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清心空靈 黃建榮

2020/10/30 — 9:31

黃建榮是一位街拍攝影師,但他很客氣的說:「我只是個業餘攝影師。」

黃建榮是一位街拍攝影師,但他很客氣的說:「我只是個業餘攝影師。」

文:黃嘉瀛

黃建榮很客氣的說:「我只是個業餘攝影師。」

人們普遍認為街拍依仗的是運氣:在街頭碰上人物景象趣怪相撞的剎那,靈光一閃加上好運,來得及按下快門,就有機會拍到有意思的作品。雖然黃建榮多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創作,但他於熟悉的區域來回勘景,看到具發揮空間或撩動靈感的景物,便在前等著隨機人物路過,可能拍上千百張也沒有一幅滿意的街拍。他的作品看似偶發而成,可由藝術家挑選地點到決定要守候拍攝,決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仔細觀察,結合長久練習而來的經驗和直覺,再計劃準確地去執行,陳設好拍攝角度和畫面構圖,最後還得那一點點路人偶現的緣分,方能成就萬中無一的趣味作品。

廣告

每次拿著一部相機,他不執著追求多餘的器材、死硬的攝影技功和規則,在步行間慢慢放鬆心情,放空思緒,任外在環境主動去與他溝通。

每次拿著一部相機,他不執著追求多餘的器材、死硬的攝影技功和規則,在步行間慢慢放鬆心情,放空思緒,任外在環境主動去與他溝通。

廣告

藝術家強調自己創作時必得清空思緒,才可讓創意爆發,覺察空間裡事物被「拼貼」的一𣊬間。他認為過分思量會被雜念纏繞,甚至被其他大師的創作影響,做了Copy Cat 而不自知。多年來,他在居住和工作地點附近蹓躂,每次拿著一部相機,不執著追求多餘的器材、死硬的攝影技功和規則,在步行間慢慢放鬆心情,放空思緒,任外在環境主動去與他溝通。他發現,物和物、物和人、人和人之間有些「關係」正在悄然發生,可是喧嘩燥動的氛圍窒礙了人們感思,藝術家始用攝影讓事物說話。黃建榮從鏡頭識探各式空間中的互動關係時,觀者其實也能從其作品窺看藝術家的世界和目光,就像他的作品主人翁們般,身處奇特的語景中而不自知,然而有旁觀者看到千載難逢,擺拍也擺不來的畫面,定必會會心微笑。

如果我們不開放心靈,讓腦海靜謐,便無從騰出空間去欣賞萬物靈動。外在環境流動不止,得靠如是這般的藝術家用心抓住值得細味的時刻。黃建榮對於創作的堅持,以及攝影本質的思忖,絕不業餘。

為了捕捉心中的那一瞬間,他會靜心觀察、等待。

為了捕捉心中的那一瞬間,他會靜心觀察、等待。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1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