡,我聯想到刑天(屈原〈天問〉)赤腳的苦行僧,而鬼的樣子並不兇惡。《山海經》145個神祇異獸中有56種上古神獸,包含許多神話傳說,自古以來令人難以讀懂,卻激發了無盡的想像源頭。當中,有跟皇帝打到無頭仍保持不屈的精神。我隱約覺得畫家用腳表達了時代的抑鬱,可能她有一種倖存者的罪疚感(Survivor Guilt),也好像說:「如果我係男(仔)兒身呢......我就......」

梁寶瀛《每個每個都想統治了世界》 Acrylic, graphite, pastel, charcoal and paper on wood board 270 X 150cm 2021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展覽:「酵種」香港藝術學院藝術文學士畢業展2021
展期:2021年7月10至26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

 

作者簡介

Teresa Ho是專業室內設計師,曾任教三十多年。從小酷愛繪畫,文學,音樂,舞蹈,電影及各種形式的藝術創作活動,退休後不停學習,正乎合她在個人專頁開宗明義說的 (遊於藝)的理想。

導師簡介

阿三,藝術家、藝評及寫作人。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修畢藝術碩士(創作)及性別研究文學碩士課程。現為藝評組織Art Appraisal Club成員、藝術評賞計劃「時刻導賞員」策劃人,及電台藝術節目嘉賓主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